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宋江都被除掉了,為何有位好漢卻能一路官至封疆大吏

如果說宋江是作者施耐庵筆下八面玲瓏、內有城府、步步為營的大男主, 那麼朱仝就一定是備受作者偏愛,偷偷開了掛的親兒子。

為何在招安后宋江都倒在一杯毒酒面前,他卻能官至封疆大吏?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宋江是有大理想的野心家。

疏財仗義、濟弱扶貧是他,忠君王、思國事的也是他, 卻未曾想機關算盡的圓夢招安路,反誤了好漢性命。

也未曾料到渴求的人生理想,卻成了恩人朱仝的高光一刻, 或許也真應了那句老話「好人有好報」。

縱觀朱仝的職場生涯,確實是極具智慧的。 在那個群雄爭鋒、各顯身手、大放異彩的時代朱仝便先一步擁有了大局觀

大局觀的第一步:要想出名,先立人設

水滸傳中是這麼描寫朱仝的,「身長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須髯,長一尺五寸,面如重棗,目若朗星,似關云長模樣」。

美髯公為其綽號,在江湖中迅速打造了一個忠肝義膽、義薄云天、英雄俠氣, 頗為各路好漢所敬仰的「小關云長」人設。

大局觀的第二步:借名人造勢也并非易事,有了人設還得讓人設立起來。

朱仝是怎麼做的?

自傷己身放走了劫生辰綱的晁蓋、吳用等人,義釋除掉閻婆惜的宋江,后在押解雷橫途中將其放走,自己選擇回縣衙自首, 被「斷了二十脊杖,刺配滄州牢城」,忠義兩全。

至此實至名歸, 而重情重義的朱仝在被迫上梁山時,自然受到了隆重的歡迎儀式:「晁蓋、宋江引了大小頭目,打鼓吹笛,直到金沙灘迎接」。

士之所爭無非名實,而先后救過兩位梁山領導人的朱仝,在排位中力壓頗負盛名的魯智深和武松,也是賴于其極高的情商和大局觀念。

大局觀的第三步:朱仝擁有高超的自控能力。

朱仝不是一個「任性沖動」之人,明明放走晁蓋和宋江是朱仝和雷橫兩個人都參與了,那為什麼功勞讓朱仝一個人都占了?

雷橫是怎麼做的,看劉唐不順眼,就直接把劉唐抓捕了,事后卻還要跑去晁蓋家里蹭吃蹭喝,辦案路過梁山,還不忘再占點便宜。

「得了一大包金銀下山,眾頭領都送至路口辭別」 太過于見小利和任性,甚至還有幾分挾恩圖報之嫌。

朱仝又是怎麼做的,我們發現朱仝在前期是一直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戲份并不多,不多言語貪功,不多冒失貪名,穩扎穩打,廣結善緣。

要知道功高莫過于救主, 但哪怕在梁山上有救主之功的朱仝也并不搶風頭、博出位,能夠保有自己的本心,成為亂世的一股清流。

朱仝不是一個「急功近利」之人

水滸里為自己造勢的還有宋江, 不同于朱仝的潛移默化、潤物細無聲,肯為救人傷己身的行動派,宋江的做法是「聰明」的,有野心的。

在聚義廳「焚起一爐好香,晁蓋便請宋江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宋江推辭道「若要監執如此相讓,宋江情愿就4。」后面卻又說「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時另行定奪。」

事已至此理應告一段落,卻不然, 宋江轉頭借著接老父上山的由頭,自導自演了一出天命所歸。

利用「九天玄女」為自己造勢強化自己的威儀和神秘感,唬的眾人一愣一愣的,要知道 自古權利的更迭本就偏信「正統正道」「君權神授」。

不得不說宋江這一出是非常聰明的,且將眾人的心理狠狠拿捏,但也就是這過于「聰明」觀罷后深思令人心涼。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之,慎施于人,或許是宋江的虛偽心機, 謀求算計也正是身倒后人走茶涼無人為他報仇的原因吧。

朱仝也并不是一個「全無底線」之人

朱仝的性格是極為穩重、溫和甚至帶點憨厚的,這樣的人物不僅讓梁山好漢們十分信任也頗受小孩子的喜歡。

在刺配滄州之后,由于朱仝長得像關羽,受到了滄州知府的喜愛, 因此并沒有把朱仝當做犯人看待,還留在身邊專門讓他帶著自己四歲的幼兒玩耍。

而宋江想要朱仝加入梁山被拒后,讓吳用和李逵想辦法將其弄上山,卻過于偏激除掉了朱仝看護的小衙內,徹底陷朱仝于不仁不義,無可奈何被逼上了梁山。

但朱仝并沒有就此罷休,上山后拿刀就要砍了李逵, 這也是一向與人為善的朱仝在強硬的向李逵背后的宋江、吳用等人表明自己的道德立場和底線。

除此之外,朱仝還擁有極強的全局觀。

朱仝在梁山好漢招安前都是非常低調的。

在鄆城縣朱仝擔任的是馬軍都頭,也就是騎兵隊的大隊長, 在古代軍隊中騎兵的戰斗力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上了梁山后,朱仝職司馬軍八驃騎兼先鋒使,而八驃騎是梁山僅次于五虎將的作戰部隊。

朱仝在此時仍舊是沒有選擇露鋒芒, 血戰惡戰不出手、攻城劫寨不冒頭、商議大事不吭聲。大戰童貫一言不發,對陣酆美也是做做樣子「賣個破綻,撥回馬頭,望本陣便走」。

但是朱仝卻在梁山招安后給了讀者極大的驚喜, 似乎是知道屬于自己的時機到了朱仝開始大顯身手,大展神通,征討遼國時拿下敵軍大將曲力出清。

接著在征討方臘時,朱仝于陣前除掉飛云大將軍茍正、擒獲飛熊大將軍徐方,立下赫赫戰功。

在睦州又除掉元帥譚高;后隨劉光世大破金兵,成為了上馬管兵、下馬管民的一方節度使,走向了自己的巔峰人生。

朱仝的全局觀是使得他在官場中如魚得水的關鍵,他非常明白,什麼時候是「小打小鬧」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即可,什麼時候是「寸土必爭」應該鋒芒畢露的。

不得不說在這點上朱仝做的極為成熟妥帖。

整個梁山上層領導圈子里流傳的是深深的「 官本位權本位」思想,而在這一思想的影響下勢必會走上招安路。

朱仝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最大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沒有引起朝廷的過多關注最后才能成功洗白。

人在江湖總是身不由己的但是朱仝卻能最大程度的保有自己的本心, 風卷江湖雨暗山,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只有堅持自我才能在風雨飄搖中巋然不動。

水滸管窺人生,你我皆在江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