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攝影師隱居深山過原始生活,徒手建26㎡小木屋,每天只工作2小時

每天都要在擁擠的捷運、逼仄的格子間掙扎,在都市忙碌的同時,你有想過乾脆拋下現在的生活,找一個清淨開闊的地方安居嗎?即使有這種想法卻往往有各種羈絆而不能實現,今天要介紹的這位台灣攝影師敢想敢做,他不僅到野外安居,居住的小木屋還是他現學造出來的。

年過40的陳敏佳,選擇搬到遠離城市喧囂的山林裡,自己造房自己住,小一點反而更合心意。

屋前是他開墾出來的菜地,自己種的紅蘿蔔小土豆,就算沒有市集上買的這麼美觀,吃起來也很滿足。

房子雖然小,但東西放得滿滿當當的,很有家的感覺,狗狗好像也很喜歡呢。

屋前找兩棵樹就能做吊床,坐上去什麼都不做,只是發著呆,感受傍晚樹下的陰涼,似乎就已經足夠美好。

衛生間裡放著檜木做的浴桶,濕冷的冬天泡一個熱水澡,或者夏天的夜裡一邊泡澡一邊看星星,都是從沒有感受過的舒坦。

這樣的生活看著讓人忍不住嚮往,但貼近自然雖然美好,卻也藏著無比現實的不便利。

有水有電在城市裡是稀鬆平常的事,但在這裡就要自己想辦法安裝。

在城市裡可能關上門窗就不會有蚊蟲,但在這個屬于它們的世界,和諧相處需要智慧。

為了過上自己嚮往的生活,陳敏佳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建了這棟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屋。

不停地學不停地改,他的建築師和設計師朋友給了無數意見,才有了現在順眼的樣子。

他真的用雙手創造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在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屋,一住就是5年,而且還越住越喜歡。

陳敏佳是一個攝影師,他關注城市,那些在不堪的環境裡,仍堅持努力前往夢想途中的人,是他鏡頭下最美的風景。

同時,他也嚮往山林。在台灣這座島上,有268座超過3000米的高山,可絕大多數人的生活,卻都和山林離得很遠。

陳敏佳作品《島嶼森林》截圖

人到中年,可能真的會想通很多。他去尼泊爾徒步,在7、8千米高的群山間,看到森林,看到草原,也看到峰頂的終年積雪。

他去北歐的極寒之地,遇上漫天漫地的大雪,在惡劣的環境裡,學會和自然相處。

他漸漸迷上登山野營,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生活可以打包進一個背包,過夜也只需要一頂賬篷。他過得很簡單,卻比在喧囂城市的大房子裡,生活得更開心。

那之後,他開始考慮從市區搬出來,尋找一種自己想要的山居生活。

當然不是隨便找個村落隱居,這太形式主義。

他想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于是去各處看,考慮距離考慮價格,最終在離市區50分鐘車程的北海岸,選中了一個地方。

他並不是打算放下以前的一切,而是換一個讓自己更滿意的住處,過一種更平衡的生活。

這裡有山有海,有溪流有溫泉,在陳敏佳眼裡,是理想的住所。

但找好地方只是成功的一半。

從來沒學過建築設計的陳敏佳,雄心勃勃地想要自己親手蓋一棟房子。

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好在他有不少建築師、設計師朋友,為他提供了不少場外支援。

但理論和實踐畢竟不同,許多細節還是要靠自己摸索,有時候還得上網查詳細的步驟,一點點學。

好在最後,陳敏佳做到了。

建房子用的木材和鐵架都是從山外運進來的,山路很窄,貨車進不來,是他自己開車一趟趟搬好。

陳敏佳還很在意細節,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和周邊的自然環共生。隱居聽起來美好,但現實永遠是存在問題的,好在他沒有被理想與現實的反差嚇退。

比如,木地板背面和房子的外牆都塗上竹炭焦油,這是用來防蚊蟲的。

所有的窗戶,都安裝上又通風又防蟲的不銹鋼網。

還把會發光的燈條貼在玻璃窗外側,這樣天生趨光的昆蟲,就會留在窗外,而不是一個勁想沖向屋裡的頂燈。

而且,世界上其實沒有那麼多百分百完美的桃花源,要知道,木屋的周邊環境雖然美好,但卻是在一年有兩百多天都在下雨的北海岸,其實並不算宜居。

陳敏佳倒是覺得, 人們應該在既有環境裡找到最有樂趣的生活方式

所以,他在屋子裡放了檜木泡澡桶,非常適合潮濕的氣候。

冬天,可以把爐子搬進房裡,燒著柴,既暖和,煙霧還能驅蟲而小屋在樹木的蔭蔽下,即使是烈日高溫,也有絲絲涼意,用不到空調。

這是一個百分百屬于陳敏佳的房子,大門門把是可愛的麋鹿造型,是他從瑞典帶回來的禮物。

室內掛著各種各樣的礦燈汽車燈,這是熱愛登山露營的陳敏佳冷門的收藏癖好。

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陳敏佳建好了木屋,但他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一點點把它變得越來越完善。

從只有屋頂和輕鋼柱的簡易工寮,到釘上杉木板,建起隔間和夾層,變成了一棟像模像樣的房子。

原來亂七八糟的儲物間,也被他收視乾淨,放進桌椅和電腦,變身舒適的攝影工作室。

除了進城工作,平常待在山裡的時候,他會給自己設定兩個小時的工作時間,用來剪影片、做後期,工作完成後他就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除除草、吹吹風、登山,或者乾脆就安靜地泡個澡。

陳敏佳想著,或許再過幾年,他還能養雞、養蜂,做出更精緻的木傢俱,讓小木屋更完美。

以前的陳敏佳,為了支付市區裡工作室的高昂租金,一天可能要埋頭工作14個小時。

現在除了進城拍攝,回到山裡之後,他會給自己設定兩個小時的工作時間,用來剪輯、做後期。

完成之後,就是屬于自己的時間啦。可以開心地出去砍柴,騎山地車,或者只是在木桶裡泡個澡輕鬆一下。

以前工作忙,吃便當比較多,在工作的短暫間隙點個外賣,只要飽腹就可以。

搬到山裡之後,卻更感受到了烹飪的樂趣。

陳敏佳喜歡在屋外的空地上砍柴生火,可以招呼幾個朋友一起過來,吃一頓自製的牛排。

又或者從退休的船長那裡買幾條新鮮的馬頭魚,看下路旁的竹枝做簽字,魚只要插在土裡,讓爐火慢慢烤熟就好。自己認真做飯、認真吃飯的滿足感,是外賣給不了的。

年輕的時候,陳敏佳也曾覺得買房買車才算是成功的人生。但現在,當他的目標不再是物欲上的滿足,而是心態上的自足, 他覺得自己活得比任何時候都更自由

陳敏佳的住房改造,並沒有收尾,他又有了新的主意,想在屋裡做個能排污水的生態池,還想在旁邊的坡上蓋一個樹屋。

讓自己的小房子變得更宜居,是他新的樂趣。

我們或許沒辦法過上像他那樣的生活,每個人都有不能輕易捨棄的羈絆,但是,你如果想要改變眼前的茍且,就要拿出勇氣去實現。甘于平凡,但拒絕平庸,在踏出第一步之後,你會發現之後的一切,都是你生命裡自然而然的選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