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江湖最強國師之爭,鳩摩智的優勢遠非金輪法王可比

在讀金庸作品時,我們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金庸筆下的國師基本上都是來自偏遠地區,而且都可以算是書中的反派。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吐蕃國師鳩摩智和蒙元國師金輪法王。這兩位在各自的時代都是武林頂尖的高手,二人哪個才算是金庸江湖最強國師?

在比較二人的武功誰強誰弱之前,先討論一個問題,就整體武功水平而言,天龍時代和射雕三部曲時代到底是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

就我個人的看法而言,我覺得天龍時代明顯要勝過射雕三部曲時代。雖然天龍寺本因大師曾說天龍是武學末世,但這個末世很有可能是相對五代時絕學頻出,絕世高手在亂世之時層出不窮的情況而言。在金庸江湖,天龍的武學整體水平絕對是屬于最前列的。

就武功的神奇性而言,天龍時代神功絕學數不勝數。這其中以逍遙派的武功最具代表性。像天山童姥修煉的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可以做到三十年一個輪回返老還童一次,完全超越了武功的范疇,類似于玄幻層面的武學了。

除此之外,還有可以完美模擬天下任何內功的小無相功,吸人內力安全無副作用的北冥神功,一陽指的超級進階版六脈神劍,戰斗中回復真氣的頂級輕功凌微微步,加強版的降龍十八掌等,每樣都是其他時代需要仰望的頂級絕學。

再來看武功表現。天龍時代,頂級高手都是以內力外放對敵,掌力外放的距離是射雕三部曲遠遠無法比擬的。喬峰在少室山從丁春秋手中救阿紫時,相隔十五六丈遠開始發掌,一掌擊出,疾沖上前再次發掌,三掌的掌力層層疊加,逼得丁春秋早早就放開了阿紫選擇躲避。

像喬峰這種頂尖高手,隔空四五丈遠用掌力外放傷敵只是尋常事。而到了武學整體水平在三部曲中相對更高的神雕時代,一燈大師和金輪法王對決時,也不過只隔了一丈多遠用內力對決。

再來看射雕時代,王重陽和林朝英打賭以指力在石碑上刻字,結果林朝英刻完字王重陽看后自知無法做到,只能認輸,將活死人墓拱手相讓。直到見多識廣的黃藥師看完林朝英刻字石碑,王重陽才知道林朝英是作弊,用化石粉先腐蝕了石碑才做到。

但在天龍時代,這種刻字對頂尖高手來說完全不叫事兒。小鏡湖中段延慶和喬峰見面,自知內力相差太遠,不敢以腹語術說話,以鋼杖在青石板上刻字交流,結果喬峰輕松以鞋底將段延慶用鋼杖刻的字抹去。以手指刻字和以鞋底抹掉石板上的字哪個難度更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再說和喬峰同一個水平的鳩摩智,挑戰少林時以小無相功驅動少林七十二絕技,竟然用袈裟伏魔功隔空將數丈遠的一個青銅大鼎切割下巴掌大的一塊,切口光滑如同刀削,這點就不是射雕三部曲時代的高手能想象得到的。

所以就所處的時代而言,將鳩摩智拿來和金輪法王比較,本身就不是一件公平事。這就好比問《風云雄霸天下》中的劍圣能不能打贏金庸江湖的劍魔獨孤求敗一樣。

天龍中的鳩摩智,完全就是一個人形的藏經閣,所會的武功之多放眼金庸江湖不作第二人想。除了看家本領火焰刀外,鳩摩智還學了少林七十二絕學,逍遙派的小無相功,少林派的易筋經,各種絕招可以說是信手拈來,任意取用。

除了所會的武功多,別看97版《天龍八部》電視劇中將鳩摩智塑造成了一個搞笑的人物,但在天龍原著中,鳩摩智可不是易與之輩,完全是一個心思深沉,極擅謀劃之人。

他只帶了幾名隨從,就敢上門挑戰大理的武學圣地天龍寺,事先就已經做好了周密的計劃。先是借助吐蕃的國力以勢壓人,逼得天龍寺眾僧不敢不應下挑戰;再指名挑戰六脈神劍,打的主意就是欺負天龍寺沒人能練成這門劍法。六脈神劍圖譜得之無望,鳩摩智馬上就反應過來,先挾持段正明,繼而擒下段譽,讓天龍寺眾僧無可奈何,從容全身而退。

后來挑戰少林,如果不是出了虛竹這個變數,偌大的少林就會被他一個人整得灰頭土臉,名譽掃地。這等心智,哪個敢小覷他?

反觀神雕時代的最強反派金輪法王,給人的感覺就是過于笨拙,變通不足,應對遲緩,雖有五絕的實力,卻沒有對應的軟實力,如戰斗經驗,意志力和應變能力等,優勢固然突出,但短板更加明顯。

初出江湖就連連遇挫,在郭靖這種成名高手面前吃了暗虧就算了,在楊過和小龍女這種小輩面前都占不到便宜。搶奪郭襄時更是被實力遠遜于他的李莫愁耍得團團轉,實在對不起他高手的名頭。

龍象般若功大成的金輪法王我覺得也完全不可能是健康狀態的鳩摩智的對手,完全有可能被吊打。想贏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鳩摩智身體的隱患發作,神志不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他再出手,否則金輪法王沒有一絲贏的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