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典型廢材?30歲生活能力低,房屋堆滿垃圾,3年從未打掃過

大千世界 2021/05/1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芸芸眾生,眾口難調

文/天空之城團隊

 

在日本,有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確實讓人難以理解,雖然每個月都有不錯的收入,能租到一套舒適的單身公寓,原本可以體面的生活,卻非得要把住所搞得像垃圾場一樣,到處堆滿垃圾,無處下腳,還特別享受地住在這種環境下。

大谷先生就是這類人,行為非常古怪,大冬天穿著洞洞拖鞋,當攝像機在拍他的時候,直接把鞋子脫了,光腳踩在地上,還說特別討厭穿鞋,相比寒冷,他更討厭被鞋子束縛的感覺。

這麼一聽,感覺這個人背後有故事啊。

他30歲,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顯老吧?大概是因為留鬍子的原因,他說三個月沒刮鬍子了,自稱生活能力低,家裡的自來水和天然氣都被停掉了,比起家裡沒氣,他更討厭去便利店買東西付錢。

名校大學畢業後,他原本可以從事一份穩定的工作,卻選擇當客服中心的派遣員工,相比正式員工,派遣員工加班沒那麼嚴重,這樣就有時間去搞自己的劇團。

大谷先生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搞劇團,他是編劇兼導演,還給劇團取了一個比較噁心的名字,叫做「地獄中毒」,主要演無厘頭的喜劇。

其實,最讓人震驚的還是他的住所,公寓外觀非常漂亮,卻不曾想到他要從窗戶爬進去,給出的理由是玄關東西太多沒法進去。

當他把燈一開,看到屋內的景象,著實驚人,這就是日本典型廢材的垃圾屋啊!

明明是劇團團長,卻住在一個堆滿垃圾的屋子裡,連腳都沒地方踩。

地面都被衣服和垃圾給占滿了。

房間面積有十幾平方公尺,還帶一個睡覺的小閣樓,每個月的租金是47500日元,相當於2800多人民幣,廚房、浴室樣樣俱全,如果收拾乾淨,一個人住起來應該很舒服吧。

玄關果不其然被垃圾給占滿了,而且都是一些瓶裝水用完後剩下的空瓶,人一旦踩滑,很容易就摔倒了。

浴室裡面也是被各種塑膠瓶給占滿了,連馬桶都不放過,真不知道他平時是怎麼上廁所的。

由於把家裡自來水給停了,他平時就從外面購買瓶裝水回來,然後用這個小小的電熱水壺燒水洗澡,倒完水後,直接把瓶子丟在玄關處。

好好的浴室,洗澡、洗頭卻靠這個小小的臉盆,燒一壺熱水倒進去,再加一些冷水調到合適的溫度,就可以洗澡洗頭了,來來回回要搞三四次。儘管條件如此,他還是每天都會洗澡。

廚房水槽也是髒得讓人實在看不下去了。

他在這個房子裡已經住了3年了,卻從來沒打掃過。儘管房間變得如此髒亂差,他毫不在意,覺得打掃是一件讓人非常不開心的事,在這樣的環境下也能活下去。

相比地面,專門用來睡覺的閣樓還算乾淨一些,他幾乎大部分時間都在這裡生活,所以不管下面再怎麼亂也不覺得困擾。

不過,床邊也堆了不少食品垃圾,泡面盒、塑膠袋、外賣盒都堆放在床頭處。

他平時趴在床上吃飯,吃完直接把垃圾丟在旁邊。

困了就這樣趴著睡覺。

從垃圾堆裡翻到三星期前吃剩下的拉麵,都發硬發霉了,他掰下來張口就吃。

他對吃的方面也不講究,因為沒錢,盡挑便宜的買,經常吃同樣的東西也沒關係。

其實他的收入也不低,每週工作5天,月收入有22萬日元(相當於五萬元新臺幣),在日本處於平均水準吧,但不擅長理財,經常下班跑去網咖通宵寫劇本,加上淋浴,每次要花費2400日元到2700日元,每週最多去過5次,經常不在出租房住,所以停水停氣都沒關係。

他對現實生活真的很佛系,沒有賺大錢的欲望,對於吃的也不講究,他覺得最快樂的事就是製作搞笑的東西,想一直待在搞笑的環境裡。為什麼呢?

因為小時候比較胖,經常被同學嘲笑,一次上體育課的經歷讓他發現努力搞笑可以逗別人開心,被嘲笑的話就會一直被嘲笑,如果把這當成笑話,就會變成一個有趣的人,所以漸漸喜歡上通過搞笑的方式逗別人開心,當看到別人被逗笑了,自己也會感到很開心。

或許,正因為他有這樣一個目標和動力,每天可以做著自己喜歡的搞笑事業,不在乎生活環境有多邋遢,也不在乎吃的東西有多麼乏味,依舊能夠開心地生活下去吧。

一成不變的生活太枯燥了,來文史范兒,給生活找點樂子,每天準時分享奇聞異事,希望給你枯燥的生活加點笑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