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山煤層自燃300多年,燒掉3.4億噸,年損失10億,為何不撲滅?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你好,這裡是專注於給生活找點樂子的文史范兒,我是善於觀察生活的芝诺乌龟,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料。

1971年,土庫曼斯坦作為前蘇聯一個加盟共和國,為了幫助這個國家解決能源問題,前蘇聯派出地質勘探隊進行勘測,勘測地點在首都阿什哈巴特附近,距離約250千米的卡拉庫姆沙漠深處,專家認為,這裡肯定蘊藏著豐富的石油或者天然氣,於是架設龐大的鑽井設備,開展勘探工作。

猜測果然沒錯,在鑽探沒多久,這裡就發現了天然氣,於是專家準備封井以待後續開發,可是,就在這時,不幸的事情發生了,鑽機和整個營地開始大面積塌陷,鑽井設備掉到了井下,所幸沒有人員傷亡。

後來,地質學家分析,該區域地質情況為多孔岩石,根本無法支撐重量巨大的鑽井設備,最後,在鑽井位置多次坍塌後,出現了一個直徑70米,深度20米的超級大坑。

更加不妙的是,這個超級大坑開始源源不斷地釋放天然氣,周圍空氣天然氣含量增加。

當空氣中天然氣含量超過5%時,遇到明火就會發生爆炸。

於是,蘇聯地質學家決定在洞口點燃這些天然氣,防止爆炸事故發生。

地質學家粗略估計,這是偶發性的天然氣溢出,一般來說,最多燃燒幾個星期,最長幾個月。

等燃燒完後,再想辦法把大坑填上就是,因為這個坑外形上很像傳說中的地獄入口,人們給這個大坑命名為「地獄之門」。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自從點燃後,火苗就沒有熄滅過,而且已經過了50年了,還絲毫沒有熄滅的跡象。

毫無疑問,這個地獄之門每天都在浪費大量的天然氣,污染空氣。

可是,50年過去了,各路專家也嘗試了各種辦法來滅火,無奈最終都沒有奏效。

在這50年時間,超級大坑已經燒掉了價值100億人民幣的天然氣。

既然沒辦法滅火,加上這裡獨具特色,人們把它們開發成旅遊景點,這裡便成為了當地著名景點之一。

現在來看,即便有能力滅火,當地政府估計也不會這麼做了,畢竟這麼做,旅遊業又會損失慘重了。

我國也有類似的地方,並且燃燒時間已經超過300年了。

賀蘭山位於寧夏回族自治區與內蒙古自治區交界處,這裡山勢雄偉,萬馬奔騰,蒙古語稱駿馬為「賀蘭」,故名賀蘭山。

賀蘭山地區煤炭資源豐富,有煤層的地方,煤層自燃就再正常不過了,可是,賀蘭山煤層已經燃燒了300多年了,這也就意味著,從清朝就已經開始自燃了。

據粗略估計,賀蘭山區每年白白浪費約110萬噸煤炭,總共已經燒掉3.4億噸煤炭,每年直接經濟損失高達10億元。

環境污染更嚴重

賀蘭山煤層自燃,除了經濟損失外,對當地環境污染也很大。

當地對賀蘭山煤層自燃區開展環境監測,資料顯示:自燃區每年排放顆粒物和二氧化硫分佈為1.29萬噸和5324噸,相當於一個中型火電廠排放量的269倍和24倍,資料十分驚人。

此外,由於煤層燃燒後,會導致山體空洞,造成山體裂縫、塌陷等自然災害,被火燒過的地質,有機物基本都燒掉了,土壤失去了養分,嚴重影響植被恢復。

撲滅怎麼這麼難?

賀蘭山煤層自燃既破壞了生態環境,又造成了經濟損失,而且科技這麼發達,能想辦法撲滅嗎?

其實,煤層滅火難度實在是太大了,用水滅火是萬萬不可的。

煤炭在燃燒過程中,一旦遇到適量的水,碳和水會發生化學反應,形成氫氣和一氧化碳,這兩種氣體在高溫條件下,遇到氧氣會發生燃燒,水不僅不能滅火,還起到了助燃的作用。

現在,能夠可行的辦法,就是把已經燃燒的煤炭與未燃燒的煤層隔離開,這樣可以從源頭上消除隱患,然後回填一些無法燃燒的物質。

澳大利亞燒了6000年的煤層,最後怎麼解決?

澳大利亞有座冒煙的山,在1829年以前,人們一直認為這是一座火山,直到1829年,地質學家才確認,這是地下煤層燃燒了。

而且這座燃燒的煤山已經存在6000年了,至今仍未熄滅,而且煤層的燃燒峰以每年1米的速度前進。

其實,除了澳大利亞外,很多國家的煤層都有自燃情況,那麼他們是怎麼處理的呢?

他們選擇了與火苗賽跑:不再滅火,與大火搶進度,火苗在下面燒,人在上面挖煤,憑實力,能挖多少是多少。

最後

整個礦區太西煤探明儲量為5.8億噸,目前還剩約2.7億噸,其中受火區影響的資源儲量為6700多萬噸。如果按照現在的燃燒節奏,最多燃燒24年。

無論從經濟還是環境角度考慮,滅火行動勢在必行。

今天的分享到此結束。

想要獲得更多的樂趣,點擊文史范兒,關注分享不迷路。我是芝诺乌龟,等你一起樂享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