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的巔峰是李白和杜甫,可是詩仙和詩圣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呢?

在古代的文化里,除去那些拗口的百家爭鳴文集,最能讓大家產生共情的就數那些詩歌了,而唐詩或許就是大家心目中最牛的存在,作為唐詩里面最頂尖的人才,不得不提幾乎同時代的李白和杜甫,一個當世最牛,一個后代詩家推崇,分水嶺就在宋朝,這其中的區別,你知道在哪嗎?看看他們的《少年行》或許就知道了。

「謫仙人」李白

唐朝有三絕,分別是「裴旻的劍舞,張旭的狂草和李白的歌詩」, 李白作為一個生活在盛唐的詩人,筆下處處都是大唐的包容和文化的自信,只有那樣的土壤才會培養出仙人的詩句,讓大家都崇尚那樣的時代,「夢回盛唐」就是大家想要回到仙境里去生活,如果沒有李白的詩句,或許大家只能看白居易想象的盛唐。

李白是一個什麼樣的仙人呢?是一個「五歲誦六甲」,十五歲已經能夠讓人稱頌的詩人了,在二十四歲的時候「仗劍去國辭親遠游」,開始了自己的俠客生活, 李白也有一個武俠夢,在《俠客行》里說「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去到長安之后,賀知章拿到他的詩作說他是「謫仙人」。

李白在玄宗皇帝的身邊,每日就是飲酒和作詩,既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這樣的恭維,也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不滿和牢騷,最終 被皇帝賜金放還,去做那個「手可摘星辰,恐驚天上人」的爛漫詩人了,李白的一生是純真爛漫的生活,才會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仙人之語。

「少陵野老」的杜甫

要說生活的時代,杜甫僅僅比李白晚出生十二年,也是經歷過盛唐的人,要說出身, 杜甫是出身「京兆杜氏」,雖然不如五姓七望的家族,但也是當時首屈一指的大族之家, 按說應該是有著更好的未來的人,也更應該對生活充滿樂觀,可他的詩和身份卻相差非常之大,處處顯示著郁郁不得志和對現實的諷刺。

杜甫的詩總是追求格律美和現實感,少了一絲的想象力,讓大家讀起來就像看紀錄片一樣,不像李白的詩那樣天馬行空就像水墨畫一樣,這或許和杜甫從小的生長環境以及家庭教育有關,而與當時社會的整體風氣相悖,沒有大唐的那種氣象,而 在宋朝之所以更受尊崇,或許是宋朝的局部統一沒有像大唐那樣的四海歸一。

杜甫在說「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時候,讓宋朝人感受到的就是幽云十六州的無情遙望和澶淵之盟的屈辱, 終宋一朝都一直有人提北伐和強兵,杜甫說的「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是多少宋朝文人心懷的夢想,他們之間或許更有共情的一面。

共同少年行

作為李白的小迷弟,三十歲的杜甫和李白相遇, 李白天生的那種爛漫性格,吸引著杜甫和他一起尋仙訪道,有了攜手日同行的兄弟情誼,只是一個憂心忡忡,一個浪漫灑脫,本質上也不是一類人,最終還是結束了共同的尋仙生涯,各自安好奔走天涯。

李白的《少年行》是「擊筑飲美酒,劍歌易水湄,少年負壯氣,奮烈自有時」,生活處處不離酒,生活處處有激情,還有著 「五陵少年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落花踏盡游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的鮮衣怒馬,李白的仙氣在酒香中更顯飄逸,一掃青春的稚氣,讓少年有著英姿勃發的朝氣。

杜甫的《少年行》說「馬上誰家白面郎,臨階下馬坐人床,不通姓字粗豪甚,指點銀瓶索酒嘗」, 這里的少年更多是那種稚氣未脫的樣子,也沒有李白筆下的那種豪情, 更加追求那種穩扎穩打的按部就班,沒有了對生活的激情和少年的豪情,似乎沒有盛唐的那種萬國來朝的氣概。

結語

一個仙人說話時到處是仙氣飄飄,一個圣人說話一直是格律滿滿,一個是可以復制的圣人,仙人卻只能去臨摹,不可能會被超越,這中間的差距巨大;生活之中,大家或許最羨慕的就是那些天賦異稟的人,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像杜甫一樣勤奮的人,為了自己的聲名去奮斗著,至于那種高低之分,只是見仁見智的事情,并沒有統一的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