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誰是真正的偽君子?看似忠義實乃小人,不是宋江

談起《水滸傳》,我們的第一印象不該只有梁山好漢之間情同手足的兄弟情,也不該只有官逼民反后受限于時代刻板印象的失敗落魄感。在這篇小說中施耐庵以不同的手法和敘事故事的情節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個不同人物性格的英雄好漢。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喜愛的英雄無非是像林沖、武松、魯智深這樣有勇有謀、敢愛敢恨的真漢子,而諸如宋江、吳用這樣過于工于心計的人,雖然我們不能說他們真的做錯了些什麼,可就是對這種說一套做一套的偽君子喜歡不起來。

不過要是說起梁山上真正的偽君子,他們兩個還排不上位置,李逵這個看似外表敦厚,行為粗獷的黑漢子才是真正的小人。

假情假意的黑李逵

有這麼句古話叫百善孝為先,確實孝是一個人做人的根本,如果不懂得孝順和尊敬父母,那麼別人對這個人的評價自然也不會高,這也就是在水滸傳一開場的時候,為何人人都對宋江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黑胖子格外尊敬。

因為宋江在當時有一個綽號叫孝義黑三郎,雖然宋江的身上多多少少有著封建殘留的愚忠思想,但是僅從對待父親這一方面來說宋江確實沒得說。

還記得在宋江被梁山大軍救到水泊之后,宋江因不舍得自己的父親在鄉下受罪經常掩面哭泣,晁蓋更是派人滿足了宋江孝子的心愿,將老人和宋清一并接往梁山。

可在梁山的大聚會上一向沒心沒肺的鐵牛卻顯得郁悶無比,更是在大家暢飲之時嚎啕大哭。眾人不明所以一問才知原來外表粗狂的李逵此時卻思念起了家中的老母親。

說到這里你會覺得李逵也是一個善良的孝順孩子,雖然平常生性殘暴但他仍懷著一顆孝順的赤子之心。但是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在后文中有所介紹,李逵回到家中發現母親早已雙目失明,自己當時因為攤了官司一走了之,留下了毫不知情的母親和兄長替他承擔責任,家徒四壁后自己更是數年來從未回家探望過母親。

甚至在提出要拉母親上梁山享清福之時,也沒有做一個明確的規劃,稀里糊涂地背著母親趕路,最終在大山之上將母親一人留在野獸出沒的危險地帶。

結果我們自然是都知道了,母親成了老虎口中的食物,李逵為泄私憤將一窩老虎全都除掉了。可事情到這里基本就結束了,李逵回到梁山后也并未再提及與自己母親相關的任何事情。

在古代講入土為安,可李逵連自己母親的尸骨都沒管,甚至沒有給母親立一座供自己以后紀念的墳墓。這怎能不讓人說他是一個只為了滿足自己、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一己私利的人呢。

梁山好漢不得不防的真小人

如果說你喜歡梁山好漢的原因是他們都或多或少是貧苦出身,又或者是曾為底層人民伸張過正義遭受不白之冤,所以對他們是從內心向外的尊重和佩服的感情,而李逵卻決計算不上這一類型的英雄好漢。

在江州劫法場之時,李逵雖是為救宋江殺出了一條血路,將前來支援的官兵打得退避不前,可我們仍要知道在這場慘烈的營救中有多少無辜的平頭老百姓死在了李逵的板斧下成了刀下亡魂,他們又是誰的丈夫、妻子、兒子。

事后回憶起此事的李逵還滿不當回事,認為自己并沒有做錯什麼,只是自己情緒一上來便顧不了那麼多,這些老百姓死的冤枉倒也沒辦法。

一個連普通人生命都不珍惜的莽漢你又怎能認定他是會替勞苦百姓分憂解難的真英雄大俠呢。在這之前,李逵同宋江、戴宗一起去飯店吃飯時,僅僅是因為宋江喝不慣死魚湯便差點要將店小二暴打一頓。

之后更是蠻橫無理地來到張順打漁的漁船上,索要剛剛打撈好的新魚,不但不給錢還提出一堆蠻橫無理的要求,試問這給哪個血氣方剛的漢子能忍讓。這也有了之后張順大顯威風,在水中將黑旋風制服的一個情節。

從宋江來說,他自然不能對李逵的行為有多反感,因為不論是劫法場還是索要鮮魚,其最終目的都是照顧好宋江本身。

但從宋江來說對李逵這些不講道理甚至有些不講國家法律的行為沒有及時制止和約束也助長了李逵表里不一、欺軟怕硬,真小人偽君子的囂張氣焰。

心口不一的失信者

僅僅像上述的問題或許對許多寬容的讀者還不夠形成視覺上的沖擊和精神上的認同感,可如果之前你對李逵還多多少少有點理解和寬容,那麼下面的這兩個情節,即使是李逵自己也無法辯解。

宋江在拉攏朱仝上山時,因為朱仝早已跟隨當地的府尹關系不錯,自己在朝中有了一個不錯的職務,便多次婉言謝絕宋江的好意。

可得知朱仝屢次拒絕宋江的上山邀請,李逵私自做了一件天人共憤的事情,那便是把一直同朱仝關系不錯的衙內的兒子推下了懸崖。以此來逼迫朱仝背上官司,不得不上山落草。

試問哪個英雄好漢會干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為了自己與兄弟的一己私利,把報復的魔爪伸向一個與之毫無關系的孩子身上,此等齷齪行徑和高俅、楊戩等魚肉百姓的貪官污吏有何區別。

此外在水泊梁山攻打祝家莊之時,因扈三娘被擒,兄長扈成與水泊梁山達成協議共同計破祝家莊。

可在事成后,李逵這一在戰場上寸功未立的人這時卻耍起了老爺的樣子,不僅刀劈祝家殘兵余寇,打得興起更是將已投誠的扈成一斧子劈于馬下。這種流氓行徑和賣肉的鎮關西、搶占酒樓的蔣門神這類的惡霸流氓又有什麼區別?

很難想象同樣投靠梁山的扈三娘在得知自己的哥哥倒在李逵手下后會作何反應。從整部書看來李逵立下的戰功、為梁山做出的貢獻自然是居功至偉不可否認的,可這并不代表他可以濫沙無辜。

相反作為替百姓伸張正義的忠義英雄,李逵更應該做到戒驕戒躁、凡事站在百姓和底層人民的角度考慮問題,而不是凡事只為自己考慮的真小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