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武松雖然兇狠,但梁山有三人他不敢惹,只能選擇避戰

天空之城 2022/06/30

要說起《水滸傳》中的108將,我們最先想到的往往都會是那個醉酒打虎的武松,畢竟這樣直觀的武力壓制實在是讓人血脈噴張,恨不得沖進屏幕和武松一起大戰猛虎。

按理來說,武松這樣的打虎英雄本來應該在官府大顯身手,可惜他遇到了一個水性楊花的嫂子潘金蓮,為了給老哥報仇幾刀下去就把自己送上了賊配軍之路,最后入了梁山。

在梁山之中,武松的武力值也是數一數二的,因此才能讓其他人心服口服,拱他坐上梁山的前幾把交椅。 但是武松雖然兇狠,梁山上有三個人他是萬萬不敢惹的,幾次交手他都選擇了逃避

雙鞭呼延灼

呼延灼原本是朝廷大將,名門世家,武功高強,還有排兵布陣之能,在大部分好漢都是草根出身的梁山可以說是妥妥的頂流了,武松自然要多加避讓。

在呼延灼還是官軍時,他曾為了御馬被偷之事找上了桃花山,七八回合就將主謀小霸王周通打得抱頭鼠竄,只能回去找哥哥李忠做主,李忠和二龍山的魯智深交好,于是便寫信請他出手相助。

魯智深應兄弟之請前來相助,本以為幾招就能將朝廷的土雞瓦狗打敗,結果遇到的是呼延灼這個硬茬子,「 二馬相交,兩邊吶喊,斗四五十合,不分勝敗」,他見討不到便宜,也只能悻悻敗走。

魯智深下場之后,他的好兄弟楊志緊隨其后,沖上去想要拿呼延灼,結果也是不敵,斗了幾十個回合之后都沒結果,只能「賣個破綻,撥回馬跑回本陣」。

按理來說,這些英雄好漢們上場都應該是一個接一個的,二龍山的三個頭領魯智深和楊志都上了,下一個就應該輪到武松了。

但是一向和這兩個兄弟親厚非常的武松卻沒有出手,而是一直避戰不出,最后還是請來了梁山相助才保住了桃花山。

最后武松和呼延灼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入了梁山門下,武松雖然勇猛,但是也一直沒有和呼延灼正面交鋒,他在梁山的地位也一直在呼延灼之下,這也就不難看出,武松是不敢輕易招惹呼延灼的。

玉麒麟盧俊義

盧俊義乃是梁山好漢中的戰力天花板,一直穩坐梁山的第二把交椅, 早在上梁山之前,他就已經把梁山數的上名的好漢們統統碾壓了一遍了

盧俊義本來只是一個想要安穩度日的員外,和梁山這樣的黑社會是扯不上關系的,可偏偏他「一身好武藝,棍棒天下無對」,梁山當時正需要這樣的人才去打史文恭,他名聲太大,不幸入選。

宋江為了能拉他入伙,特地派出了缺德冒煙的吳用上門對著他一頓忽悠:「親,你如果不往梁山那邊走,就要大禍臨頭了哦」。盧俊義這個傻白甜居然真的被說動了,一路向著梁山的方向趕路避禍。

結果宋江早就帶著梁山里戰力能夠數得上的好漢們在那里恭候多時,還十分欠揍地把一切真相都大喊了出來,盧俊義一看自己被耍了,哪里肯讓,上去就對著梁山的好漢們一頓輸出。

宋江他們早就打聽過盧俊義武功不凡、不可硬敵,于是派出的好漢如李逵、魯智深等都是打過兩招就跑,爭取用車輪戰這樣的方式把盧俊義給累趴下。

盧俊義非但沒有被累趴下,反而打得興起,可是他的對手們總是兩招就跑,讓他十分不滿,等到武松再來給他幾招拔步就走時,他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罵:「 我不趕你,你這廝們何足道哉!

盧俊義也堪稱是嘴炮王者了,這一通輸出下去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武松平日里最是受不得氣,罵這話的要是其他人,他恐怕早就沖上去一刀劈了這鳥廝了。

但是和盧俊義一番交手之后,武松也徹底領會到了盧俊義的厲害,硬生生一言不發地回去了。

整本《水滸傳》中,就屬拉盧俊義入伙時的陣仗最大,幾招之后就避戰不出的武松只過是車輪戰成員之一罷了,由此可以看出,武松的武功應該是遠遠不如盧俊義的。

盧俊義上山之后,只屈居于宋江之下,比武松的座位高了不少,其他人也沒有提出過什麼反對意見,連武松也一直對此保持沉默,想必是服了他的武力值,在這種情況下,武松不敢輕易招惹盧俊義,也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沒羽箭張清

沒羽箭張清也是一個朝廷降將,要是論起武功的話,他可能在梁山排不到前十, 但是他的飛石絕技卻讓包括武松在內的梁山的好漢們都聞風喪膽,不敢輕易招惹

他的這一手飛石絕技戰績有多彪悍呢?一十五人都被打壞,腳瘸手跛奔梁山。

當時兩軍交戰,張清手起石落,一連打退了金槍手徐寧、錦毛虎燕順、百勝將韓滔、天目將彭玘、丑郡馬宣贊幾位戰績彪悍的好漢,把宋江氣的割袍為誓:「我若不拿得此人,誓不回軍!」

一聽老大都指天發誓了,其他的好漢們也坐不住了,雙鞭呼延灼、赤發鬼劉唐、青面獸楊志、美髯公朱仝等人統統撲了上去,結果還是送菜,被張清打的鼻青臉腫。

張清不僅石頭打得準,扎心也扎得非常準,遇到呼延灼這樣的朝廷降將就罵:「辱國敗將之人,也遭我毒手」,遇到草莽出身的好漢就是「水洼草賊,愿決一陣!」最后還要添上一句「 一個不濟,又添一個!由你十個,更待如何!

梁山好漢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只能垂頭喪氣,鼻青臉腫地回到了梁山。武松的好兄弟楊志在戰場上吃了好大的虧,被張清弄得「膽喪心寒,伏鞍歸陣」。

但是武松居然一直避戰不出,直到張清入了梁山之后才出面,想必也是不想領教他那手可怕的飛石絕技

在梁山108將中,武松的武力值并不是頂尖,他也有一些不能輕易招惹的對象,但是這并不代表武松怕了他們。

一個為了給大哥報仇,不惜殘殺了當地勢力滔天的黑社會的英雄,怎麼會有真的懼怕之人? 一切的避讓,不過是權衡利弊后沒必要生死相搏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