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八位瓦崗軍名將,有幾人倒在兄弟之手?秦瓊和單雄信誰對不起誰?

天空之城 2022/07/02

寧學桃園三結義,不學瓦崗一爐香。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而且還真能找到歷史依據。不說「賈家樓一爐香」而說「瓦崗一爐香」,也基本符合史實:賈家樓四十六友雖然大部分確有歷史人物或原型,但他們因為年齡和地位的差別,是不可能義結金蘭的,而瓦崗軍諸將,很多都是草莽英雄出身,是有可能在翟讓主持下磕頭拜把子的。

在瓦崗群雄中,單雄信和徐世勣(字懋功,李淵賜其國姓,又稱李世勣、李勣)都翟讓的老朋友、老班底,這在《舊唐書》列傳第三、第十七和《新唐書》列傳第九、第十八中均有明確記載:翟讓就像梁山的托塔天王晁蓋,李密就像及時雨宋江,李密火并翟讓的時候,差點殺掉了俆懋功和單雄信——徐世勣脖子上挨了一刀,要不是王伯當說情,李密絕不會放過拜伏于地的單雄信。

瓦崗那一爐香,在火并的時候就已經熄滅,秦瓊和程咬金、羅士信等人在裴仁基帶領下加入的時候,瓦崗之主已經是后來的西魏王李密了。

我們翻閱兩唐書,就會發現秦瓊程咬金羅士信裴行儼等人關系密切,單雄信、徐茂功是一伙,王君廓和劉黑闥在瓦崗軍只是游走在邊緣的中下級偏裨小將。

李密掌握話語權之后,瓦崗軍已經有了小朝廷的雛形,軍中將領也早就拔了香頭子,他們在后來的征戰中自相殘殺,徐世勣生擒劉黑闥獻給竇建德,劉黑闥擒斬了羅士信,李世民帶著秦瓊、程咬金包圍洛陽迫降了王世充、單雄信。

熟讀隋唐史料的讀者諸君自然知道,秦瓊在隋朝的軍職并不低,正六品建節尉是隋朝九大夫八尉中最高之「尉」(其下是奮武、宣惠、綏德、懷仁、守義、奉誠、立信),年俸一千二百石,也就是除了各種補貼,秦瓊在隋煬帝那里每年能領到六萬多公斤糧食,立功之后得到的賞金也高得出奇——隋朝直到滅亡也不窮,楊家存下的糧食,李家吃了好多年,真正吃不上飯的是老百姓。

秦瓊在隋朝不差錢兒,程咬金也沒賣過私鹽和耙子,他是東阿縣縣令的乘龍快婿,也是東阿縣民團司令,他的任務,就是配合建節尉秦瓊帶領的正規軍打盜賊。

羅士信和秦瓊是齊郡通守、河南道討捕黜陟大使張須陀麾下最得力的兩員干將,羅士信的名頭,可能還在秦瓊之上: 「長白山賊王簿、左才相、孟讓來寇齊郡,通守張須陀率兵討擊。士信年始十四,固請自效……士信逐北,每殺一人,輒劓其鼻而懷之;及還,則驗鼻以表殺賊之多少也。須陀甚加嘆賞,以所乘馬遺之,引置左右。每戰,須陀先登,士信為副。煬帝遣使慰喻之,又令畫工寫須陀、士信戰陣之圖,上于內史。」

秦瓊、程咬金、羅士信在隋煬帝大業年間都屬于官軍,徐世勣、單雄信則屬于「賊盜」,不同的身世,注定了他們不會成為好朋友,雖然同在瓦崗一個鍋里吃飯,但卻井水不犯河水。

秦瓊、程咬金、羅士信不愿意搭理徐世勣、單雄信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的老長官張須陀為了救部下四次殺入重圍力竭戰死,而設下包圍圈的,就是李密、徐世勣、單雄信等人。

除了我們熟悉的這五位,還有在瓦崗軍不太受待見的王君廓、劉黑闥和魏征,這八位瓦崗英雄,在瓦崗軍解散后,至少分屬三個陣營,那就是李淵的大唐、王世充的大鄭、竇建德的大夏。

王君廓、劉黑闥和魏征不大受李密待見,這在《舊唐書》列傳第五、第十、第二十一 中均有記載:「(劉黑闥)隋末亡命,從郝孝德為群盜,后歸李密為裨將; 君廓,并州石艾人也,少亡命為群盜,聚徒千余人,李密遣使召之,遂投于密;(魏征)進十策以干密,雖奇之而不能用。」

劉黑闥在瓦崗軍只是低級武官,跟徐世勣單雄信秦瓊程咬金羅士信不在一個檔次上,徐世勣和王君廓帶著本部人馬投唐,然后都跟劉黑闥有過交集,但這交集不是交情而是交戰,劉黑闥之所以能跟老朋友竇建德重敘舊情,還得「感謝」徐世勣: 「密敗,王世充虜之,以其武健,補馬軍總管,鎮新鄉。時李世勣陷于竇建德,建德使攻新鄉,虜黑闥獻之,建德用為將,封漢東郡公。《新唐書·卷八十六·列傳第十一》」

讀者諸君都知道,徐世勣投唐后獲得賜姓,被竇建德俘虜后投降,應該是恢復了他的徐姓,但史書一概稱之為李世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徐世勣、李世勣、李勣,此公至少在徐李之間換了五次(武則天和李顯幫他又換了兩次),還是叫他李世勣比較方便一點。

瓦崗舊將、原唐將、現夏將抓了原瓦崗舊將、現鄭將劉黑闥,這場面讓人看了十分不舒服,而多年之后的洺水之戰,則會讓人脊梁溝冒冷汗:瓦崗舊將劉黑闥包圍了瓦崗舊將王君廓,瓦崗舊將羅士信撕開一個口子救出了王君廓,然后被劉黑闥圍在了城里: 「遇雨雪,大軍不得救,經數日,城陷,為賊所擒。黑闥聞其勇,意欲活之;士信詞色不屈,遂遇害。」

瓦崗老戰友相見,那可真是「我想死你了」,「我想你死了」,曾經一個鍋里攪馬勺,曾經一起痛飲慶功酒,現在卻成了不死不休的敵人,可見瓦崗之情薄如紙,「不學瓦崗一爐香」,還真是從血淋淋的歷史中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

很多人都為秦瓊不救單雄信而感到詫異:徐世勣哭著表示要交還全部官爵換取單雄信的性命,但是李淵和李世民都不給面子,這是可以理解的——徐世勣剛從竇建德那里逃回,舊賬還沒算呢,他這時候說話根本就不好使。但是秦瓊卻是主動投唐后深受李家父子敬重,勛授上柱國,爵封翼國公,賞賜金銀財帛數以千萬計,李淵甚至表示要割肉給秦瓊吃,秦瓊出面說情,單雄信肯定能活下來。

在史料中,我們只看到了徐世勣的眼淚,也看到了他割肉給單雄信吃,但卻看不見秦瓊有任何表示,這不是秦瓊不念舊情,我們從秦瓊兒子年紀都很小這件事上,就能看出一個嚴重的問題。

繼承秦瓊爵位的秦懷道生于公元625,也就是唐高祖李淵武德八年,也就是說,秦瓊的嫡長子是在秦瓊投唐六年后才出生的。秦瓊在王世充掌控的殘隋當龍驤大將軍的時候,是有妻有子的,這一點我們從李淵寫給秦瓊的感謝信中就能看出來: 「卿不顧妻子,遠來投我,又立功效。朕肉可為卿用者,當割以賜卿,況子女玉帛乎?」

秦瓊帶著程咬金、牛進達、吳黑闥陣前投唐,妻子(古代將正妻和兒子合稱妻子)都留在了洛陽,已經在王世充手下當了大將軍的單雄信,肯定沒有對秦瓊的妻子進行保護,所以秦瓊的兒子都比較小,只能娶了尉遲敬德的孫女——年紀大一些的兒子,都被王世充殺害了。

一同被王世充殺害的,應該還有程咬金的妻子,所以程咬金才從當時頭等門閥清河崔氏又續娶了正室夫人。

單雄信幫助王世充殺掉或坐視不管的,不僅僅是秦瓊程咬金的家眷,還有瓦崗內馬軍四驃騎中的裴行儼,此人就是隋唐英雄系列小說的裴元慶,他沒有死在李元霸(正史中為李淵第三子李玄霸,十六歲早逝,沒上過戰場)大錘之下,而是被王世充滅了門: 「世充禮部尚書裴仁基及其子左輔大將軍行儼、尚書左丞宇文儒童等數十人謀誅世充,復尊立侗。事泄,皆見害,夷其三族。」

裴行儼被王世充誅滅三族的時候,單雄信在干什麼,筆者不忍明說,讀者諸君可以自行查閱史料。

秦瓊、程咬金、徐世勣、單雄信、羅士信、劉黑闥、王君廓、裴行儼等瓦崗八將的恩怨情仇盤點完了,結果令人很不愉快:瓦崗舊將如此不念香火之情,說好的志同道合、同甘共苦呢?秦瓊妻兒失蹤,單雄信身首異處,他倆到底誰對不起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