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物理學家:外星人可能存在,但人類是銀河系中唯一的文明

我們所知道的宇宙綿延約 930 億光年,在那片深不可測的廣闊空間包含20000億個星系,每個星系都閃耀著數百萬顆恒星,并點綴著比你想象的更多的行星。盡管在整個人類歷史中,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存在外星文明的跡象。但許多人們一直堅信:「外面有數萬億顆行星,我們不可能是銀河系中唯一的智慧生物。」

但這點并非所有人都認同。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物理學家布萊恩·考克斯 (Brian Cox)表示, 人類是銀河系中唯一的文明。雖然微生物生命形式很可能很常見,但它們不太可能像人類一樣進化出復雜生命,像我們這樣的智慧生命和文明可能「極其罕見」的。

外星人可能存在,但不在我們的銀河系中!

美國不久前就UFO舉行公開聽證會,美國國會議員安德烈·卡森 (Andre Carson)最后表示, UFO是「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這是「真實的」并且「需要調查」

在曼徹斯特大學物理與天文學學院擔任粒子物理學教授、BBC宇宙系列科學節目的負責人布萊恩·考克斯被問到對UFO聽證會結論有什麼看法、是否相信存在像我們這樣的外星生命時,他這樣回答說:「 可觀測宇宙中有 2 萬億個星系,像我們這樣的文明是極其罕見的,也許平均每個星系都有一個。」

「不過我傾向于將自己限制在銀河系中,因為我確實認為目前銀河系中可能只有一個文明,那就是我們。而且我認為這很重要,這可以追溯到天文學和宇宙學是你必須思考的框架,如果你正在尋找意義或我們應該如何表現。

想象一下,地球是這個銀河系中唯一有智慧的地方,我們應該如何表現?

盡管我們是微小而脆弱的東西,身體微不足道,但我們是否應該認為自己在這方面非常有價值?銀河系中沒有其他地方存在‘意義’。這是科學家們很少談論的事情之一,不言而喻的是,意義存在于此,因為它對我們有意義。但我認為這是一種局部和暫時的現象,我認為它來自原子的配置,我們是一種非常罕見和偶然的原子配置,所以這意味著我們是銀河系中唯一的意義之島。

而且地球上的生命史告訴我們, 從生命的起源到文明的發展幾乎花費了地球的整個年齡,將近40億年。那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你可能知道這是宇宙年齡的三分之一。因此這可能表明微生物可能很常見,但像像人類一樣進化出復雜生命的機會太低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科學也不知道所有的答案,所以我們不知道自然規律從何而來,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宇宙以這樣的方式開始。確實如此,如果它確實有一個開始的話,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宇宙大爆炸是高度有序的,這最終表明過去和未來之間的唯一區別,所謂的‘時間之箭’——是在過去,宇宙真的是有序的,而且它正在變得更無序。因為宇宙以一種特定的形式開始,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可能會在某個時候發現,這可能與自然法則有關。」

人類的出現,是一連串難以置信的「巧合」!

事實上,有些科學家認為外星生命可能性的樂觀主義忽略了我們對人類如何存在的了解。生命普遍存在看似合理(生命的化學反應),但地球生命是經歷了一系列不尋常的巧合后造成的,這種偶然性不太可能發生在其他地方,以下幾點可以說明:

1、時間上的巧合

大爆炸距今超過130億年,大爆炸的殘余物導致第一批最輕元素(氫和氦)恒星誕生,隨后超新星爆炸的才制造出重元素(比氫和氦重的元素)。而 太陽在大約45億年前形成,含有大約 71% 的氫、27% 的氦和 2% 的金屬。其中比太陽更古老的恒星的金屬含量比太陽更少,相應地,形成類地行星的機會更少。這表明即使我們不是銀河系中唯一的智慧生命,我們也是第一批出現的智慧生命。

2、位置上的巧合

根據盤狀星系的特征,靠近銀河系中心的恒星,金屬含量會更多。但更多金屬對類地行星而言,卻是一個災難,因為銀河系中心密集恒星頻發超新星會產生高能輻射以及更高能量事件。而太陽系位于銀河系郊區邊緣,加上太陽的引力將八大行星排列在近圓形軌道上運行,給地球提供了平穩的發育時間。

3、條件上的巧合

迄今為止,科學家發現了約5000顆系外行星,其中「類地行星」不下50顆。但這些類地行星和地球有個關鍵的區別,它們基本上像金星一樣缺乏磁場,更不用說像月球那樣的衛星在一旁守護。

4、進化上的巧合

地球上發現單細胞生物(原核生物)的化石殘骸最早可追溯至34億年前,當你以為它會開始進化更新迭代時,它沒有,這樣的微生物現在仍生活在地球上。但大約15 億年前,細菌和古細菌意外擦出火花,產生了真核生物。直到5.5 億年前,早期真核生物億萬年的廝殺變成多細胞生命形式的擴散造就了寒武紀大爆發。這種可能性在其他星球發生的可行性有多大?

5、物種上的「巧合」

通過DNA分析,我們可以知道人群來自哪里,其中有多少人屬于什麼種類。結果表明,現代人是200萬年前少數古人類的后裔,可能是某些災難后的幸存者,而當下世界人口數量近80億。

當這些「巧合」全部組合在一起,才使得地球如此特別。那它發生在其他星球的幾率有多高?

結論:

綜上所述,也許生命進化可能很容易,比如火星、木星或土星的某些衛星上肯定有可能存在地下微生物。但進化復雜生命肯定不易,而且「理論上可能」并不意味著「可能」。所以宇宙中其他地方是否存在外星生命并不重要,反正星系間旅行不可能。也就是說,我們在宇宙中實際上是孤獨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