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中的時遷為什麼排倒數第二?不是能力不行,原因太現實

在古代排名那絕對是一門大學問,無論是吃飯,還是開會,都講究排座次,誰在主位,誰在次位,不同的身份、地位有不同的位置,決不能搞亂。

古代人尤其注重座次排名,隋唐演義中有賈家樓三十六友、水滸傳中有108將。只不過,賈家樓三十六友是按照年紀大小進行的排名,相對來說算是公平的。但是梁山好漢的排名卻與年紀大小無關,只有宋江和晁蓋在謙讓寨主之位的時候提到了年紀。影響梁山好漢排名的因素有很多,這就導致了很多好漢的排名看起來不那麼公平。

排名在第107位的好漢鼓上蚤時遷就是其中的一位,僅比金毛犬段景住高一位。

時遷算得上上梁山比較早的一批人了,他的到來還間接地引發了梁山泊與祝家莊的大戰,為了解救時遷,梁山泊三次攻打祝家莊,在經歷了一番波折后,才將其平定。

上梁山泊后,時遷的表現十分出色,為梁山泊立下了汗馬功勞。

呼延灼征討梁山,憑借著連環馬大敗梁山大軍。湯隆提出只有鉤鐮槍能破連環馬,而自己的表哥徐寧就會使用鉤鐮槍。只是想請他山上除非能將他家祖傳的寶甲盜來。

吳用聽了湯隆的話,當即點將讓時遷前去盜甲。上山以來寸功未立的時遷欣然領命:

「只怕無有此一物在彼,若端的有時,好歹定要取了來。」

時遷到了東京很順利地將寶甲偷了出來,徐寧也因此被賺上了梁山。在徐寧的幫助下,梁山泊成功地擊敗了呼延灼的連環馬。

梁山泊攻打大名府的時候,吳用打算用里應外合來打工這座堅固的城池,他對眾人說:

「為頭最要緊的是城中放火為號。你眾弟兄中誰敢與我先去城中放火?」

這時時遷主動請纓,不待吳用仔細吩咐,他便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小弟幼年間曾到北京。城內有座樓,喚做翠云樓,樓上樓下大小有百十個閣子。眼見得元宵之夜,必然喧哄,乘空潛地入城。正月十五日夜,盤去翠云樓上,放起火來為號,軍師可自調人馬劫牢,此為上計。」

吳用聽后十分滿意,讓時遷前去放火。

在臥底大名府期間,時遷不但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還對其他兄弟的工作提出了指導性的意見,他看到假扮乞丐的孔明兄弟時說:

「哥哥,你這般一個漢子,紅紅白白面皮,不象叫化的。北京做公的多,倘或被他看破,須誤了大事,哥哥可以躲閃回避。」

時遷這個人特別適合作情報工作,梁山泊攻打曾頭市時曾經先后派遣戴宗和時遷二人刺探情報。

戴宗去得快,回來得也快,他帶回了這樣的情報:

「這曾頭市要與凌州報仇,欲起軍馬。見今曾頭市口扎下大寨,又在法華寺內做中軍賬,五百里遍插旌旗,不知何路可進。」

這樣的情報基本上沒有什麼參考價值,換做李逵恐怕都能打聽出來。吳用見了直搖頭,只能等時遷的情報:

「小弟直到曾頭市里面,探知備細。見今扎下五個寨柵,曾頭市前面,二千馀人守住村口。總寨內是教師史文恭執掌,北寨是曾涂與副教師蘇定,南寨內是次子曾參,西寨內是三子曾索,東寨內是四子曾魁,中寨內是第五子曾升與父親曾弄守把。這個青州郁保四,身長一丈,腰闊數圍,綽號險道神,將這奪的許多馬匹都喂養在法華寺內。」

什麼是專業?時遷這個情報就叫專業。敵軍分布、人數、布防等都一一探聽清楚了。有了時遷的情報,吳用才得以調兵遣將。

看水滸的時候,我們往往只注意哪些沖鋒陷陣的猛將,卻忽略了時遷這樣默默付出的情報人員。

就貢獻而言,時遷即便不排在天罡星之中,至少也應該在地煞星的上游。

很可惜,就連搞基建的李云、裁縫侯健、擺酒席的宋清、開酒店的孫二娘、釀酒的朱富、舉旗的郁保四這些人都能排在時遷的前面。

時遷的排名為什麼這麼低呢?

是能力不行嗎?前面的事跡已經說明了一切,既然不是能力不行,那肯定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眾所周知,在一個單位里,業務能力出眾雖然是加分項,但是搞職務晉升的時候,業務能力出眾的人未必晉升地快。往往搞業務的人,不如搞行政的。搞業務的人往往與領導接觸的少,不是領導的心腹。

時遷與宋江的關系怎麼樣呢?只能說一般,時遷是跟著楊雄、石秀投奔梁山泊的。而主張投奔梁山的石秀的介紹人是戴宗。戴宗是宋江的心腹之一,按理說有他當介紹人,石秀和楊雄應當算作宋江一方的人。

可是,不知什麼原因,總感覺二人與宋江的關系并不十分親近。石秀后期反而與盧俊義走得很近,石秀的境遇尚且如此,作為跟班的時遷就更不用說了。

此外,別看宋江對手下的人一口一個兄弟,但是兄弟與兄弟之間的分量還是有所差距的。

排名靠前的都是些什麼人呢?朝廷的軍官、富甲一方的財主、地方上的小吏、獨霸一方的江湖大哥。

梁山好漢的排名還是很看重出身的,不怕你上山前位高權重、沙人如麻,就怕你上山前默默無聞、雞鳴狗盜!

在好漢心目中,沙人并不可恥。事情做得越大,越轟動就越證明你是好漢,越值得敬佩。

用晁蓋的話來說就是:新舊上山的兄弟們,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

而時遷上梁山前可沒有什麼「光彩」的事跡,剛出場的時候,他在翠屏山上盜掘墳墓,在祝家店里他又偷走了人家的公雞,這種小偷小摸的勾當,顯然不夠「豪杰」。

甚至在晁蓋眼中,他認為時遷「把梁山泊好漢的名目去偷雞吃,因此連累我等受辱」。晁蓋甚至連石秀和楊雄都不想接納。

宋江雖然不像晁蓋那樣貶低時遷,但是從排名不難看出他對「小偷」的鄙夷,梁山泊排座次排名靠后的兩個人都是「賊」,一個偷雞摸狗,一個盜馬。

莊子曾經說過: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

這個道理,在梁山上也適用。盡管時遷能力出眾,但是因為出身不好,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豪杰事跡」,他只能在冷板凳上默默地看著那些「豪杰」們吹噓自己的江湖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