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其實是被「花草」帶向萬劫不復?小行星:我只是運氣好,撿了個人頭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你好,這裡是專注於給生活找點樂子的文史范兒,我是善於觀察生活的樂樂,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料。

6500萬年前,天降巨石,恐族覆滅,這是多數人知曉的版本。實際在隕石落地之前,恐龍就已走向了萬劫不復。

為什麼這麼說?白堊紀地層,恐龍化石數量不斷攀升,似乎有什麼加速著恐龍的死亡。7500萬年前,加拿大三角龍聚集地阿爾比省,三角龍種類更是在短短500萬年間從8種銳減至1種,同期同地哺孚乚動物種類飆升。

恐龍是被慣大的孩子——裸子植物崛起

2.5億年前,各大陸聚集在一起,水汽難以深入內陸,氣溫不斷升高,內陸只剩稀稀拉拉的低矮蕨類點綴著一望無際的荒漠。

2.35億年前(三疊紀),蘭格利亞火山爆發,氣溫瞬間衝破了臨界點,氣流亂成一鍋粥,水汽以雷霆之勢深入大陸腹地,久旱的甘霖一下就是200萬年,史稱卡尼期洪積事件。

此次事件造成蕨類直接崩潰,而蘇鐵、銀杏、松柏等裸子植物,早就為了榨取著旱地中的每一絲水份演化出發達的根系,深深紮在大地之下,反而在此次大雨中快速崛起。

當初大家還趴在地上啃蕨時,恐龍似乎看透了後面的劇情,演化出謎一樣的長脖與直立的雙腳,甚至消耗粗糙纖維的胃石。而其他物種在高樹雨林中,要麼夠不到,要麼咽不下,要麼拉不出,紛紛退位讓賢。大雨前後,恐龍的數量由5%升至90%,直接封王。

侏羅紀時期,溫暖與潮濕的熱帶氣候,裸子植物發展到極盛期,恐龍也在食物鏈競爭中越變越大。然而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隨著裸子崛起,註定要隨裸子而亡。

贏在娘胎裡的被子植物

1.35億年前(白堊紀),被子植物出現。

裸子植物的花通常為風媒花,因為需要依靠風把花吹到雌樹上,花中的花粉自然灑落在胚珠上完成交配。這種聽風由命的方式太過低效,所以胚珠都是直接裸露在外,不設任何阻礙繁殖的障礙。因為裸露在外毫無防范,所以胚珠一般處於休眠狀態,只有遇到花粉後才會開始發育,等到與花粉結合再孕育至成熟,一年便過去了。

被子植物也叫顯花植物,它演化出了子房將胚珠包裹了起來,不再需要休眠。當花蕊將花粉送入子房中,只需幾個小時就可以孕育成種子。這種世代更迭速度遠超裸子植物數千倍。

招蜂引蝶繼續提速

在被子植物高速反覆運算下,偶然演化出吸引昆蟲食用的花粉。蟲子嘴裡吃著,身上粘著,在不同花朵間穿來穿去,從此蟲媒花的時代到來了。

昆蟲精准地搬運花粉,繁殖效率是風媒花無法企及的。蟲媒花為了更加招蜂引蝶,更是演化出了香氣與蜜汁,將昆蟲迷得神魂顛倒,自此蟲再也離不開花,世界也終於有了豔麗的顏色。

走投無路的恐龍

裸子植物作為恐龍的「爸爸」,在被子植物不斷飛躍式地加速面前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在白堊紀末期逐漸退出舞臺。

恐龍太驕傲了,它們看不到腳下怒放的鮮花,漫天飛舞的昆蟲以及食蟲動物的崛起,也聽不到小草低聲呢喃著:生命非馬拉松,而是一場接力賽,不斷保持變化才是生命的永恆之道。

當世界又變回低頭就可吃飽的時代,恐龍優勢反而成了累贅。對於恐龍來說植物的進化速度實在太快,一些被子植物甚至演化出了對付恐龍的毒素,而它們已經來不及變小,從而減小能量消耗,挺過環境的變化,反而在越來越大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關於恐龍的滅絕,即使沒有小行星,冰期也不遠了,哪怕什麼也沒有,花草或許也會將之耗盡。總之誰最後補刀,人頭算誰的。

今天的分享到此結束。

想要獲得更多的樂趣,點擊文史范兒,關注分享不迷路。我是樂樂,等你一起樂享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