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紫海膽入侵美國,6年數量暴漲1萬倍,美國人民可能需要中國胃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芸芸眾生,眾口難調

文/天空之城團隊

 

在美國的西海岸,有一種生物正成為民眾的噩夢,那就是紫海膽,從加利福尼亞到阿拉斯加的沿海海域,都被紫海膽給「佔領」。這種毛絨絨的、看著挺有趣的紫海膽,已經成為美國西海岸最令人頭痛的生物。

紫海膽是什麼

海膽是海洋中一種非常古老的生物,奧陶紀早期地層中就發現了海膽綱生物化石,海膽幾乎全身封閉在球形或盤狀的礦物質外殼裡,外殼表面佈滿防禦性的棘刺和叉棘,而紫海膽主要分佈在我國浙江、福建、廣東、廣西和海南沿海,是我國東南沿海的重要捕撈品種。

紫海膽是一種雜食性生物,幼體期攝食角毛藻、單角刺藻等浮游藻類;而到了稚海膽和幼海膽階段則攝食底棲矽藻、幼嫩的大型海藻和有機碎屑等;成海膽主要攝食馬尾藻、裙帶菜、羊棲菜、石花菜等大型藻類(對海藻的吸收率為03 %一40 %)。以管足和鉗棘搜集食物,以咀嚼器內的齒將食物磨碎後再吞咽下去。

紫海膽的繁衍能力非常強,它屬於卵生動物,一年生產兩次,但每次產卵就可以有400多萬粒,它們的再生能力很強,棘刺和其他外部器官損傷後都能再生,殼的裂痕和斷口也能很快恢復。

紫海膽侵入美國

而紫海膽在侵入西海岸之後,可以說到達了天堂,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擁有世界上最多產的海藻森林,從巴哈北部一直延伸到阿拉斯加的寒冷水域。加利福尼亞海岸擁有促進海藻生長所需的理想條件,特別是在 蒙特利

在湧升流豐富營養鹽的滋潤下,巨藻可長於60米以上,葉片基部的氣囊,使海藻能向海面上延伸,形成巨大的海底森林景觀。

海底巨藻森林被認為是地球上最豐富多彩、最具活力的生態系統之一,它就像一個巨大的建築群,為大大小小的生物們提供了安全的庇護所,也吸引許多生物前來覓食與繁殖。

除了生物營造安居的樂土,海藻在生長發育中還能將無機鹽轉化為有機物,起到淨化海水的作用;同時,海藻根部發達,可以固定海沙,穩定周圍基質,在海洋風暴的惡劣氣候下,海藻森林可以減弱水流對海灣沿岸的衝擊。海藻森林最大的自然「天敵」就是海膽。海膽是嗜吃海藻的無脊椎動物。

在紫海膽剛到達美國西海岸的時候,雖然是外來物種,但是海藻森林中的向日葵海星會捕食紫海膽。從而控制紫海膽的數量,但是隨著人類對生態的破壞,2013年,「海星損耗病」爆發,從墨西哥到阿拉斯加,這種疾病已經導致20多種海星死亡,向日葵海星這一曾經常見的物種從其生存范圍的大部分地區消失,而紫海膽的另一天敵海獺,早在19世紀,美國人為了拿它做皮草,把它們殺的差不多了。

缺少了天敵的制約,紫海膽可以說在海藻森林中為所欲為。

自2014年起,紫海膽的數量暴增10000倍,僅俄勒岡州一片珊瑚礁石上就有3.5億隻紫色海膽,它們覆蓋了從加利福尼亞到阿拉斯加的沿海海域,僅加州就有95%的海藻林被破壞,美國將此形容為海膽荒漠,意思是海膽太多,將海藻森林吃到渣都不剩的貧瘠地帶。

更可怕的是,海藻吃光後,海膽還不會餓死。它們會進入休眠狀態,縮在殼中生存數年,等待新的海藻長出來。長一茬,吃一茬,海藻森林永遠長不大。

除了海藻森林之外,隨著紫海膽數量的增加,96%的紅色鮑魚已經從加利福尼亞北部海岸消失了,紅海膽也因為紫海膽數量的暴漲,生存空間受到了擠壓。

紅鮑魚和紅海膽是西海岸漁業的重要經濟物種,加利福尼亞關閉了其紅鮑魚捕撈業,俄勒岡州將其300名鮑魚潛水夫的許可證暫停了三年。在加利福尼亞和俄勒岡州,紅海膽的商業化收穫也遭受了巨大打擊。

紫海膽的氾濫也激怒了美國。

美國向紫海膽宣戰

美國首先引入了海獺,想要通過採取生物防治的方法控制紫海膽,然而海獺比起獵食紫海膽,對魚更感興趣,這一方法慘遭失敗。

後來,美國開始雇傭漁民捕食海膽。數百名潛水夫花費了7000個小時,在46英畝的海域上清除了360萬隻海膽。比起數億數量的海膽來說,這簡直就是九牛一毛,科學家們估計,僅在俄勒岡州,僅在一個最近被調查的一片礁石上就有1億磅(4500萬公斤)紫海膽,需要15到20年的時間才能清除。

後來,美國開始號召民眾吃紫海膽,想要通過擴大市場,來構建紫海膽產業鏈,在高級餐廳和媒體的推動下,一些普通美國人嘗試使用這種食材,不過人數還是比較有限,看來美國民眾需要有一個中國胃,才能把這些海膽給消滅乾淨。

一個叫武田剛的日本人看到商機,建了一家叫Urchinomics的公司,專門在美國、加拿大、挪威收集海膽,將這些禍害當地海藻林的紫海膽供應到日料餐廳和日本市場,不過日本民眾更喜歡吃紅海膽,紫海膽缺少市場。

其實美國應該把紫海膽賣到中國來,讓中國吃貨們去解決這種紫海膽,又可以賺一波錢,豈不美哉。

一成不變的生活太枯燥了,來文史范兒,給生活找點樂子,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笑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