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九個上上人物:李逵第三林沖第四關勝第九,魯智深武松第幾?

金圣嘆點評水滸,給予了黑旋風李逵極高的評價: 「李逵是上上人物,寫得真是一片天真爛漫到底。看他意思,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無一個入得他眼。《孟子》‘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語。」

李逵當然不像金圣嘆夸得那樣好:他沒錢的時候,跟一幫潑皮擲骰子輸打贏要,吃霸王餐除掉了已經入伙梁山的韓伯龍;焦挺和燕青相撲技法高超,李逵被他們摔得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夢里也不敢罵」宋江,已經是屈得不能再屈了。

說李逵瞧不起梁山其他一百零七條好漢,這話他自己都不會相信,他匍匐在宋江和公孫勝腳下的時候,直接是把面子當成了鞋墊子,所謂不入眼,只是不敢抬頭而已。他要是招惹了魯智深和武松,人家才不管他個宋江是什麼關系,一頓老拳就能把他揍得萬朵桃花開,從此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除了黑旋風李逵,金圣嘆還選出了八位上上人物,按他給出的順序,先后是「人中絕頂,直是天神」的行者武松,「心地厚實,體格闊大」的花和尚魯智深,「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徹,都使人怕」的豹子頭林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的智多星吳用;「恁地文秀」的小李廣花榮;「梁山第一個快人,心快口快,使人對之,齷齪都銷盡」的活閻羅阮小七;「楊志是舊家子弟,關勝全是云長變相」,列在九位上上人物末尾,黑旋風李逵排在魯智深之后林沖之前位列第三。

金圣嘆把李逵排在第三位,還有一套說詞: 「任是真正大豪杰好漢子,也還有時將銀子買得他心肯。獨有李逵,便銀子也買他不得,須要等他自肯,真又是一樣人。」

睜著眼睛說瞎話是歷朝歷代文人的看家本領,以批評《水滸傳》而馳名的金圣嘆,可能是忘了宋江和李逵初次見面花了八十兩銀子之后,李逵有多「乖巧」了。

金圣嘆可能也知道自己把李逵捧得太高會挨罵,所以他先打預防針把反對者罵了: 「近世不知何人,不曉此意,卻節出李逵事來,另作一冊,題曰‘壽張文集’,可謂咬人屎撅,不是好狗。」

金圣嘆還是有些先見之明的,前一段時間出現的黑旋風的日記,估計跟《壽張文集》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文集和日記,筆者都沒看過,所以難以置評,但是金圣嘆給梁山九個上上人物排座次,把李逵排在第三林沖排在第四關勝排在第九,這就有點猴吃麻花——滿擰了。

李逵無論是人品還是武功,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不是墊底的存在,在九個上上人物中,居然也不是最差的一個,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來看一看這九個上上人物按武功和人品綜合排序,位列前三的應該是誰,如果魯智深被評為第一,排在第二第三的應該是誰。

細看古代名將畫像,我們就知道魯智深那是標準體型:高大,強壯,更重要的是有一個將軍肚。

項羽力拔山兮氣蓋世,魯智深倒拔垂楊柳,在一力降十會的冷兵器時代,魯智深這體型,在戰場上是很有優勢的,無論是身高九尺的玉麒麟盧俊義還是身高八尺五六寸的大刀關勝,都沒有腰大十圍,自然也就不能倒拔垂楊柳。

九尺高的盧俊義和八尺高的林沖掙不開董超薛霸的捆綁,還是力量上有些欠缺,勇氣和霸氣也不如種家軍出來的花和尚魯智深。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魯智深可能是唯一一個在戰場上見過血的,這一點他跟林沖說得很明白: 「灑家是關西魯達的便是。只為除掉的人多,情愿為僧。」

魯智深「除掉的人多」,拳打鎮關西只是小菜一碟,他除掉的那麼多人,肯定是跟著老種經略相公打西夏的時候做的。

魯智深的人品,在九個上上人物中肯定是位居第一,因為只有他一直堅持行俠仗義,無論是三拳打倒鎮關西,還是桃花村里說姻緣、火燒瓦罐寺、大鬧野豬林,都是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這一點他比武松還要強得多。

武松撕衣除嫂、斗倒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云浦、血濺鴛鴦樓,說起來都是私人恩怨,跟行俠仗義不沾邊,景陽岡打虎和大戰蜈蚣嶺才能算為民除害。

比較起來,武松的綜合評分,肯定少于魯智深,但肯定要超過大刀關勝、豹子頭林沖和青面獸楊志。

楊志為梁中書押送贓物,一路上對士兵非打即罵,關勝被俘即投降,林沖發配前休妻,這些事情,魯智深和武松都做不出來。

很多人喜歡阮小七,勝過喜歡關勝、林沖、楊志,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至于小李廣花榮,他跟宋江一見面,就給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給宋江磕頭太多了,粗略一數,他至少跪下去七次(再拜就是磕完頭起來再跪下去磕),宋江「賜座」,他也只敢「斜坐著」。

小李廣花榮參與了青州城外消滅數百戶人家的慘案,僅憑這一宗罪,他就可以跟黑旋風李逵劃等號甚至比李逵還可惡了——作為清風寨武知寨,花榮又保境安民之責,卻出主意對治下百姓大開沙戒,簡直是百4莫贖: 「山寨里眾好漢正待要打清風寨去,只聽的報道:‘秦明引兵馬到來!’都面面廝覷,俱各駭然。花榮便道:你眾位都不要慌。自古‘兵臨告急,必須4敵’。教小嘍啰飽了酒飯,只依著我行:先須力敵,后用智取。......如此如此,好麼?」

花榮出了這麼一個滅絕人性的主意,金圣嘆居然為他大唱贊歌: 「妙絕花榮,不惟善用兵,又善用將,乃至又善用其妹也。」

花榮把妹妹推進火坑當了賊婆子,后來又拋下嬌妻弱子追隨宋江于地下, 「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宋江和花榮絕對不僅僅是異姓兄弟那麼簡單的關系,即使是誓同生4的桃園三兄弟,也沒見沒了一個另兩個自我了結。

花榮和宋江的關系,已經超越了夫妻、兄妹、父子,至于究竟是什麼關系,那得問問梁孝王,他的「兔園」是很有名的:「畢秋帆沅開府秦中,幕下時彥,各挾龍陽,多負寵而驕……一日公怒甚,于座上正色曰:‘快傳中軍兵將來。’眾不知其故,鄭重以請。公曰:‘署中兔子太多,喚中軍與我全行打出,為諸君圖清凈也。’有老宿在座,徐曰:‘是間恐非大帥兵威所能奏凱也……此處本梁孝王兔園也。’語未終,舉座嘩然,公怒亦霽。」

花榮僅憑「文秀」就能位列梁山九個上上人物第六,排在第三位的黑旋風李逵不知會作何感想?

在筆者看來,梁山這九個上上人物中,最可惡的是智多星吳用,因為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只有他想叛宋投遼,為了高官厚祿而出賣家邦,是歷朝歷代無良文人的常態,甚至金圣嘆這位明崇禎中期的著名文人也不例外:順治皇帝夸了他一句「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時文眼看他」,他就「感而泣下,因向北叩首」。

梁山九個上上人物中,吳用為首惡,其次為黑旋風李逵或小李廣花榮,其余六人都無大惡,所以中間的四、五、六位,豹子頭林沖、青面獸楊志、大刀關勝誰排在誰前邊都問題不大,真正可以正數排在前三名的,筆者認為應該是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活閻羅阮小七,但不知讀者諸君以為然否?在您看來,梁山九個上上人物,按照武功和人品應該如何排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