李應:原本武功蓋世,上梁山后卻不上陣打仗,宋江也拿他沒辦法

膾炙人口的《水滸傳》相信大家都知道,即便沒有讀過,也聽過其中的故事。武松、魯智深等都是一些耳熟能詳的角色。還有一百單八將,書上說他們是星宿下凡,每一位都有自己的稱號。這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漢都被塑造的有血有肉,故事也是精彩紛呈,讓讀者看的不亦樂乎。說是梁山好漢,其實許多人是賊人強盜。

能走到梁山上來的基本上都有些本領,或是武藝超群,或是俠肝義膽,或者智謀超群。他們聚集在梁山,與朝廷作對。從統治者的角度看,他們是一伙「不折不扣的反賊」。既然是反賊,那麼他們就應該齊心協力對抗朝廷。 可偏偏就有這樣一個人,他身懷武藝,卻從不上陣除敵;他是梁山好漢,卻不想對抗朝廷,連宋江都拿他沒有辦法。這個人就是天富星「撲天雕」李應。

一個當了反賊的地主

在諸多梁山好漢里,上有林沖這種當過「十萬禁軍教頭」的高官,下有阮小二、軟小五這樣的普通村民。 而這個李應,卻不同于梁山上的大多人,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地主。不熟悉《水滸傳》的朋友可能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個人,那是因為他主要負責梁山的后勤工作,不會上陣打仗,這麼低調的一個人卻身懷武藝,還是一個家財萬貫的富豪。

根據小說原著,他本來是李家莊的莊主,家里養著三百門客,稱得上是一方富豪。既然是生活富饒,為什麼要上山做土匪呢?明明可以繼續過著富裕的生活,卻拋家舍業,跟一群賊人聚集到一起。 真的是為了義氣嗎?

書上又說他擅長使用渾鐵點鋼槍,背后藏著五把飛到,百步之外就能取人性命,還喜歡騎紅馬,披紅色的袍子,行蹤飄忽不定,人稱「撲天雕」。小說中對他的描述可以說是非常完整,人物情況很清晰。可就是這樣一個人,背叛了和其他兩個莊主的約定,背叛了自己的身份,落草為寇,的確是令人費解。 而真實的原因就是,他被宋江騙了。

宋江不講武德,我就專注摸魚

如果不是被騙,李應是根本不會上梁山的。換做是我們也一樣, 放著眼前的美滿生活不要,偏偏要上山做一個山賊,誰會有這麼想不開呢?可李應就是一步錯、步步錯,直到他走上梁山這條不歸路。

當時楊雄、時遷等人投奔梁山,投宿祝家莊的客店。時遷犯了偷盜的癮,然后被人發現,雙方大戰一通之后,時遷被抓住。楊雄就找到了李應的管家, 李應一聽覺得不是什麼大事,總不能丟了兄弟義氣,自己又和祝家莊莊主交情很好,便輕松答應下來。原本李祝兩家有約定,遇到梁山泊攻打就要互相援助,可李應卻幫助了想要投奔梁山的人,還送出書信要求祝彪放人。

祝彪看到之后非常生氣,揚言要去官府狀告李應,說他聯合梁山強盜。李應也是個急脾氣,帶著三百門客就要找祝彪單挑,祝彪打不過他逃了回去。楊雄一看這事還得靠宋江,就找來宋江等人攻打祝家莊。

宋江想去找李應幫忙,李應卻推脫不見,并且不救援祝家莊。 最后祝家莊被攻破,李應被蕭讓假扮的知府帶走,說是有人告他勾結梁山泊,在他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悄悄地送上梁山,他的家眷也被吳用接走,李家莊被夷為平地。李應可以說是一步錯,步步錯,最后上了梁山泊這條賊船。

宋江和吳用的一系列操作,作為受害人的李應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也是恨得明明白白。可是自己已經成了反賊,再想做回富家翁已經是癡人說夢了。于是, 李應就開啟了自己在梁山泊的「摸魚」之旅。

身處梁山的 他主管后勤工作,放下了自己銀槍紅馬,不再上陣對敵。宋江也不好為難他,畢竟自己理虧在前。李應同柴進一樣,原來都是有錢人,當的是莊主。到了梁山,他們兩個也一起管理梁山的錢糧。與柴進不同的是,他沒有柴進和宋江等人那麼深厚的情感基礎。在宋江接受招安之前,李應都沒有什麼出奇的功績,上了梁山之后,充滿了不作為的姿態,只能說在后方「 摸得一手好魚」。

不忘初心,還是當地主香

直到宋江被招安開始給朝廷辦事, 李應就想起了他當地主的日子,想著回到故鄉重新做回富家翁。可當時的朝廷派宋江四處征討,梁山一眾人也沒人要走。李應自然不好意思提出離開,也不敢違抗朝廷的命令。

多年間,李應攻打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一路上,李應看著梁山好漢不斷地離去,或是倒在沙場,或是被高俅一伙人害了。他一方面感嘆宋江等人的不智,一方面擔心自己的前途,害怕自己沒了的那一天也沒有做回富家翁。

終于,他等到了機會。柴進上書說自己有風疾,想要辭官回家,朝廷同意了柴進的請求。 李應喜出望外,連忙上書說自己得了風癱,要求辭官回鄉,朝廷很快就同意了。李應連忙收拾物品,興高采烈地準備回家。一方面他消除了被高俅等人謀害的憂慮,一方面他能做回富家翁了。很快,他和當初一起被騙上山的杜興一起回了獨龍崗,帶著自己積攢的錢財重新坐回了地主,直到老去。

結語

在一眾梁山好漢里,李應的結局稱得上相當不錯。既不像宋江一樣被謀害,也不像吳用一樣為忠自刎。只是命運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讓他在雷電風雨里走了一遭。到頭來才發現,自己的起點才是自己追尋的終點。 沒有自己當初的一步錯,何至于讓自己的人生兜著這麼大一個圈子。只能哀嘆自己的武藝,惋惜自己的壯年。

李應為自己的情義付出了代價,只能讓旁人嘆息。如果祝家莊被滅,李家莊又怎麼能逃得了呢?梁山泊存在一天,李家莊就不會安全。也許被騙上梁山是他最好的命運了。 朋友們,義氣豪情并不是錯,錯的是鼠目寸光,不能居安思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