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讀水滸傳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楊志賣刀中,還藏著難言的人生真相

一、《楊志賣刀》中的兩個問題

「楊志賣刀」是《水滸傳》中的名篇。五侯楊令公之后,青面獸楊志,為了重回大宋體制,帶著金銀珠寶來到汴梁。結果錢花光了,事卻沒辦成,被高俅羞辱而出。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楊志無奈這才當街售賣祖傳寶刀!

所謂人若倒霉,喝涼水都塞牙,楊志又遭遇到了汴梁潑皮圈內的頭號人物,綽號沒毛大蟲的牛二糾纏,兩人起了爭端,最終楊志忍無可忍除掉了牛二。

這便是楊志買刀的大致經過。故事很經典,但有兩個問題,卻必須要捋清楚。

其一:必須點贊下楊志,淪落至此卻還堅持走正路,而不是沖冠一怒,入綠林當好漢。或干脆把自己的不幸,放大到更弱者身上。所以楊志擔得起 「正人」 這評價(金圣嘆點評)。

其二:對汴梁官府提出批評。牛二不是沒人告,壞事惡事一籮筐,汴梁官府卻愣是懲治不了!反而讓他名氣更大,更沒人敢惹。若牛二這種人如此橫行,就等于把好人、正人擠兌得無路可走。楊志出動奧牛二的深層次原因,就在于此。

同時這也是《水滸傳》的總基調,金圣嘆說得一針見血:亂自上做。從高俅發跡就開始了,廟堂上坐著高俅,民間里橫行著牛二,怎一個亂套。捋順清這兩個問題,也就理解了「楊志賣刀」的本質。

二、難言的人生真相

但問題卻依然沒解決,那就是楊志的處理存在大問題。比如被許多人指出了,楊志拳腳功夫完全碾壓牛二,揍個半殘就成了,何必一刀除之?

其實這個問題中,就藏著《水滸傳》那難言的人生真相,概括說來就一句話: 生存環境決定人生選擇。

楊志是名門之后,他對上層的各種規矩都了然于胸。比如高俅羞辱他時,說得那叫義正言辭,無懈可擊,為何楊志卻大罵高俅「 忒毒了」?

就在于他錢花光后,「 方才得申文書,引去見殿帥高太尉」,這句太關鍵了。也就是說,楊志明白如何運作,已經準備足的財寶。如今都花光了,得到了跟高俅的見面機會,按規矩來言就證明:高俅點頭了,事成了!來走個過場罷了!

結果高俅卻羞辱于他,這就是妥妥的「另要價」,而楊志卻已經無法滿足了!這段就等于變相告知讀者:高俅更黑、更貪,是帶著一頂太尉帽的「大蟲」!故而楊志這才要罵高俅。

就這樣,楊志被高俅一腳踹到底層江湖,猛然面對牛二這種極品潑皮的人,如何要求他處置得當?必然是各種不適應,這才被牛二牽著鼻子走,一次又一次試刀——這種情況反過來說就是:一位平頭百姓,遭遇位高權重者,他能懂人家的套路?

這種事在《水滸傳》里多了去了。史進為幫宋江攻打東平府,入城找自己相好的,娼/妓李瑞蘭。結果史進卻被人家賣了。而吳用一聽這事,就告知宋江:史進慘了。宋江那麼人精,卻也不明白。

吳用這才道:「 兄長欠這些主張。若吳某在此,決不叫去。常言道:娼妓之家,諱‘者扯丐漏走’五個字。得便熟閑,迎新送舊,陷了多少才人。更兼水性,無定準之意,縱有恩情,也難出虔婆之手。此人今去,必然吃虧。」是不是一個道理?

還有楊志,經過這些江湖風雨后他開竅了。丟了生辰綱后他跑路,來到曹正那里吃霸王餐不算,還豪橫跟人家動手。

此刻的楊志,還有賣刀時的凄慘嗎?沒了吧——凄慘,是因為他不適應,不了解。豪橫,是因為他懂了底層江湖的生存法則!

倘若還沒明白,那我們假設一下。如今不是楊志賣刀,而是換成了武松或宋江。也就是說,當牛二遇到武松或宋江后,將會是一種怎樣的人生選擇呢?

三、遇到武松的結果

首先是武松!他是底層的草根好漢,年輕時由于打傷了人,而逃到了柴進府避難。也就是說,牛二遇到武松,就變成了兩位「草根狠人」之間的碰撞!

牛二遇到楊志時,他是—— 搶到面前,就手里把那口寶刀扯將出來,問道:「漢子,你這刀要賣幾錢?」

如今遇到武松,牛二想復制這種情況,只能四個字:想都別想!以武松對底層的了解和其性格來言,他能讓牛二扯出刀嗎?那就不是武松了!必然會閃過,當然現在就揍牛二,也不可能。武松雖狠,但做事卻一貫要師出有名。

牛二扯不出寶刀,以他潑皮且橫慣了的性格分析,必然是大怒。這一下子,就等于進入到了武松喜歡的節奏了。因為牛二還會來搶,甚至辱罵武松。這時就輪到武松表現了。

以武松的拳腳功夫,不把牛二揍個七魂出竅是不會罷手的。那麼牛二此刻,就有了兩種選擇,其一,玩命到底,其二,求饒。

第一種基本上可以排除,只能是第二種。啥叫潑皮?欺負老實人,且不要臉皮,最愛玩滾刀肉,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有好處可撈」。

若一旦遇到真正的狠人,必會「識時務者為俊杰」,甚至還能玩出「打不過,就交朋友,拜大哥」的套路。

所以,牛二遇到武松只能有一個結果,被武松揍得「三魂出竅」后,用剩下的那「四魂」趕緊求饒保命。

而武松也絕不會一刀除之。武松喜歡揍硬漢,求饒了,那就拉倒。若是誓4不求饒,武松反而還會敬佩,想跟他交朋友。但牛二是潑皮,絕不會有這種骨氣。

這就叫一物降一物。之所以牛二能被武松降服,就在于兩人處于同一個生長環境,對方是啥人,啥套路,彼此門清。牛二能滾刀肉到讓官府都對他沒脾氣,卻最怕武松這類人。

這也是武松,能在十字坡輕松過關,并降服孫二娘的原因,魯智深為啥卻中招了?

這沒辦法,這個大和尚,生存環境太簡單,不是軍營,就是寺廟,看誰不順眼,不是罵就是打。又一直心懷大慈悲,保護弱者,尤其是女性,所以在孫二娘手里栽跟頭了。

四、遇到宋江的結局

首先必須要說明,宋江絕不會賣刀。若這個見高俅的機會給了宋江,那麼當高俅羞辱宋江時,他必然會毫不猶豫地,連忙把這口祖傳寶刀,獻給高俅。須知,高俅除了蹴鞠踢得牛外,還有一大愛好,那就是「愛刀」。

林沖買刀時,就曾說過:「 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寶刀,胡亂不肯教人看,我幾番借看,也不肯將出來。

現在是不是更能理解,這個《水滸傳》中難言的人生真相,「生長環境決定人生選擇」了?宋江家里有屋又有田,在鄆城當小吏,黑白通吃。

宋江做出的任何選擇,都基于自己所處的「生長環境」。既,揣摩巴結上層,結交江湖底層,如此他的「小吏」,才能干得出彩和順心。若宋江沒事就得罪江湖好漢,那對不起,沙官是造反,還不敢。可沙「吏」(朝廷體制外)卻沒那麼嚴重。

這就是為何筆者斷言,宋江必會把寶刀獻給高俅。如此一來他人生愿望就實現了,宋江才不會,跑到街頭賣刀來呢。他沒有楊志身上的,由于生長環境導致的「正人之氣」。

也許有讀者會較真,就讓宋江遇到牛二又會怎樣?那牛二必會被宋江玩慘。因為牛二和李逵,是不是有股子相似的勁頭?

李逵被宋江,十兩銀子就輕松收服。所以,若牛二,把那口寶刀扯將出來,問道:「黑胖子,你這刀要賣幾錢?」

宋江就算身上一分錢沒有,也絕不會跟牛二動手,而是會出現兩種選擇。

其一,宋江一番言辭,把牛二忽悠都找不著北,把牛二導入自己所擅長的環節內,這叫「知識碾壓」,也就「揚長避短」。如此一來,牛二就成了宋江的菜。

其二,宋江在江水中,面對張橫詢問,吃「刀削面」,還是「餛飩」的場景,就會出現了。

磕頭求饒這種事,是為了日后揚眉吐氣。既可以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也可以是,用一把寶刀,最終收服一位死心塌地,替自己賣命的心腹。照樣賺大發了!

這其實就是高俅,為何非要弄死宋江的原因。

​宋江和高俅,本質上屬于同類人,共同的特點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蔡京的生長環境決定了,他不懂宋江的可怕,童貫也一樣,唯有經歷過底層江湖的高俅最懂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