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吸煙真的有害嗎?48只狗被英國煙草公司做實驗,三年每天抽30根煙

天空之城 2022/07/10

香煙與獵狗

香煙對人體的危害毋庸置疑,如今越來越多的研究報告和相關統計已經證明,香煙對中存在 一類致癌物,并且長期吸食的人群極易患上 肺癌

然而在 早期,人們對香煙的認識并不清晰, 從利益的角度來講,煙草公司很大程度上隱瞞了香煙的危害。

并且在香煙的實驗數據中造假,并添加了一些有利因素進行宣傳。

吸煙致使肺部變黑

關于 煙草實驗,早在 20世紀50年代美國癌癥協會就已經從各方面證實了香煙與疾病之間的聯系。

不過英國煙草公司為了利益需求并沒有將香煙的危害公布于眾,在那個煙草管控還不完善的年代,吸食香煙或許是最時髦的一種體驗。

而最好的宣傳手段便是在各種 實驗證據中造假,以保持香煙無害論,甚至有益健康論。

另外不少 政客為了 避免煙草公司管控,不少動物實驗的 模糊化數據導致香煙 市場管理十分混亂,同時 資本的運作控制了醫生們的話語權,即便是黑的也要說成白的。

香煙可以說是全球消耗最高的商品之一

為了 徹底搞清楚煙草在動物身上的致病機理和生物作用,相關的煙草實驗包括在大鼠身上涂抹焦油,以及對靈長類動物、嚙齒類動物的各種肢解以及實驗。

不過最知名的還是 英國煙草公司開展的「比格犬煙草實驗」。

這項實驗由英國當時最大的一家煙草管控公司「 帝國化學工業公司」的 帝國煙草主導,從70年代初開始便進行了多年的實驗。

實驗最終被一名 臥底女記者瑪麗·貝斯曝光, 1975年刊登 《周日人民報》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曾經在帝國煙草工作的人們

根據當年貝斯進行的臥底調查來看, 英國政府對動物實驗的默許造成了這一現象的出現,尤其是在鄧祿普委員會對藥物安全進行嚴格監管后,動物實驗問題更加突出。

帝國煙草公司為了研究香煙毒性在英國本地建設了一家新工廠,當時正在開發一種 新型吸煙材料用于卷煙,以降低吸食人群中的健康風險因素。

新型材料演變為后來的過濾煙嘴

新工廠投資了 1300萬英鎊,動物實驗集中在「 狗毒性部門」中,相關實驗共有 48只比格犬,并且 分為兩批

同時將這兩批獵犬作為 對照,一批吸食普通香煙,每天30根,另一批每天只吸食10根香煙。

當然,新型吸煙材料也會加入實驗中作為對照。

實驗選用的比格犬

殘忍的動物實驗

當時由于英國的動物研究人員很 反感引起公眾關注,因此該實驗需要不少調查人員進行收集,簡單來講就是需要一些 外包人員

而貝斯正是其中一員,當初貝斯還在報社工作, 煙草公司的負責人此時正在尋找調查員。

此次機會給貝斯有了 調查的機會,而她給出的理由也足夠充分,選擇帝國煙草麥克爾斯菲爾德實驗室僅僅只是離家近,需要一份工作來解決生活。

另外,公司負責人也并不知道她是一名臥底記者。

正在進行煙霧實驗的比格犬

貝斯最終以 實驗室助手的身份加入到了整個實驗中,而她 主要的工作就是負責給狗狗們穿上特制的衣服,然后固定在特定的裝置上。

或許有人會好奇在實驗犬類的選擇上 為什麼他們選擇了比格犬

這是因為比格犬有著更好的馴化能力,并且在動物交互方面比其他犬種更具優勢,此外它們的性情也相對更溫和。

實行「去皮」手術后的比格犬

當時為了保證實驗正常進行,不會引起周圍居民的警覺,這些比格犬都接受了一種 「去皮」手術

實際上這是一種非常殘忍的手術,所謂「去皮」就是給這些狗狗 去除聲帶,然后直接在喉嚨處接上一根管子。

這樣一來,它們既不會叫,也可以直接跳過香煙的吸食階段。

貝斯在后來的敘述中提到, 相關實驗人員必須調整電子閥門來控制狗吸入的煙氣和清潔空氣的數量。

然后需要 觀察控制箱上面的 閃爍燈,燈光指示可以直觀地展示狗狗們的呼吸狀態以及對煙霧的耐受性。

由貝斯后續拍攝的實驗照片

在工作的過程中,貝斯也曾抱怨過這份工作給她 帶來的困惑和痛苦

有的狗在實驗過程中需要重新戴上脫落下來的口罩,當貝斯給這些比格犬重新戴上特制面具時,有一只狗狗試圖去咬她。

另外她還在日記中記錄道,他們不得不通過 調整閥門來驅趕那些落后于日常配給的小狗。

這樣一來,比格犬們就不得不通過 吸入更多的煙霧來加速這一過程。

香煙的作用機制遍布全身,獵犬會很痛苦

在實驗進展到后期的時候,也就是到了 吸煙期的觀察時,這些獵犬會被殺死。

并送進病理學實驗室進行 解剖觀察,以此來觀察香煙對它們肝臟、心臟等部位的影響,包括癌癥病變的可能影響。

從貝斯的記錄來看,不少狗狗在 實驗中期已經出現了吸煙者才有的 咳嗽和哮喘而有的狗狗已經出現了 嚴重的戒斷反應以及煙癮

特制面罩之下的,是狗狗們哭泣和嗚咽的樣子。

香煙帶來的戒斷反應

一天八小時,30支香煙不停地抽吸然后持續3年,想象一下這會是什麼樣子吧。

任何獵犬都必須接受這樣慘無人道的實驗,如果是不聽話的獵犬甚至會遭受痛打,甚至是鎮靜劑伺候。

相比之下,那些較為安分的獵犬反而是最容易受到實驗關注的對象。

在貝斯的記錄下,這些比格犬正遭受著比地獄磨練還痛苦地對待,即便是患有疾病的比格犬也仍然在實驗中照常進行。

如果它們可以拒絕……

揭去科學的外衣還剩下什麼?

僅僅1個月不到的工作經歷可以說讓貝斯大開眼界,而她自己也無法忍受這種實驗對動物們的破壞性影響。

在逐漸了解到整個實驗室的活動流程之后,這期間貝斯拿起了她事先準備好的微型照相機。

后續的任務進行中,貝斯都會對這些正在實驗的狗狗們拍上幾張照片。

最初為了不被人發現,貝斯的行動十分隱蔽,不過后來她沒有再遮遮掩掩。

因為就連實驗室的主要人員也看不下去了,在某次對話中,實驗人員直接對貝斯說:

你可以把手拿開,要拍就拍得清晰仔細一點。」

當年各大媒體都在轉述貝斯的工作

在完成相關的調查工作之后,貝斯立刻辭去了自己在實驗室的工作。

半年之后,貝斯將自己的經歷和故事發表在了曼徹斯特的 《人民》雜志上。

此次 煙草公司的實驗行為一經曝光便引起了英國公眾極大的不滿,這種慘無人道的對待動物的方式激起了民憤。

1975年之后,整個事件開始慢慢發酵,最終在 上世紀90年代英國政府將這類實驗納入相關法案。

民眾對動物實驗的不滿

動物與煙草實驗不僅在英國,包括美國早些年的調查研究中都有進行過。

50年代時,美國癌癥學會就通過比格犬煙霧對照試驗闡述了香煙對人們的危害。

英國煙草對該試驗結果保留了一份副本

不過礙于資本的介入,當年的各種實驗都被煙草獲益者各種批判,并試圖尋找漏洞進行開脫。

不管是 美國奧爾巴赫的比格犬實驗,還是 英國帝國煙草公司的比格犬實驗,這些非人道的實驗或許有著正當的理由,但是此種行徑無疑是一種摧殘。

時至今日, 非法動物實驗仍然存在,從生物利益的角度來講,這些動物實驗滿足了人們病理學方面的調查,解決了人類不少醫學難題。

但我們需要思考的是, 動物實驗應該如何進行,以最人道的方式讓它們為人類社會做出貢獻,還是說應該禁止這樣的實驗行為?

自相關法令頒布以來,情況有所改善

或許在這種問題面前,道德譴責永遠不是最終的解決辦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