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豐為何執意不娶打一輩子光棍?金庸:把七個徒弟名字連起來讀

黃老邪 2021/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金庸先生一共給我們留下了15部武俠作品,細心的朋友將發現,先生寫了這麼多作品,實際上只寫了「一部」,這一部篇幅宏大,情節廣泛,除《越女劍》以外,那十四部的首字連在一起,便成了: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看來,這十四部雖各有千秋,可這當中還是有很大聯繫的。

在先生的這麼多著作中,唯有張三豐之實力,是真正達到「前無古人」的境界,一百多歲的老人家了,卻比年輕小夥子還更有幹勁,像極了神魔小說中的老神仙,神魔世界中就是年紀越大,功力越深的。

先生的偉大之處,在於他寫小說不是那種天馬行空、五花八門編造的,而是根據歷史上真實的人物進行改編與再創造,穿插各種文學想象力,使之成為高深的文學作品。

而張三豐的愛情故事、感情經歷其實也不是無跡可尋,至於他為何終生不娶,金庸先生其實留下了答案,就潛藏在張三豐的七個徒弟的名字裡。

郭襄,在神雕俠侶中,是一個年輕小女孩的形象,而張三豐一出場便是老頭子的形象,像這麼兩個看起來完全不著邊際的人,其實有一段愛情在裡頭。那,兩人這是爺孫戀嗎?不是的!因為金庸先生創造的「三部曲」是以「射雕」為首,「神雕」為中間,而「倚天」則是末尾的。郭襄在「神雕」中是個年輕小女子,其實到了「倚天」中也成了老太太啦。而「神雕」中的張三豐也是個小夥子,只是大家尚未注意罷了。

張三豐年輕時候,一次被打得出血,恰在此時,郭襄趕了來,拿手帕給他止血。但同時,郭襄的腦海裡想起來楊過與小龍女的愛情故事,便不禁流下了眼淚。張三豐年輕,小男孩人也羞澀,見「救命恩人」郭襄流下眼淚,他手足無措,一臉懵逼,最終,積藏在心裡很久的「謝」字終是沒能道出口。一直到兩人下山後,張三豐卻只能像個守護神,默默隱在郭襄後面,不敢靠前。

在那時,郭襄還問了他一句,「你是否送客下山?」這一問,又把張三豐問了個手足無措,一臉懵逼,是的,在心愛的女人面前,男人是卑微的,膽怯的,他臉一紅,淺淺道了個「是」。從張三豐的內心活動來看,足以見得,他對於郭襄是一種怎樣的感情了。

而在這之後,兩人再未見過面。

多年後,張三豐同俞岱岩說: 這對鐵羅漢是百年前郭襄郭女俠贈送於我。

張三豐道行高深,活了一百多歲,且還在一直活著,但一個男人,終生不娶,反而身上時刻攜帶著一個女人所贈送的東西,這是什麼意思呢?難道不能說明張三豐對於郭襄的愛嗎?這是真愛,一個弱者的默默的無私的愛。

而從張三豐那七個徒弟的名字中,卻也能找到張三豐深愛郭襄的痕跡。

宋遠橋、俞蓮舟、俞岱岩、張松溪、張翠山、殷梨亭、莫聲穀。

但見一首七言絕句:

遠橋之下泛蓮舟,岱岩石上溪松流。

萬仞翠山梨亭在,莫問聲穀空悠悠。

其實,這是張三豐早年見到郭襄時的場景。對於兩人相識的那個場景,他是記憶猶新 ;張三豐終生難忘,終生不娶,以至於將此應用在了他的七個弟子的名字裡,為的就是更好地紀念這段感情,紀念時刻潛藏於內心底的那個女人——郭襄。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