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虛竹后來生死未卜,為何段譽毫不關心?你看虛竹退隱前給了他什麼

Mrs.Z 2022/10/23

有人說「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至少這種說法在金庸筆下的故事中是體現得淋漓盡致,以《神雕俠侶》為例,到了故事末尾,所謂的「第三次華山論劍」基本可以視為「郭靖親友團大聚會」,眾人連比武的過程都省略了,直接選出了新一代的五絕,中原群雄一家親。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天龍八部》中,蕭峰、虛竹、段譽這三位主角的勢力可謂通天,蕭峰是遼國南院大王,虛竹是西夏駙馬,段譽更是大理皇帝,他們三人聯手,武林中又有誰敢造次。

(天龍群雄劇照)

但說來奇怪,在蕭峰自戕身亡之后,這三兄弟的組合便散了,虛竹與段譽都尚在人間,但即便是后來虛竹生死未卜,段譽也幾乎是不聞不問,二人仿佛從此天涯是路人,這是為何?

一、生死未卜的虛竹

虛竹后來的結局是什麼?書中并沒有交代清楚,不過和絕大多數人想的不一樣,虛竹并不是在《天龍八部》的故事結束之后便退隱江湖,事實上他一直坐鎮靈鷲宮,因為金庸在新修版中加入了一段虛竹收徒的劇情。

虛竹自然是沒有傳承逍遙派和靈鷲宮的,這一點在時代背景靠后的《射雕英雄傳》中不曾出現此二派之人也能看出來,不過虛竹卻是幫蕭峰收了個丐幫的徒弟。

原文道:「 過得多年,丐幫中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為人穩重能干,人緣甚佳,群丐公議,推之為主。各人尊重蕭峰原意,送此人去靈鷲宮,先由虛竹考核認可,再傳他‘打狗棒法’及‘降龍十八掌’。這少年幫主不負所托,學得神功,又將丐幫整頓得蒸蒸日上,竟爾中興,丐幫自此便視靈鷲宮為恩人。

(丐幫劇照)

很明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虛竹并未退隱,再加上他與丐幫的關系親密,在武林中的威望自然是極高的,但就這麼一位大人物,在短短數十年后,幾乎便無人提及了,他后來去了哪兒?書中完全沒交代,金庸就給了他這麼一個「生死未卜」的結局。

段譽雖不算是「武林人士」,但他好歹與虛竹兄弟一場,并且他一直活到九十多歲才去世,虛竹下落不明,他理所應當會派人或者親自去找虛竹才是,可他為何沒這麼做?

二、形同陌路的兄弟

從書中呈現的劇情來看,段譽和虛竹最后一次見面也就是在那次宋遼大戰之后了,此后書中再未提及二人之間有任何交集。

正如前文所說,段譽可一直都活得好好地,新修版中,金庸刻意為他加了一段結局描述:「 大理(史稱‘后理’)憲宗宣仁帝段譽,登基時年號‘日新’,后改文治、永嘉、保天、廣運,共有五個年號,其后避位為僧,一共做了四十年皇帝,傳位于其子段正興。

(段譽、虛竹劇照)

這段描述無疑是讓他向他的歷史原型「段和譽」靠攏了,而歷史上真實的段和譽可是活了九十三歲才去世,即便段譽沒活這麼久,至少新修版中明確提到他當了四十年皇帝,為何在這四十年間他就從未打探過虛竹的消息?似乎二人從此成了路人一般,莫不是二人之間產生了什麼矛盾?

其實細品原著,還真有這個可能。

三、被欺辱的大理皇帝

段譽和虛竹的交情深嗎?說深也算得上深,但細品之下卻又覺得二人交情其實極淺,事實上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并不長,只是一起經歷過幾次戰斗而已,二人在交流之時還有種難以掩飾的客套。

不過直至書末,似乎他們之間也并未有什麼矛盾,反倒是二人與大哥蕭峰都或許心有嫌隙,畢竟蕭峰差點殺死段譽的父親(養父),蕭峰父子與虛竹的父親更可以說是血仇,而段譽與虛竹之間卻并沒有這樣的關系。

(夢姑劇照)

那憑什麼說段譽和虛竹后來的關系會惡化?其實很簡單,你看虛竹在退隱之前交給了段譽什麼?不賣關子,就是他身邊的五位女子,也就是曉蕾和梅蘭竹菊。

確切地說將幾位婢女獻給段譽是夢姑的主意,夢姑先是將自己的婢女曉蕾給了段譽,段譽只覺得對方是好意,要給自己個仆人,但對方好歹是西夏公主,于是便說要安排曉蕾當郡主,已經算是給夢姑面子了,然而你看夢姑又是怎麼說的?

原文道:「 李清露笑道:‘曉蕾是給你做妃子的,你怎麼不要?’

曉蕾不過是夢姑身邊一個平平無奇的婢女,通常情況下,武俠小說中的女子都會被賦予傾國傾城的容貌,曉蕾也并不是如此,書中只提到她會琴棋書畫,還十分溫柔,言下之意,長相自然是一般了,可不管她是否貌美,她只是一介婢女,憑什麼嫁給大理皇帝,而且這事可不是段譽「微服私訪」自己想要娶某位女子,而是被人逼著娶,對方還是西夏公主,這豈不是意味著西夏國騎在了大理國頭上?

(梅蘭竹菊劇照)

可以說此舉是讓段譽備受屈辱,事實上段譽這愣頭青在前面的故事中已經被「欺負」過一次了,段譽初遇夢姑的時候甚至還行了跪禮,畢竟西夏國力比大理強,這也無可厚非,可后來對方還讓自己娶一個婢女,那多少有些欺負人了。

盡管這事與虛竹并無關系,但虛竹始終是夢姑的丈夫,也是西夏的駙馬,他的立場已不再僅僅只是一個武林人士而已,如此一來,段譽和虛竹的關系自然也就變得十分微妙了。

所以即便后來虛竹下落不明,段譽也從未想過去打探虛竹的消息,二人之間的兄弟情早已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