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繁殖力造出史上最大克隆體,這種日本植物,已把英國人逼瘋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芸芸眾生,眾口難調

文/天空之城團隊

 

亨利·格拉巴(Henry Grabar)是住在布魯克林的美國記者,此時他正拿著一個針筒,正神神秘秘地蹲在院子角落裡,當然你不要誤會他這是打算給自己注射[毒·品],而是給一株株院子裡的植物注射「[毒·品]」-草甘膦!

因為他在過去的幾年裡一直在和院子裡一種神秘的雜草作鬥爭,幾年前他搬到這裡後他就想種出一片花園,但這種雜草每次都在花草長出來之前覆蓋了整個院子,不留下任何一點其他植物的生長空間!

他嘗試過噴灑除草劑、刀割、連根拔起、火燒以及深挖他能想到的所有方法,但這種旺盛生命力的雜草總是鍥而不捨的不知道哪個角落裡鑽出來,短短2個月院子就被這種高度超過3米的雜草完全佔領了,所以今天他要使出王牌絕招,給每一株長出地面的雜草注射草甘膦!

滿懷希望的Henry真是要瘋了,因為這些植物只要有一點點根系活著,就能東山再起,一切的工作都將付諸東流!一直到有一天,他的英國同事William到他家做客時告訴他,這種日本虎杖,一旦入侵就永遠都無法清除乾淨,因為William家就在英國 博爾頓(Bolton),老家的房前屋後早已被虎杖霸佔,而那裡正是全英虎杖肆虐最嚴重的區域!

英國十大日本虎杖危害最嚴重的地區

1850年,一株觀賞植物被帶回英國,開啟了一場英國式物種入侵!

菲力浦·弗蘭茲·馮·西博爾德是荷蘭駐長崎的一名醫生,1840年代它將一株在火山附近發現漂亮植物虎杖帶回了荷蘭,它能開出非常嬌嫩的小花,並且因適應性極強,惡劣條件下都能存活,因此在烏德勒支植物交易會(Utrecht plant fair)以藥物、防風以及水土保持、防風固沙甚至還有牛飼料的功能與會人員推廣。

1850年,馮·西博爾德將一捆虎杖寄到了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從這裡開始,被到邱園參觀的園藝師、植物園承包商帶到了英國各地,而虎杖在英國的發跡,連洪水都有不少功勞,因為這種植物的枝葉折斷後隨水流漂到哪裡就能在哪裡生根。

英國女園藝師、園林設計師格特魯德·傑基爾曾經是日本虎杖的狂熱粉絲,但她在1899年警告必須要謹慎種植虎杖。1905年《皇家園藝學會雜誌》刊發文章,忠告讀者不要種植日本虎杖。

但已經為時已晚,因為日本虎杖這種神奇的植物,在英國所向披靡,勢不可擋!這是一種蓼科何首烏屬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最高可達3-4米,按理說這種植物也沒啥稀奇的,高3-4米的草本植物多的是,但各位有所不知,即使在土壤非常肥沃的土地,虎杖的根也能深入地下3米,橫向擴展達7米甚至更大!

而且儘管它們是雌雄異株,但它們幾乎可以通過植株的任何部位重新發芽,所以整個歐洲的虎杖都是馮·西博爾德帶回來的那一株「克隆」出來的。

由於太深,所以不動用挖掘機幾乎就挖不乾淨,而只要有剩下一節根,那麼第二三年又會突然從地裡開始冒出來,它們可以在地下潛伏數年,沿著黑暗的地下一直生長,只要有一絲縫隙,它們就能鑽出來,無論是水泥還是磚牆,而英國的很多村莊的房子大都是木結構或者混合結構,所以虎杖對它們的影響是毀滅性的!

因此虎杖這種植物已經開始影響英國的房價,平均影響幅度是大於10%,也就是說只要在院子裡出現日本虎杖,它就會使房子跌價10%以上:

任何在房產7米范圍內生長的日本虎杖都是「不可接受的」。銀行不會向有日本虎杖的房產發放抵押貸款,也不會向日本虎杖生長地附近的房產發放抵押貸款。

這真是一個不幸的消息,2016年8月份,英國伯明罕市的Nasreen Akhtar想要出售自己一套帶花園的三居室,但房屋仲介以她家隔壁鄰居種了日本虎杖作為由,評估出了一個遠低於她的預期價格,而且三個經紀人20次帶著客戶來看房,仍然沒有成交!

而且她的鄰居並不想剷除這些日本虎杖,並且提出要求,如果要剷除也可以,那麼請Nasreen Akhtar付每平方公尺數百英鎊的清理費,因為要徹底清理,必須深挖土地2米以上,而且挖出來的土壤是受到英國政府管制的危害性土壤,必須送到指定地點處理。

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的場館虎杖清理工作就花去了英國政府大約7000萬英鎊的預算,並且這些土壤處理等級達到了核廢料級別,這英國政府真是為虎杖操碎了心。

2009年的一項研究表明,日本虎杖入侵是英國外來植物控制最失敗的案例,當然不僅僅是英國,美國也深受其害,早在1860年代,托兒所的老闆詹姆斯·霍格收到了在日本工作的湯瑪斯的禮物,二十世紀初,他的朋友將這種植物移栽到了紐約布魯克斯地區。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因為日本虎杖複製了在英國的輝煌,紐約的日本虎杖早已時空,僅僅在2010年,紐約市就花費了超過100萬美元來清理日本虎杖。

2016年卡莉·雷諾茲(Carly Reynolds)在紐約的羅馬購買了占地13英畝的舊農舍打算改建成餐廳和Party活動場地,結果第二年春天,她驚恐地發現虎杖從地板下,牆角落,還有磚牆的縫隙,生長房間內都長出了虎杖,不得不將每個月抽出幾天時間來控制下虎杖的長勢,否則要不了1-2個月,虎杖就將完全接管這裡。

新罕布夏大學(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的研究生和研究員查德·哈默(Chad Hammer)發現,虎杖肆虐區域植物會出現單一化,昆蟲與鳥兒都不去虎杖密集區域,另外虎杖的根系生長的水域中形成了一堵牆,連魚都很少。現在來自日本的虎杖已經出現在了俄勒岡州、康涅狄格州、佛蒙特州五大湖州和太平洋西北部所有虎杖能生長的地方,它就是生態中的一顆毒瘤。

日本虎杖能治理嗎?

比較有趣的是日本虎杖在日本和中國並沒有氾濫,但在歐洲和北美卻瘋狂蔓延,其實就是因為在原產地存在一種木虱和蚜蟲會吸取虎杖的汁液,使得虎杖的長勢受到了控制,但在美國和英國,完全沒有相應的生態控制鏈,導致虎杖的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美國和英國都想到了用昆蟲來控制虎杖的方法,但很多時候是引進一個物種控制另一個物種,但往往會形成想要控制的物種仍然氾濫,而引進的物種也開始氾濫,就像引入澳大利亞抓兔子的狐狸,人家不幹正經事,天天抓更容易的有袋類動物,差點給抓滅絕了。

2013年,經過大量的植物實驗後,英美都開始嘗試引入木虱控制日本虎杖,生物防治肯定要比人力剷除成本更低,但我們知道,要想控制肆虐了100多年的物種,兩國都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成不變的生活太枯燥了,來文史范兒,給生活找點樂子,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笑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