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盧俊義林沖單挑難贏:能擒斬史文恭的三位好漢,為何不肯幫晁蓋?

天空之城 2022/05/25

晁蓋是不是史文恭射的,這根本就不重要:如果晁蓋不隕落曾頭市,梁山必將會發生第二次火并,晁蓋的老班底吳用已經依附宋江,阮氏三雄是吳用的故人而非晁蓋心腹,赤發鬼劉唐跟宋江也過從甚密,真要發生火并,能幫晁蓋的,可能只有豹子頭林沖一人而已。

林沖跟高俅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晁蓋與宋江在招安問題上產生激烈沖突,林沖應該是站在晁蓋一邊的。至于魯智深和武松是跟林沖志同道合幫晁蓋,還是看在結義之情上幫宋江,那都不重要——咱們今天要說的,是林沖并沒有能力生擒史文恭替晁蓋報仇,所以晁蓋的臨終遺言,林沖聽懂了卻并沒有當真:我打不過史文恭,其他人也不行,要報仇,還得借助宋江的陰謀詭計。

林沖知道自己打不贏史文恭,盧俊義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能除掉盧俊義的僅有三人而已,但這三人之中肯定不包括林沖和盧俊義。

林沖自認為打不過史文恭,并不是心虛怯戰,如果僅憑武功單打獨斗,梁山一百單八將可能無一人是史文恭對手——武功最高的玉麒麟盧俊義,能打成平手就不錯了。

林沖力挺宋江上位,并不是出于對宋江的推崇,而是梁山上實在沒有什麼出色的人物,宋江畢竟認識幾個字,有一些官場經驗和鬼蜮伎倆,屬于羊群里的羊駝、雞群里的鴨子。

作為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并不會把鄆城縣押司宋江放在眼里,但是他卻對晁蓋傾心敬重: 「林沖見晁蓋作事寬宏,疏財仗義,安頓各家老小在山,驀然思念妻子在京師,存亡未保。遂將心腹備細訴與晁蓋道:‘小人自從上山之后,欲要搬取妻子上山來。因見王倫心術不定,難以過活,一向蹉跎過了。流落東京,不知死活。’」

林沖此舉,就是表示對晁蓋的完全認可,晁蓋也表現得像個大哥的樣子: 「賢弟既有寶眷在京,如何不去取來完聚?你快寫書,便教人下山去,星夜搬取上山來,以絕心念,多少是好。」

林沖跟晁蓋,可以說是托妻獻子的交情,他之所以火并王倫,也是對晁蓋一見傾心、惺惺相惜。

同時我們還要看到,宋江那樣慣于黑白通吃以金銀收買人心的押司小吏,是不會放在林沖那樣中級軍官眼里的——很多人認為林沖只是個外聘武術教官,沒有品級,甚至也不算正規軍官,這顯然是既沒細看《水滸傳》,也沒看到《宋史·輿服志》:林沖一出場的時候,穿的是只有六品以上武官才可以穿的綠戰袍,操刀鬼曹正說師父林沖是「八十萬禁軍都教頭」。

宋朝的文武官員服色有嚴格而又明確的規定:三品以上服紫,四到六品穿綠,七品及以下穿青,押司和都頭不入流,只能穿灰或黑,宋江是灰衣吏,武松是「皂吏」頭目。

殿帥府虞候陸謙對教頭林沖畢恭畢敬: 「如今禁軍中雖有幾個教頭,誰人及兄的本事?太尉又看承得好,卻受誰的氣?」

虞候并不是我們所理解的「碎催」,宋朝的虞候也是正規軍官,其上有「將虞候」、「都虞侯」,殿前司、侍衛親軍步軍、侍衛親軍馬軍的都虞侯僅在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之下,并稱「殿前三司九帥」。

像林沖那個級別的教頭,在整個殿前三司也只有幾個而已,曹正不會把師父的普通教頭說成是「都教頭」,所以林沖很可能是高俅手下幾個副都教頭之一,都教頭和副都教頭外出征戰或兼職加官,那就很了不起了:后來官軍征討梁山,出動的八十萬禁軍都教頭丘岳,官帶左義衛親軍指揮使、護駕將軍;八十萬禁軍副(都)教頭周昂,官帶右義衛親軍指揮使、車騎將軍。

林沖被逼上梁山前地位很高,結識的都是朝中高官,對一個小小的鄆城縣押司自然不會有什麼敬畏之心,他不借著晁蓋遺言上位,除了「不為福先不為禍始」的中庸之道,還看到了吳用和公孫勝對自己也未必支持——這兩個家伙,對晁蓋的死活都不放在心上,又怎麼會幫我這個曾經火并王倫之人?

僅憑武功單打獨斗,梁山諸將無一人是史文恭的對手,要證實這個說法,我們只需看一場打斗就可以了: 「宋江引諸將擺開陣勢迎敵,對陣史文恭出馬。宋江看見好馬,心頭火起,便令前軍迎敵。秦明得令,飛奔坐下馬來迎。二騎相交,軍器并舉。約二十余合,秦明力怯,望本陣便走。史文恭奮勇趕來,神槍到處,秦明后腿股上早著,倒攧下馬來。」

用狼牙棒的秦明,力量當然是相當不小的,史文恭在二十回合之內在力量方面占了上風,把一向強悍暴躁的秦明打得力乏膽怯,這一點,梁山沒有任何一位好漢能做到——即使是盧俊義和林沖,也沒有把握在一百回合之內擊敗霹靂火秦明。

史文恭并不愿意跟梁山軍糾纏,當時的情況是 「史文恭、蘇定只是主張不要對陣。怎禁得曾升催并,史文恭無奈,只得披掛上馬。」

霹靂火秦明一心要在梁山軍前建功立威,而史文恭則是不想結怨太深——這也能從側面印證晁蓋并非史文恭除掉,如果真是他放的毒箭,那就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殊4一搏。

消極怠工的史文恭在二十回合輕取梁山馬軍五虎將中位列第三的霹靂火秦明,說明二人的武功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秦明或許是馬軍五虎將中最弱的一個,但也絕對是一流高手,連他都接不住史文恭二十招,讓盧俊義或林沖擒斬史文恭,豈不是強人所難?

梁山馬軍五虎將都是正規軍官出身,他們尚且不是史文恭的對手,當鋪大掌柜盧俊義就更不用說了——他在上梁山之前,連戰馬都沒騎過,無論是被吳用騙上梁山還是下梁山回家,都是靠兩條腿走路,這才給了管家李固鳩占鵲巢創造了機會。

盧俊義初次樸刀陣前見紅,就是戳中了史文恭大腿,兩人根本就沒有經過打斗: 「史文恭正走之間,只見陰云冉冉,冷氣颼颼,黑霧漫漫,狂風颯颯,虛空之中,四邊都是晁蓋陰魂纏住。史文恭再回舊路,卻撞著浪子燕青;又轉過玉麒麟盧俊義來,喝一聲:‘強賊!待走那里去!’腿股上只一樸刀搠下馬來,便把繩索綁了,解投曾頭市來。」

盧俊義此戰,完全是在偷襲喪魂落魄戰斗力歸零的史文恭,那把刀就是放在鼓上蚤時遷和鐵扇子宋清手上,也能把史文恭戳下馬來。

很多人都認為史文恭被擒,還是要歸功于托塔天王晁蓋,并說他如此幫盧俊義建功,就是要破壞宋江的篡位圖謀,但是小編卻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所謂晁蓋「現身」,是不是入云龍公孫勝玩兒的障眼法?

前面咱們說過,有能力在陣前生擒或除掉史文恭,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只有三人而已:入云龍公孫勝曾一招制住了即將除掉盧俊義的金劍先生李助;混世魔王樊瑞的道術僅次于公孫勝,也有能力困住史文恭而讓八臂哪吒項充和飛天大圣李袞下手;轟天雷凌振一炮打碎了斬斷武松左臂的靈應天師包道乙,打史文恭自然也不在話下。

如果公孫勝、樊瑞、凌振跟著晁蓋一起去打曾頭市,就是再有五個史文恭,也早被捆成粽子押回梁山了。

凌振是被俘軍官,樊瑞原本就跟梁山不對付,晁蓋也未必信任他們,但是入云龍公孫勝不肯跟晁蓋去曾頭市,卻在梁山軍二打曾頭市的時候為宋江出力,這就十分耐人尋味了。

公孫勝不幫晁蓋幫宋江,這件事十分詭異,于是我們有理由懷疑弄沒史文恭戰斗力的,也是這個令人琢磨不透的入云龍,至于除了公孫勝和樊瑞凌振三人之外,還有誰有能力、有把握在兩軍陣前擒斬史文恭,那就有請讀者諸君來發表高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