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武松林沖幫魯智深寫偈語假坐化,宋江發現一個破綻,想出一條毒計

天空之城 2022/05/21

魯智深是不識字的,他拳打鎮關西之后的逃亡途中,差點吃了不識字的大虧: 「魯提轄正行之間,卻見一簇人圍住了十字街口看榜。魯達看見挨滿,也鉆在人叢里聽時,魯達卻不識字。──只聽得眾人讀道……」

眾人圍觀的,就是通緝魯智深的懸賞告示,如果不是金老漢一把將他抱住扯開,他可能就要被衙差抓住送到老種經略相公軍營聽候發落了。

衙差能不能抓住魯智深,種師道會不會打魯大俠一頓板子,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識字的魯智深在生擒方臘之后,忽然寫出了幾句高深莫測的精妙偈語: 「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沙人放火。忽地頓開金繩,這里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

連字都不會寫的人忽然寫出了大德高僧也未必能寫出的精妙偈語,陰險狡詐的宋江自然不能不滿腹狐疑,為了免除后患,他想出了一條毒計:「 直去請徑山住持大惠禪師,來與魯智深下火。五山十剎禪師,都來誦經。迎出龕子,去六和塔后燒化。」

魯智深在「坐化」之前,已經拒絕了進京受封,也不肯去名山大剎為一僧首,只是對宋江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別把我燒掉就行了: 「都不要,要多也無用。只得個囫圇尸首,便是強了。」

宋江一定要把「張招討并童樞密等眾官」都請來「拈香拜禮」,就是想讓他們做個見證:魯智深確實坐化了,往后他再從什麼地方冒出來,那也與我無關!

宋江打得好一手如意算盤,魯智深的師友們也不可能不預先防范,所以那個密封的「龕子」里裝的是不是魯智深,那就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了。

我們細看魯智深「坐化」的全過程,就會發現沒人能證明那偈語是魯智深親筆所寫:魯智深打發身邊的人去請宋江,宋江趕來的時候,魯智深已經「不動」了,那張寫著偈語的紙條就擺在旁邊。

魯智深在五臺山的時候,別人打坐參禪,他鼾聲震天,別人撞鐘念經,他喝酒吃肉,讓他學習寫字,還不如讓他去多除幾個西夏兵容易。到了大相國寺,魯智深忙著和偷菜潑皮喝酒拔樹,就是想學文化,也找不到老師。

魯智深不可能無師自通忽然領略了生4奧義并精通文字,他那篇偈語自然是他人捉刀代筆,他的「坐化」,自然也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障眼法。

是誰替魯智深撰寫了那篇寓意深刻的偈語,行者武松自然是知情的,因為魯智深「坐化」的前半夜,他倆一直是在一起的: 「魯智深自與武松在寺中一處歇馬聽候,看見城外江山秀麗,景物非常,心中歡喜。是夜月白風清,水天共碧。」

魯智深和武松這兩個赳赳武夫粗豪漢子,可不會像及時雨宋江、浪子燕青那樣附庸風雅,再美的風景,在他們眼里也不如干肉燒餅、砂鍋狗肉,他們「心中歡喜」,肯定是做好了未來規劃,這規劃就是在六和寺隱居下來大碗喝酒大塊吃肉。

武松是個老江湖,而且文字功底不錯,他血濺鴛鴦樓后大書「沙人者打虎武松也」,然后還說了一句名言:「 梁園雖好,不是久戀之家!」

這句話魯智深在火燒瓦罐寺之后也跟九紋龍史進說過,這句話的原創者是漢朝大作家司馬相如,魯智深和武松在不同場合說了同樣一句話,說明他們心有靈犀早有默契,武松替魯智深寫出偈語并幫助魯智深借火遁脫身,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魯智深的生4之交不多,除了受傷斷臂的行者武松、征方臘陣亡的九紋龍史進,還有一個原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

林沖也沒有進京受封,這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林沖以天罡正將的身份受封武節將軍、諸州統制,當了御營兵馬指揮使或某一州府的兵馬都統制,那還得受太尉高俅管轄,兩人仇深似海,林沖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魯智深「坐化」后,在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四大戰役中斬將最多的林沖,忽然毫無預兆地「風癱」了。風癱的林沖留在了六和寺,半年后才向朝廷上報病故。林沖是否真的病故了,因為沒有人親眼所見,高俅不知道,也懶得問。

林沖的文化功底顯然比武松還高,而且跟魯智深關系也十分密切,替魯智深偽造偈語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被逼上梁山之前,曾在朱貴的酒店里寫了一首詩,其風格跟魯智深的偈語也有些相似: 「江湖馳聞望,慷慨聚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蓬。」

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耍錢,三人在一起才熱鬧,武松有理由不進京,魯智深和武松要想留在六和寺,就只能另想辦法,以武松的精明和林沖的文采,替魯智深捉刀代筆,是完全有可能的。

武松和林沖或許不太懂禪機,那篇寓意深刻的偈語,可能是受了高人指點,也可能是別人寫好后交給魯智深,然后讓武松在適當時機展現給宋江,那個寫偈語的人,前幾天剛和魯智深分手,宋江連連追問,魯智深都是含糊其辭: 「宋江又問道:‘那一個老僧,今在何處?’魯智深道:‘那個老僧,自引小僧到茅庵里,分付了柴米出來,竟不知投何處去了。’」

魯智深上梁山后奇遇頗多,他在打田虎的時候,莫名其妙失蹤了一個月,卻覺得自己只過了幾小時,為此還很詫異地跟神行太保戴宗爭論: 「如今正是二月下旬。適才落井,只停得一回兒,卻怎麼便是三月下旬?」

花和尚解脫緣纏井,遇到了一個老和尚,并得到了一些點悟: 「上至非非想,下至無間地。三千大千,世界廣遠,人莫能知。凡人皆有心,有心必有念。地獄天堂,皆生于念。是故三界惟心,萬法惟識。一念不生,則六道俱銷,輪回斯絕。你一人緣纏井,難出欲迷天。我指示你的去路。」

魯智深生擒方臘之前,又遇到了一個老和尚,然后就打定了主意不回京受封。于是有人懷疑:魯智深遮遮掩掩不肯明言的那位老僧,其實就是智真長老,魯智深一禪杖拍倒方臘的時候,懷里已經揣著那張「臨終偈語」,所以他才會跟宋江事先聲明: 「灑家心已成灰,不愿為官,只圖尋個凈了去處,安身立命足矣!」

宋江喋喋不休苦苦相勸,這才有了魯智深留下偈語「坐化」,但卻留下了一個破綻:不識字的魯大俠,怎能寫出如此高深的偈語?

宋江發現這個破綻之后就放了一把火,不管佛龕里裝的是不是魯智深,都要一把火燒掉給童貫看。

宋江違背魯智深意愿下此毒手,就是為了免除后患,這一點幫助魯智深編寫偈語并「坐化」的三個人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他們一定會未雨綢繆來一招「偷梁換柱」,宋江可能只是燒了一個空龕子,即使里面有人,那人也未必是魯智深。

不管替寫偈語幫魯智深假坐化的是武松林沖還是智真長老,宋江那一把火放得都極其歹毒,有人說那也是在幫魯智深毀滅痕跡,但是在半壺老酒看來,極端自私自利的宋江不會有那份好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住自己即將到手的高官厚祿。

不識字的魯智深忽然拿出了智多星吳用也未必能寫出的偈語,這就給我們留下了美好的想象空間:當宋江李逵喝了毒酒口吐白沫滿地打滾、吳用花榮掛在樹上兩腿亂蹬褲子褪到腳踝的時候,魯智深、武松、林沖三人,是不是正在六和寺就著砂鍋狗肉喝燒酒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