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史進、西門慶和宋江的經歷,這才知道,好漢們不好色的原因

相信讀過《水滸傳》的朋友大概都有那麼一個印象,水滸傳中 108個好漢雖然因為各色各樣的原因被逼上梁山,但并沒有哪個是因為鬧出的桃色緋聞被逼上的梁山。

而且上了梁山之后在他們之間更是流傳著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便是不近女/色,否則會影響他們梁山好漢的威名。所以此后這水滸的故事越講便越是男性的天下,連女性角色都越發的少見了。

不過不知道有沒有人感到好奇,這梁山好漢明明都是一幫正值壯年的漢子,為何他們大部分都不好色?或者說大部分人都沒有娶妻生子的想法呢?

其實也不然,他們以前有沒有還真不好說。但等他們上了梁山聽聞了史進、西門慶、宋江等人的經歷后或許就該慶幸自己沒受過女/色/蠱惑,日后也要先把娶妻任務放一放再說。為何會這麼說呢?因為這三個人的教訓實在是太過慘痛,讓這108位好漢都成為了驚弓之鳥。

史進

首先來說說梁山排名第23位的好漢史進。史進為人仗義,一腔熱血,更想著能在梁山泊闖出一片名堂。

后來他跟隨宋江攻打東平府時,還給宋江獻上自己的妙計。他說自己在個東平府認識一個叫做李瑞蘭的娼妓,曾經是自己的老相好。如今攻城之際自己可以再次利用上她傳遞城內情報,做個里應外合之勢必能事倍功半。

對于這樣的計策宋江并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全權交由史進自己去處理了。 至于史進也依計劃行事,偷偷潛入城內找到李瑞蘭,并將自己計劃和盤脫出,希望李瑞蘭能配合自己

也不知道史進是真的把李瑞蘭當成自己人,還是他覺得一個女人壞不了什麼大事。總之,他就是莫名相信了李瑞蘭,覺得她看在往日情分會幫自己一把。甚至他都想好等事成之后帶李瑞蘭脫離妓院,跟著他做壓寨夫人去。

可顯然史進這次是大大的失策了。李瑞蘭雖然是一介娼妓,但在官府和土匪之間的大是大非問題上還是分得清楚的。外加她們這種女子每天迎來送往的,看人下菜的本領更是一套一套的。

李瑞蘭對史進并沒有感情可言, 當史進跟她提出自己的計劃后李瑞蘭先是假意答應。回過頭來便告訴老鴇,之后大家一商議還是選擇了報官

乃至于史進二度來找李瑞蘭,就被官府來人一把摁倒在地。可憐的他到最后都不敢相信出賣自己竟然會是李瑞蘭,畢竟自己千算萬算、左防右防最后竟然是被一個女人破壞了計謀。也不知道該說這是他的天真,還是他的疏漏。

而在這件事的中間其實還有個小插曲,就是史進還未開展計劃時,宋江曾把他計謀告知吳用。吳用一聽此法就深感不妙,畢竟「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更何況這女子還是娼妓一流的更不得信用。

但吳用的提醒為時已晚,史進果然不出所料栽在女人的手里。此時吳用還能說些什麼呢?總之,經此一遭讓整個梁山山頭都心頭一緊,「 女人如猛虎」的確不可信啊。

西門慶

這女人除了讓梁山好漢吃虧外,更讓世間留戀花花草草的男人犯下大忌。

比如這陽谷縣西門慶,原本他只是當地藥鋪一個商人,雖不是什麼本分老實人但好歹是個有營生的小財主,不至于餓到,也不至于惹上什麼仇家。 而他偏偏一日在街上走路上時遇到不慎將晾衣桿落在他頭上的潘金蓮。此后就開始一段孽緣

倘若他沒有遇到這俏媳婦潘金蓮,倘若他不去貪圖人家美色和其糾纏不清,大概也沒有之后的戲碼,更不會心生歹計讓潘金蓮除掉親夫。

然而壞事做盡的他也沒有落得什麼好下場。為兄尋仇的武松在潘金蓮處套出真相,隨后便在獅子樓找到正在尋歡作樂的西門慶。一頓毒打后,西門慶被武松從酒樓的樓上扔下,當場除掉,其頭顱后來還被武松割下拿去祭拜武大郎墓前祭拜。

雖說這西門慶是自己沾惹上偷/腥之事,還喪盡天良謀害人命,本該4有余辜,但是換個思路想象,西門慶打從一開始如果愿意老實本分做他的生意,不去貪戀這美色大概也不曾會有之后的結局。

尤其這事放在當事人武松那里更是給他敲響警鐘, 未婚女子碰不得,已婚女子更是不得碰。這不,就因為他嫂嫂的事情,不但害了大哥武大郎,還把自己搞的身背兩條人/命,不得不被逼上梁山。

宋江

無獨有偶,諸位好漢的大哥宋江逼上梁山的故事又何嘗不是和自己的妾室有關呢?

宋江有一外室叫做閻婆惜,一開始兩人的關系還算恩愛。但宋江一個直男,既不會哄老婆,又不會天天跑閻婆惜那里去過夜。搞得閻婆惜的態度對他漸漸冷淡起來,要不是貪圖著宋江有份俸祿可以養自己,大約這兩人的日子也該散伙了。

但閻婆惜的母親堅決不同意兩人分手,畢竟這長期飯票的女婿可不好找。為了撮合兩人她干脆親自去街上找到宋江,不由分說把他留在女兒家過夜。但兩人依然沒有和好的意愿,宋江只能尷尬在閻婆惜處和衣睡了一晚,結果第二天走得匆忙又差點誤了大事。

怎麼回事呢?原來這宋江在前日剛收到托人送來的書信,來者是受晁蓋所托感謝宋江當初通信報喜,讓晁蓋如今在梁山站穩腳跟了。結果就是這信, 宋江還沒來得及收拾便一同帶到閻婆惜的家里,隔日起床時還落在她家

等著宋江走到半路時,突然感到信件遺落,大事不妙,等他匆忙回頭去找時正發現閻婆惜在讀著他那封信。

閻婆惜雖為一介女流之輩但心術也未必正派,她知道了丈夫和山間土匪關系后以此為把柄要挾宋江,試圖為自己撈點好處。

但宋江哪里會受她威脅, 兩人在爭執時宋江失手除掉閻婆惜,隨后便只能回家隱藏起來。后來在流亡路上才結識武松等人,幾人經歷風風雨雨才開始踏上梁山之路

要知道這宋江本是公職人員,前途可以說一片光明。雖說他與晁蓋等人私交匪淺,但兩人關系只存在暗處。

倘若不是閻婆惜挖出他們的秘密,也不至于讓宋江撕破臉皮還背上一條人命,最后不得不步上兄弟們的后塵上了梁山。

小結:

所以,這事情擱在其他人身上不好說,但這水滸里的人物要是哪個惹上女子怕是也要搞出一身災禍在身上。果然這「不近女/色」道理言之鑿鑿,不可不信啊。

想想也是,這梁山好漢誰也不怕,估計唯獨就怕這女人壞事。因此在多位梁山好漢的故事里都看不見他們和女性有什麼交集。

晁蓋從來都獨來獨往,從未聽聞身邊跟過什麼女子。吳用、武松精明,不會再信女子;魯智深、李逵一介莽夫,更是不懂女/色溫柔之鄉。就連盧俊義、柴進等人的故事中也未見有女性摻和。

大概有了這些前車之鑒,大家對女性是敬而遠之。上了梁山之后大家最默契的一條便是:珍愛生命,遠離女/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