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金庸沒寫一燈的結局,他得到虛竹的遺書,將一門邪功傳到后世

金庸十分擅長在故事中埋伏筆、留懸念,比如《射雕英雄傳》書末,楊康已走,金庸卻讓穆念慈生下了他的遺腹子,還安排黃蓉為其起名「楊過」,意在有過改之,這也為后來《神雕俠侶》的劇情埋下伏筆,楊過的確是走過不少彎路,最終成為一代大俠。

(段智興劇照)

同樣地,在《神雕俠侶》書末,金庸也留下了一些懸念,比如說五絕高手后來的去向都成了謎,不過其中楊過后來多半是在云游四海后回了古墓,畢竟后世有他的傳人黃衫女子登場,郭靖則是明確倒在襄陽,黃藥師十有八九回了桃花島,周伯通則隱居百花谷,而一燈大師的去向則成了謎,他該何去何從?

根據書中的細節來看,他后來或許創出了一門邪功。

一、五絕散場后

第三次華山論劍之后,唯獨一燈大師似乎無處可去。

當年周伯通雖然曾邀請他去百花谷居住,但那豈是長久之計?畢竟人家周伯通與瑛姑也算是老兩口,一燈大師曾經還是瑛姑的丈夫,即便三人之間的心結早已解開,但住在一起難免會有些不便之處,所以他多半不會選擇隱居百花谷。

古人講究落葉歸根,所以一燈最好的去處始終是回大理,不過當他回到大理時,只怕大理已處于亡國的邊緣了。

二、大理的覆滅

歷史上的大理國也的確是被蒙古所滅的,而在《神雕俠侶》「十六年」的劇情部分中,蒙古已經有了侵吞大理的舉動。

(一燈大師劇照)

一燈大師遇上楊過時就提到過這一點:「 一燈道:‘我和他在湘西隱居,近日來風聲頻傳,說道蒙古大軍久攻襄陽不下,發兵繞道南攻大理,以便回軍迂回,還拔襄陽。慈恩見老衲心念故國,出去打探消息,途中和一人相遇,二人激斗一日一夜,慈恩終于傷在他手下。’

所以在幫郭靖守住襄陽之后,一燈大師自然是要回大理去馳援故國的,固然他早已是出家之人,他尚且會幫大宋打蒙古人,大理有難,他又如何會坐視不管呢?

可當他回到大理時,只怕已是回天乏術了,不過此時他或許會想起爺爺留下的一門奇功,已經留在那奇功秘籍旁的一封遺書。

三、虛竹的遺書

很多人納悶,當年段譽明明身懷六脈神劍、凌波微步以及北冥神功三大神功,為何到了他的孫子段智興這一輩卻一招都沒能繼承到?

(段譽劇照)

其實要解釋也并不難,首先那六脈神劍本就對內力要求極高,當年本因大師就說過:「 依這六脈神劍的本意,該是一人同使六脈劍氣,但當此末世,武學衰微,已無人能修聚到如此強勁渾厚的內力,咱們只好六人分使六脈劍氣。」天龍寺都只能各學其中一劍,可想而知,段智興沒有爺爺的那般奇遇,掌握不了這門神功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凌波微步則要求修煉者熟悉《易經》,或許那也是段智興的知識盲區。

而北冥神功則要求相對較少一些,只是因為這武功是用來吸走他人內力的邪門歪道,所以段智興沒染指這武功倒也合理。

不過在大理危亡之時,段智興只怕也顧不得這麼多了,此刻那北冥神功的秘籍或許還一直由他保管著,而那秘籍中或許還夾著前輩高人虛竹留下的一封遺書。

(任我行劇照)

在《笑傲江湖》中,任我行在介紹吸星大法的來歷時就提到過這麼一段往事:「任我行喝了一口酒,說道:‘我這門神功,始創者是北宋年間的‘逍遙派’……修習北冥神功的是大理段氏。 段皇爺初覺將別人畢生修習的功力吸了過來作為己用,似乎不合正道,不肯修習。后來讀了逍遙派一位前輩高人的遺書,才明白了這門神功的至理。

那遺書中說道:不論好人壞人,學武功便是要傷人除人。武功本身無所謂善惡,用之為善即善,用之為惡即惡,拳腳兵刃都是一般。 同一招‘《黑虎偷心’》,打死了惡人那是好招,打死了好人便是惡招。寶刀寶劍用來殺了好人,那是壞刀壞劍,用來殺了奸人,那是好刀好劍……’」

這里有幾個細節值得注意,第一,段皇爺是讀了逍遙派的一位前輩才決定修煉那北冥神功的。第二,那前輩舉例用的武功都是「黑虎掏心」,所以這里的「段皇爺」和「逍遙派前輩」分別是誰?

答案或許不是段譽和李秋水,而是段智興和虛竹,且聽耳東分析。

首先,那前輩的遺書中強調「武功無好壞,好人用了就是神功,壞人用了就是邪功」,試問李秋水會說出這樣的話嗎?

(李秋水劇照)

其次,李秋水從沒用過「黑虎掏心」,反倒是虛竹多次使用這門武功,比如這段描述:「 虛竹坐馬拉弓,還擊一拳,已是‘羅漢拳’中的一招‘黑虎偷心’。」又如:「 虛竹用以應付的,卻只一門‘羅漢掌’,而且在對方迅若閃電的急攻之下,心中手上全無變招的余裕,打出一招‘黑虎偷心’,又是一招‘黑虎偷心’,來來去去,便只依樣葫蘆的一招‘黑虎偷心’。

正因為虛竹此前最擅長的武功就是黑虎掏心,所以他才會以這招為例。

不過虛竹這封遺書顯然是寫給段譽的,至于他勸段譽苦練北冥神功的理由也很簡單,當年的段譽的確是只學了北冥神功的皮毛,或許還無法做到逆運神功傳功于人,而虛竹經歷過無崖子傳功,他自然知道這門神功還有如此妙用,而他本人沒學過北冥神功,只有一身北冥真氣,自然也是無法逆運神功的,不難想象,當年夢姑或許是走在虛竹前面,他有一身神功,卻無法傳功給夢姑續命,或許這就是他勸段譽苦練北冥神功的理由,他不愿讓自己經歷的悲劇發生在自己身上。

(虛竹劇照)

于是段譽便一直將這封遺書與《北冥神功》的秘籍放在一起,一直傳到孫子段智興這一代。

四、神功變邪功

順著前文的邏輯,段智興回到大理后,看到蒙古兵肆虐大理,這才想著打開爺爺傳下的秘籍,看了「逍遙派前輩」虛竹的遺書,這才決定修煉北冥神功,畢竟這神功能夠同時吸走多人的內力,在戰場上也有妙用,的確是比他的一陽指好使。

只是后來的發展卻超出了段智興的想象,他沒能完全練成北冥神功,反倒是陰差陽錯地將它錯練成了吸星大法,只能吸走他人內力,卻無法化為己用,同時也沒能扭轉大理滅亡的命運,那《北冥神功》的秘籍也在兵荒馬亂之中遺失,于是他只能將自己所學的武功寫成一本《吸星大法》的秘籍,并將自己創作這本秘籍的心路歷程寫在秘籍末尾,這秘籍后來一直流傳到《笑傲江湖》時代,被任我行意外獲得。

或許正因為這段劇情過于灰暗,所以金庸才刻意沒交代一燈大師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