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任盈盈為何會傳音功夫?你看任我行師承,與逍遙派有關

金庸的《笑傲江湖》中,女主角任盈盈是日月神教的圣姑,手底下有數千的旁門左道聽其調遣,權勢在江湖上極大, 說起來她的武功,其實也不弱,容易被讀者低估。

在笑傲江湖中,絕頂高手是東方不敗、風清揚、方證大師、令狐沖、任我行、左冷禪、辟邪岳不群、沖虛道長等人。

一流高手是向問天和魔教十大長老、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恒山三定、華山岳不群夫婦、嵩山十三太保、方生大師、天門道長、丐幫幫主解風、青城派余滄海等級別的人物。

自他們而下,就是江湖上的二流人物,比如單打獨斗的桃谷六仙、不戒和尚、江南四友等等。

由于任盈盈的父親任我行,是江湖上的絕頂高手,任盈盈雖然只有十八九歲,武功卻已經達到二流高手的水平,恐怕也只是稍弱于江湖上的掌門級別人物一籌而已。

在五霸崗附近,任盈盈一出手,就輕松解決了三個少林派的二代弟子,據說他們武功都還不弱。

可見任盈盈武功之強,能輕松打敗江湖上的三流高手。

甚至于少林派的方生大師,內功深厚,算得上江湖一流高手,他不用武器不下狠手的情況下,卻也只能跟用短劍的任盈盈打個半斤八兩,等到方生大師用上兵器,才打敗了任盈盈。

在恒山,令狐沖就任恒山掌門的時候,任盈盈甚至能偷襲嵩山十三太保里的樂厚,打了樂厚一個措手不及,也可見任盈盈武功不弱。

然而任盈盈畢竟年輕,困于內功不夠,還達不到江湖一流水平。

但是,在令狐沖眼里,任盈盈的武功已經足夠神奇,比如她竟然會傳音入密的功夫,讓令狐沖大為驚訝。

任盈盈的這套武學,自然是學自她的父親任我行,而任我行的神奇武功更多。

首先是吸星大法,這吸星大法,據說是融合了化功大法和北冥神功,主要還是化功大法。

其次是劍法極高,令狐沖在西湖牢底跟任我行比劍法,金庸說任我行的劍法震古爍今,即便獨孤求敗遇到,也當歡喜不盡。

關于任我行的師承問題,由于吸星大法的存在,很多人猜測他是星宿派丁春秋一派的傳人,其實不然,任我行更有可能是逍遙派的傳人。

要說到任我行和任盈盈父女的師承,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吸星大法。

這吸星大法,不是任我行自創的,而是有師承的,最遠可以追溯到天龍八部里的化功大法和北冥神功。

這化功大法是逍遙派棄徒丁春秋,學了點逍遙派北冥神功的皮毛和逍遙派武功的旁支,然后自己研究出來的,化功大法吸收了別人的內功,卻不能化為己用,只能將別人的內功吸走而已。

至于北冥神功,無崖子走后,只有大理段氏的段譽才會,可是段譽似乎并未傳給后人,否則他的孫子段智興也就是一燈大師,不可能不會。

他頓了一頓,喝了口酒,又道:「這‘吸星大法’,創自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分為‘北冥神功’與‘化功大法’兩路。后來從大理段氏及星宿派分別傳落,合而為一,稱為‘吸星大法’,那主要還是繼承了‘化功大法’一路。

所以我們可以判斷,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融合了化功大法和北冥神功,他的師承應該跟逍遙派有極大的關系。

另外,逍遙派的人都極為長壽,因為這個門派的武功,本身就追求延年益壽,比如北冥真氣和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都有這種功效。

逍遙派的逍遙三老,天山童姥活到九十六歲,跟活了八十七歲的李秋水同歸于盡,如果二人不發生爭斗,還能活得更久。

無崖子被丁春秋偷襲,掉落山崖,變成殘廢,靠著北冥真氣,仍能活到九十三歲高齡,如果他不把自己的北冥真氣傳給虛竹,自然還能再活個幾十年。

段譽學了北冥神功,吸了什麼黃眉僧、四大惡人、無量劍派、鳩摩智等人的內功,所以段譽到了九十四歲高齡才去世。

我們看任我行的師承,其實也隱含著高齡的特征。

我們都知道,令狐沖在洛陽綠竹巷遇到的綠竹翁,跟任我行是同門,只是輩分較低。

任盈盈說,綠竹翁之所以叫她作姑姑,是因為綠竹翁的師父叫任我行師叔。

綠竹翁已經七十多歲,年近八十,任我行作為他的師叔祖,卻比綠竹翁還小上十幾歲,看起來,綠竹翁的師祖,也就是任我行的師兄,比任我行大上至少四五十歲。

那麼,任我行的師父,至少比任我行大上六七十歲,就算任我行十歲拜師,任我行的師父收任我行為徒弟的時候,恐怕已經是個八十歲的老年人了,等到任我行二三十歲武功小有所成的時候,任我行的師父最少也得年近百歲了。

所以,任我行這一派的人,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比如像任我行一樣,受到吸星大法的反噬,則會比較長壽,綠竹翁就是個例子,他都快八十了,仍然一點衰老的跡象都看不出。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任我行的師承,必然跟逍遙派有極大的關系。

其實,從任盈盈會傳音入密的功夫來看,也能佐證這一點。

傳音入密這種武功,要麼需要極為深厚的內功,要麼需要獨特的訣竅。

說起來,江湖上內功深厚的高手,都可以將聲音傳送數里之遠,但是,沒有獨特的訣竅,卻無法將聲音專門傳送到別人的耳朵里。

在笑傲江湖之前的時代,天龍八部和射雕三部曲時代,都曾出現過傳音入密的神奇武功。

首先是天龍時代最多,總共有兩個門派會這門功夫,一個是逍遙派,另一個就是大理段氏。

逍遙派的傳音武功,叫做 傳音搜魂大法,李秋水和丁春秋都曾經用過。

虛竹背著天山童姥躲避李秋水的追捕,來到西夏皇宮的冰窖里,一開始的時候,李秋水還在外圍地區追蹤,后來李秋水發現上當,便在西夏皇宮附近追蹤天山童姥。

當時李秋水并未發現天山童姥和虛竹的具體位置,便使用傳音搜魂大法,不斷地將聲音傳送出去。

李秋水為了干擾天山童姥修習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用傳音搜魂大法,講述她跟無崖子在大理無量山里的快活日子,甚至搞得虛竹都臉紅心虛了。

當時虛竹還以為李秋水發現了他們,誰知道童姥對她說,李秋水還在數里之外,虛竹大感詫異。

虛竹低聲道:「胡說八道,無崖子前輩早已仙去了,你……你別上她的當。」

童姥說道:「咱們便在這里大喊大叫,她也聽不見。她是在運使‘傳音搜魂大法’,想逼我出去。她提到無崖子什麼的,只是想擾亂我的心神,我怎會上她的當?」

除了李秋水,丁春秋也會這種傳音搜魂大法。

丁春秋碰到游坦之,發現他的內功極為深厚獨特,帶著寒氣,游坦之告訴丁春秋,是因為他吞下了冰蠶,所以內功獨特,丁春秋便也想弄個冰蠶。

可是,這冰蠶在崑崙山的雪山上,只有少林慧凈和尚才會捉,于是丁春秋便帶著游坦之去找慧凈和尚,找到以后,慧凈和尚已經身受重傷,丁春秋便帶著慧凈和尚去找自己的師侄薛神醫薛慕華。

丁春秋一開始派了兩個弟子和游坦之去的,沒想到他的弟子一個被薛慕華除掉,一個被游坦之除掉,丁春秋便要親自來找薛神醫。

結果呢,薛神醫知道丁春秋的厲害,帶著全家人躲到了家里的地窖躲藏了起來,這是他家數百年前修建的一個地下堡壘,為的就是關鍵時刻保護全家性命。

之后慕容復的四大家臣,少林和尚玄難和虛竹等人,以及薛慕華的師兄弟函谷八友里的其他幾人都來到了薛慕華家里,大家都躲進了地道中。

丁春秋帶著人來找薛慕華,卻撲了個空,因為薛慕華假4了,丁春秋老奸巨猾,自然不肯信,便使用了傳音搜魂大法,嚇唬薛慕華等人。

正說到這里,忽聽得一個細細的聲音叫道:「薛慕華,怎麼不出來見我?」

這聲音細若游絲,似乎只能隱約相聞,但洞中諸人個個聽得十分清楚,這聲音更像一條金屬細線,穿過了十余丈厚的地面,又如是順著那曲曲折折的地道進入各人耳鼓。

便在此時,一個細細的聲音又傳進山洞:「蘇星河的徒子徒孫,快快出來投降,或許還能保得性命,再遲片刻,可別怪我老人家不顧同門義氣了。

丁春秋和李秋水都會傳音武功,很顯然,丁春秋自然是跟師父無崖子學的,可見這套傳音功夫是逍遙派的武功。

除了逍遙派,大理段氏也會傳音功夫。

在破珍瓏棋局的時候,段老大就曾經以傳音入密的功夫,幫助虛竹破了珍瓏棋局,虛竹還以為是他的師叔祖玄難,實則別人并不知道是段老大幫了虛竹,在場的人還以為虛竹的棋藝很高呢。

在神雕俠侶里,裘千仞被金輪法王一天一夜打成重傷,裘千仞硬撐了不倒,是想要得到瑛姑的原諒,因為當年裘千仞為了華山論劍,曾經除掉瑛姑和老頑童周伯通的兒子。

于是一燈大師帶著裘千仞找到瑛姑,求她見裘千仞一面,希望裘千仞臨走前能解脫,結果瑛姑并不愿意見面。

正好楊過帶著郭襄也來找瑛姑,要抓瑛姑的九尾靈狐給史家五兄弟里的老三史叔剛治病。

此時一燈大師以深厚內功,施展千里傳音的功夫,再次祈求瑛姑,郭襄以為一燈大師就在身邊,楊過卻說一燈大師在數里之外呢。

楊過聽到一燈的聲音,也是十分喜歡,他知一燈所使的是上乘內功「千里傳音」之法。這功夫雖然號稱「千里傳音」,自然不能當真聲聞千里,但只要中間并無大山之類阻隔,功夫高深之人可以音送數里,而且聽來如同人在身側,越是內功深湛,傳音越是柔和。

由此也可見,大理段氏的傳音功夫雖然厲害,其實還是靠深厚內功,遠不如逍遙派的神奇。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任盈盈內功不強,卻也能傳音入密,必然不是大理段氏那一路,極有可能是逍遙派那一路。

通過傳音功夫,再結合吸星大法,我們自然可以判斷,任我行的師承,有可能與逍遙派有極大的關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