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裝有金屬的動物被發現,看起來還很美味,就是不好吃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芸芸眾生,眾口難調

文/天空之城團隊

 

人類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能用各種材料,包括堅硬的金屬來製造工具,增強自己的能力,或保護自己。那麼,有沒有動物把金屬融入自己的身體,獲得超強的能力或保護自己呢?

你可能覺得這是天方夜譚,匪夷所思。不過最近,科學家們真的發現一種軟體動物,用鐵武裝了自己的牙齒,可以在岩石上刮取食物,予取予奪,活得鶯歌燕舞,自在逍遙,種群強大。

這種動物就是史德勒石鱉(Cryptochiton stelleri),廣泛分佈在太平洋沿岸的潮間帶和潮下帶,是世界上最大的石鱉,身體呈橢圓扁平狀,紅褐色,可長到36公分長,體重超過2公斤。由於沒什麼天敵,史徳勒石鱉可以活到40多歲,可謂福壽齊天,尤其對於這種底盤橙黃色,看起來像坨肉,被戲稱為流動肉餅的動物,就更是難能可貴了。

史徳勒石鱉的主食是礁石上的藻類,但人家藻類也不是那麼好欺負不是,很多時候會緊緊揪住岩石,不肯輕易就餐。石鱉就會用它銼刀狀、可伸縮的齒舌去刮,問題是這樣就很費牙,石鱉同學要活四十多歲,天天啃岩石,是怎麼做到牙口倍兒好,身體倍兒棒的呢?

美國伊利諾斯州西北大學副教授德克·喬斯特領導了一項研究,他們用高科技的同步加速器光源和透鏡電子顯微鏡,對史徳勒石鱉的齒舌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它們的牙齒中,竟然含有一種叫做羥水磷鐵石的罕見鐵礦物,這種低密度卻極為堅硬的鐵礦石,以前只在地質標本中少量發現,還從未發現在生物身體中出現過。

怪不得史徳勒石鱉牙齒那麼經磨,原來它們已經偷偷裝備了如假包換的真正鐵牙,讓礁石上的藻類萬般無賴,仰天長歎,既生藻,何生鱉也!然後俯首就餐,赴石鱉肚裡悵然化渣。

研究人員已從史徳勒石鱉的齒舌中提取這種生物聚合物,製成了3D列印墨水,列印出了一種超硬、堅固、耐磨的材料,未來或許可以找到更好的應用,比如給人類裝上這種牙齒會怎樣?霍利菲爾德看到泰森張開嘴巴,只怕要嚇得魂飛魄散,骨頭散架,趕緊逃之夭夭,這可不是只咬下一隻耳朵的事情了。

當然,史德勒石鱉並不是唯一裝備金屬礦物牙齒的動物,一種多毛綱吻沙蠶科的蠕蟲——血蟲(bloodworm),其鉗口也是貨真價實的金屬礦物,一種有毒的氯銅礦。還有鼩鼱的牙齒裡也有針鐵礦,牙尖呈血紅色,看起來就恐怖;還有河狸恒河竹鼠,牙齒裡面也摻了鐵,所以啃咬起來特別厲害。

而近幾年才發現的大名鼎鼎的鱗角腹足蝸牛,則更是將金屬裝備發揮到了極致。不光它的外殼是由硫化鐵構成,就連它的腹足,也裹著礦化鐵的鱗甲,閃著真正的金屬光澤。

當然,動物並不能用金屬單質來構建自己的身體。一是金屬單質大都不太穩定,容易被氧化,在身體裡很快就生銹了,這不是自己害自己嗎?第二就是自然條件下,金屬大都以氧化物的形式存在,生物要把它們轉化為單質,需要付出巨大的能量,生物體內不具備發生這種反應的條件。

最後我再回頭說說史德勒石鱉,大家同屬吃貨,看到任何一個不知道的新物種,第一個免不了要問的就是,能吃嗎?好不好吃?吃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史德勒石鱉看起來肉乎乎的,非常美味,這方面的特性如何呢?

史德勒石鱉當然能吃,它曾是美洲原住民和阿拉斯加俄羅斯定居者的食物,但它確實難以下口,因為它的肉質極為堅韌且富有彈性,可能就和嚼牛筋差不多吧;最關鍵的是,石鱉肉具有強烈的刺鼻魚腥味,通常還沒到鍋裡,就已經扔垃圾桶裡了。當然,也可能是說它難吃的人烹飪技術不過關,拿來燙火鍋,什麼不能吃啊?

至於說吃了有什麼問題,由於史德勒石鱉並不在保護名單上,所以可能不存在什麼法律上的問題,只存在腸胃和心理上的問題。

這項研究5月31日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

一成不變的生活太枯燥了,來文史范兒,給生活找點樂子,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笑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