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三豐死后,一反派成了天下第一,他擊敗張無忌、逼出黃衫女

Mrs.Z 2022/10/18

作為《射雕三部曲》的完結篇,金庸的《倚天屠龍記》曾簡單地講述了郭靖夫婦戰死、楊過夫婦退隱的故事情節。到了百年之后的倚天時代,中原武林已經落到了蒙古人的手中,在這個動蕩不安、爾虞我詐的年代,倚天主角張無忌就此橫空出世。

相對于專一的郭靖、癡情的楊過,金庸筆下的張無忌并沒有遵循「一夫一妻制」。相反,張無忌仗著俊美的外表、高強的武功,頗有些沾花惹草的嫌疑。

一、多情公子張無忌

盡管《倚天屠龍記》歷經三次大的改動,但張無忌和誰結為夫妻依舊是一個謎。正如張無忌在倚天末尾所說的那樣: 「愛我極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還有敏妹,還有蛛兒,還有小昭……」

對于張無忌的感情歸宿,金庸本人也說過,張無忌更像是一個普通人,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和身不由己。他最后沒有選定自己的配偶,他可能會和趙敏前往蒙古,可能和趙敏同去波斯找小昭,也有可能為了明教而不得不獨自回中土辦事,也可能在西域遇到殷離……

金庸的言外之意很明顯,凡是和張無忌有過交集的漂亮女子,都有可能與之擦出愛的火花,那麼黃衫女呢?

二、曇花一現的黃衫女

黃衫女身為楊過、小龍女的后人,她很好地繼承了神雕俠侶的優良基因。黃衫女生得秀麗絕倫,雖然比張無忌大了幾歲,但顯然年齡不是問題。

尤其在連載版《倚天屠龍記》里,金庸曾解釋過黃衫女身著黃衫的原因,只因她是一個尚未出嫁的姑娘。不難看出,金庸極有可能是想讓黃衫女和張無忌發生碰撞 ,以此產生一段兒女私情。可由于最初的版本是寫在報紙上,寫著寫著,金庸竟忘了這事,以至于黃衫女只對張無忌說了一句「終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俠侶、絕跡江湖。」

但不管怎麼說,黃衫女還是和張無忌報出了家庭住址,對于黃衫女和張無忌有沒有可能發展,正如金庸自己所說的那樣,張無忌可能「不得不獨自回中土辦事」。回了中土的張無忌極有可能再次邂逅黃衫女。

三、倚天幻想

在《倚天屠龍記》的末尾,由于朱元璋挑撥離間,張無忌一怒之下帶著趙敏退出了明教,二人就此退出了江湖,在蒙古過起了甜蜜的二人世界。

又過了幾年,張無忌在蒙古突然得到了一個消息,他的太師父張三豐壽終正寢、駕鶴西去。張無忌悲痛欲絕之下將此事和趙敏說了,二人協商一番后決定由張無忌前往武當山吊唁張三豐,趙敏由于是蒙古人的關系暫且留在蒙古。

第二日一大早,張無忌就動身前往武當山。

到了武當山腳下,張無忌和俞蓮舟等人抱頭痛哭了一會兒。幾人多年未見,心情久久難以平靜。可不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張無忌大吃一驚。

張無忌剛走進三清殿,只見武當眾弟子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一個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背對著張無忌。

「來者何人,竟敢大鬧武當山?」俞蓮舟一聲大喝,當即使出一招太極拳朝黑衣人打去。黑衣人頭不轉腳不移,只是右掌向后一揮就有一陣罡風襲來,俞蓮舟的太極拳被罡風帶得身不由己,頓時就跌落在地。

「咦,」張無忌暗道,「這武功好像在哪見過?」

張無忌正疑惑間,宋遠橋等人出手了,不過和俞蓮舟一樣,都被黑衣人輕輕一帶,當即跌落一旁。

「九陽神功!」張無忌看出了黑衣人的武功根基,不由得脫口而出。

「張無忌,你果然出現了。」黑衣人聽了張無忌的話,緩緩地轉過了頭。

「你是……陳友諒!?」張無忌驚道,「你從哪里學會的九陽神功?」

「哈哈哈,張無忌,當年你壞了我的好事,后來就帶著趙敏不知去向。如今張三豐死了,我猜到你肯定會回來,果然不出我所料,今日就將我們的恩怨算清吧!」

陳友諒話音剛落,忽地朝張無忌胸口打出一拳。張無忌不敢怠慢,他一邊運起九陽神功,一邊使出乾坤大挪移的招式,試圖將陳友諒打來的拳勁蓄積起來然后盡數彈回。

當年張無忌曾和苦頭陀范遙大打出手,范遙對張無忌打出十余掌,都被張無忌用乾坤大挪移蓄積在一塊然后合并為一掌拍出。這一掌猶如山洪暴發時儲滿了洪水,猛地里湖堤崩決。若真的拍在了范遙身上,勢須立時腕骨、臂骨、肩骨、肋骨齊斷,連血也噴不出來,當場血肉模糊,死得慘不可言。

如今遭遇強敵,張無忌幻想著依葫蘆畫瓢,讓張無忌始料未及的是,陳友諒這一拳的力道極大,就算張無忌運起了乾坤大挪移第七層的心法依舊無法抵擋,就連張無忌的九陽神功也被陳友諒擊破。

只聽張無忌「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張無忌,多年不見,你的武功怎麼變得這麼差勁?是不是天天躲在溫柔鄉里啊?哈哈哈。」陳友諒仰天大笑。

「你……怎麼還會九陰真經?」張無忌忍著胸口的劇痛,朝陳友諒問道。

當年的屠獅大會,周芷若憑借九陰白骨爪試圖擊殺謝遜。關鍵時刻黃衫女飄然而至,她挫敗了周芷若,還將《九陰真經》交到了張無忌的手中。可張無忌明明將這本經書帶到了蒙古,而且由于張無忌修煉的是九陽真經,無法繼續修煉九陰真經,因此他隨手翻了幾頁之后,將這一本經書收藏了起來。

陳友諒剛剛打出的那一拳不僅有九陽神功的陽剛之力,還夾雜有九陰真經的陰柔之力,這讓張無忌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當年張無忌憑借全套版的九陽真經,就算是艱澀難懂的乾坤大挪移也一下子沖到了第七層。不過九陰真經和九陽真經一陰一陽,二者無法兼容,放眼天下,唯有太師公張三豐方能達到剛柔并濟的至高境界,陳友諒他又是怎麼做到的?

還未等張無忌想明白,陳友諒又發起了第二輪的攻擊,只見他將內力灌于雙臂之上,左掌右掌朝著張無忌一起襲來。

張無忌只覺得掌風呼呼,刮得臉隱隱生疼,當即運起太極拳的「擠」字訣,試圖將陳友諒的掌力擠到一旁,不料陳友諒的一掌竟有萬斤之力,張無忌太極拳的「擠」字訣根本無法發揮功效,左肩右肩又各挨了陳友諒一掌。

幸好張無忌有九陽真氣護體,若換了常人早就命喪當場, 饒是如此,張無忌已是眼冒金星、幾欲暈去。

「送你上西天吧!」陳友諒擔心夜長夢多,他捏緊右拳,忽地朝張無忌的太陽穴打去。

拳風呼呼聲中,張無忌知道自己無力回天,于是閉上眼睛等死。緊要關頭,陳友諒只覺得眼前黃影一閃,待回過神來,軟癱在地的張無忌已不見了蹤影。

另一邊,古墓。黃衫女正悉心照料張無忌。張無忌身受重傷,但好在體內九陽真氣不斷游走,加上黃衫女精通九陰真經的療傷篇,張無忌只躺了三天就恢復了大半。

通過交談,張無忌這才知道黃衫女的真實姓名,她叫楊瑤琴,是楊過的孫女。楊瑤琴聽聞張三豐仙逝,作為古墓派的傳人,楊瑤琴也上了武當山準備吊唁張三豐。不曾想,竟在危急關頭救出了張無忌。

張無忌養傷期間冥思苦想,大概猜測出了陳友諒如何練成的九陽真經。張無忌認為,當年他墜入昆侖仙境,在一頭白猿的腹中得到了《九陽真經》。神功大成之后,張無忌在山洞左壁挖了個三尺來深的洞孔,將四卷九陽真經、胡青牛的醫經、以及王難姑的毒經一并埋在洞內。作死的是,張無忌臨走之時,還拾起一塊尖石,在山壁上劃下六個大字:張無忌埋經處。

陳友諒城府極深,事后他經過一番推測,竟尋到了張無忌當年墜崖之處。那幾本經書自然而然就被陳友諒納入囊中。

至于陳友諒如何練成九陰真經也是有跡可循。宋青書當年也修煉過《九陰真經》,雖最后淪為廢人,但經書里的奧義他依舊爛熟于胸。陳友諒手段很多,他通過宋青書練成九陰真經恐怕也不是難事。

不過讓張無忌納悶的是,陳友諒是如何將九陰九陽融合在一起的?難道陳友諒是千年難得一遇的武學奇才不成?

「又在胡思亂想了?」黃衫女輕柔婉轉的說話聲打斷了張無忌的思緒。黃衫女何等聰明,她猜到了張無忌在苦思對策。

黃衫女道:「你如今的武功只有當年的十之七八,究其原因,還不是因為……」說到這里,黃衫女臉上一紅,猶如一朵綻放的玫瑰花,「還不是因為你和趙敏結為夫妻,原有的九陽神功大打折扣。」

這一下輪到張無忌臉紅了,二人沉默了一會,張無忌抬頭問道:「瑤琴,你說我該如何打敗陳友諒的九陰九陽?」

楊瑤琴道:「陳友諒的九陰九陽極其厲害,有一力降十會的神通,盡管他的外功招式稀松平常,一樣能化腐朽為神奇。不過,想要擊敗陳友諒不是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張無忌急忙問道。

「我祖父楊過留下一門自創的掌法喚作黯然銷魂掌。此門掌法勁道極大,若能發揮出最大潛能,威力不會在陳友諒的九陰九陽之下。」

黃衫女認為,此時張無忌和趙敏分隔兩地,頗有思念之情,而黯然銷魂掌需要施法者具備綿綿不絕的黯然神傷之情就能打出威力極大的掌力。

張無忌悟性極高,在九陽真經以及乾坤大挪移的加持下,很快就練成了楊過的黯然銷魂掌。

同時,黃衫女通過多方打聽,她了解到陳友諒占了武當山之后,正動身趕往少林寺,大有「先滅武當、后滅少林」之勢。

張無忌離開之際,黃衫女最后說了一句話:「這一戰,取決于你愛趙敏有多深。」

少室山,張無忌迎來了自己的生死之戰。他催動九陽神功,將全身潛能發揮到極致。同時,張無忌謹記黃衫女的告誡,他排除雜念,心中只留有對趙敏的思念之情。垂頭喪氣之下,張無忌的黯然銷魂掌配合九陽真經,的確打出了意想不到的威力。

或許張無忌沒有楊過那般癡情,或許張無忌還心有旁騖。陳友諒雖被張無忌的黯然銷魂掌打得嘴角滲出鮮血,但張無忌也被陳友諒擊倒在地,受傷不輕。

「張無忌,拿命來吧!」陳友諒打出致命一擊,這一擊凝聚了陳友諒畢生功力之所在。

突然,陳友諒眼前黃影一閃。只見黃衫女再一次飄然而至,她朝張無忌喊道:「無忌,我得到了最新的消息,趙敏她……她死在了蒙古。」

「又是你,真是聒噪!」陳友諒一掌朝黃衫女劈去,黃衫女猶如稻草人一般飛了出去。

「不!」張無忌聽聞趙敏的噩耗已是傷心欲絕,這里又親眼目睹黃衫女倒在血泊之中,萬念俱灰之下,張無忌情不自禁地打出了黯然銷魂掌,只見六神不安、杞人憂天、無中生有、魂不守舍、徘徊空谷、力不從心、行尸走肉、拖泥帶水、倒行逆施、廢寢忘食諸多招式紛紛被張無忌施展出來,陳友諒手上、腳上、腹上、肩上中了數掌尚未回過神來,緊接著張無忌最后一掌「窮途末路」打在陳友諒的天靈蓋上,隨著「波」一聲巨響,陳友諒終于倒下了。

「瑤琴!」張無忌趕忙扶起了身受重傷的黃衫女。

「直到你倒下的那一刻我才發現,最讓我牽腸掛肚的,是你!」張無忌眼含淚水,含情脈脈地朝黃衫女說道。

「趙敏她沒有死,我……我是騙你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