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7000元租下山村小院20年,年輕男子辭職隱居深山7年,喂雞種地曬太陽,過著嚮往的生活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于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于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于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比如張二冬。

當你清晨匆忙出門,在捷運上昏昏欲睡時,張二冬正在欣賞終南山上含苞待放的野菊;當你中午邊吃午飯,邊要應對客戶時,張二冬正在杏樹下聽風小憩;當你加完班,伴著黑夜趕回家時,張二冬正在圍爐飲茶,聽蟬看書。

01終南山上,雞鴨鵝狗貓,柿子黃瓜和芭蕉

2014年,27歲的張二冬背著僅有的行李和幾塊畫板,在父母和朋友的不解中,獨自搬到了終南山上,開始了山居生活。第二年年初,他把自己的山居生活記錄成文字發佈到網路上,24小時內,閱讀量超10萬+,隨後又被800多個公號轉載,成為當年的大熱文。

張二冬也隨之火了一把,有讀者留言羨慕他的勇氣和愜意的生活,也有人斷言他一定會下山。

轉眼七年過去了,當年的留言者也許早已忘記了曾經的斷言,二冬卻依然生活在終南山那座小院裡,過著與世無爭,灑脫自如的生活。

五隻雞,三隻鵝,三條狗,兩隻鴨,一隻貓,一個人,一行十五口,組成了「秦嶺動物園·家禽和家畜館」,在空寂的終南山上,顯得格外熱鬧 七年的山居生活,是返璞歸真,親近自然,也是農耕細作,身體力行。

每天清晨,第一縷晨光照入窗內,略帶寒意,公雞履行著最基本的職責,報響了山中的第一聲鳴啼。

「秦嶺動物園」的成員們開啟了新的一天,雞鴨鵝在院中來回游走,狗子們你追我趕相互撕咬,慵懶的貓兒還窩在牆角裡,遲遲不肯起來。

沒過一會兒,二冬趿著鞋,慵懶地走入自己的「王國」,熟練地拿起水管澆灌著院內的花草果蔬,嘩啦啦的水流聲,在寂靜的院內顯得格外清脆悅耳。

初上山時,二冬就在院裡給自己開了一塊兒菜地自給自足,紅彤彤的番茄、綠油油的黃瓜、翠綠綠的燈籠椒……是入口清甜的食物,也是生機盎然的觀賞物。

房前既有爭奇鬥豔的鮮花,也有氣質優雅的芭蕉。

在一派渾然天成的和諧中,二冬棲息在只屬于自己的詩[性☆生☆活]間,回歸山野,春耕秋收,與山水和動植物相伴,二冬反而像個客居者,窺探著自然的秘密,試圖用文字和畫筆記錄下他的發現。

春天應時開放的花;

夏日黃昏裡的蟬鳴;

深秋樹上搖搖欲墜的紅柿;

寒冬白雪中的一抹彩色,都成為了他眼中詩[性☆生☆活]的一部分,只道是一年四季皆有文章。

02人就像房子的心臟

張二冬,是二冬的真名,因為哥哥叫張大冬,他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張二冬」。

他與終南山的緣分,還要從大學時期說起。二冬來自河南,在西安美術學院油畫系讀的大學,大學軍訓時,他就初次領略到了終南山的壯美。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到山上找朋友玩,發現了一個廢舊的老宅,因為從小生活在鄉下,這個小院就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在臨近畢業前,二冬終于找到了院子的主人,以4000元(約合新臺幣17000元)的價格租下了20年的小院使用權,這筆錢還是找他叔叔借的。

畢業後,二冬回到河南老家,帶了兩屆大學聯考美術班,每天朝九晚五,上班下班,帶的學生一批又一批,而自己卻沒有任何變化,這讓他的內心產生了恐懼和危機感。

于是,他決定辭去穩定的工作,隻身前往那個等待自己已久的院落。

闊別三年,老宅變得更加支離破碎,二冬揣著這兩年來積攢的全部積蓄,開始了小院的改造計畫。

拆牛棚、打地基、鋪院落、刷牆、鋪地、改造窗戶,二冬和工人們一起和水泥、搬泥磚,看著小院一點一點出落成內心的模樣,別提多高興了。

屋內一張古樸寬大的工作桌,配上簡約古風的花瓶和桌布,牆上懸掛著親手繪製的油畫,在這一方天地間,就是二冬的全部世界。

人就像房子的心臟一般,二冬的到來,讓這個老宅變得生機勃勃,他從孤身一人,變成了滿院蔬果飄香、雞鳴犬吠,他卻獨自沉浸在這份「超凡脫塵的平淡」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但是,他的行為最開始在別人眼中卻屬于異類。

村裡人,看著他年紀輕輕的跑到山裡來,為此表示嘲弄;父母,看著他不去工作,啥也不幹,為此表示擔憂。

但是,只有二冬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

于是,他堅持過著理想中詩性的生活,漸漸感染了更多的人。

現在,村民會親切地說他是二隊的冬子;母親會經常帶著侄女來山中避暑,久久不願離去;朋友閒時來與二冬小聚,喝茶飲酒,寫詩作畫。

而二冬的文字,也讓更多遠方的朋友了解到他的山居生活,讓人好生羨慕不已。

終南山的小院,好似別人眼中的避世之所,而它僅僅是二冬的家。

03如果那些詩性的東西不重要,生活還有什麼重要的呢?

二冬的山居生活固然安逸美好,但也少不了煩惱。

夏日裡的蚊子飛蟲,寒冬裡熄滅的火爐,狡猾欺人的老鼠,誤入梁上的野蛇,平淡的山居生活,總是會被突如其來的事情打破原本的寧靜。

而真正讓山野蟄居變得艱難的是,從內到外空蕩蕩的孤寂、悠悠的獨。

喜歡安靜和備受空寂是兩種概念,當一個人長期獨自生活在荒山野嶺之中,從原本的新鮮感,到感受寂寞、恐懼和被遺棄,考驗的是耐力,也是一個人的忍受力。

也許,有些人天生就適合山居生活,回歸田園的7年內,二冬有了更多的時間去思考生活,思考那些他不曾來得及想明白的世界,甚至在無形中改變了他的心態。

慵懶的夏日午後,在杏樹下的躺椅上,閉目養神,微風吹動樹葉刷刷作響,近處傳來蟬鳴,遠處傳來鳥叫,陽光透過樹葉撒在身上,二冬不禁地反問道:

「如果那些詩性的東西不重要,生活還有什麼重要的呢?」

這些年,他偶爾回到駐馬店,他在自己的文章中這些寫道:

「小時候覺得駐馬店,是個很土的地方,平原麼,除了土就是鄉土。不像信陽,山山水水的,最近這兩年回駐馬店,卻是頻繁被驚豔。後來我才明白,世界的大小和美好,不是地域和行走的邊界決定的,而是認知深度和寬度。」

七年的山居生活,他有了與自己對話的時間,也有了與自然對話的機會,即使有朝一日他離開了深山,依然會帶著對世界的敏銳感知力,踽踽前行。

也有人曾問他,打算在這裡住多久?

但是,二冬卻無法給出答案,因為連他自己都沒有做過長遠的打算。

也許他會搬到更深的山裡,體會著「整個夏夜沒有一點聲音,只有王剛哥(一種鳥)在那叫,空谷幽蘭,萬籟俱寂裡面有一個你,孤獨的清澈感」,這是多麼美的一幅畫啊。

我們總以為,詩在遠方,但其實,遠方沒有詩,真正詩性的東西在生活中間,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煙火氣間。有時,我們缺少的只是一些勇氣和能夠發現美的眼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