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在失聯的前4天,火星機遇號傳回了最后的全景圖,畫面十分清晰

天空之城 2022/06/26

「我的電池電量低,天快要黑了。」

火星上執行任務的 機遇號最終向地球傳出了這樣的話,這句富有詩意的話語讓人不禁聯想到惠特曼的那首詩,「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這段 詩意般的句子后來也迅速地在互聯網上傳播開來,為什麼機遇號會受到這般關注?

這一點 只有機遇號的任務才能解釋,它是人類早期 勘察火星的探測器,為期 十多年,如今終于落下帷幕。這段話不僅是它的告別,也是人類走向外太空的一個轉折點。

機遇號的關鍵任務就是 拍攝,大量的拍攝和記錄,只有這樣才能夠最直觀地向人類展示火星上的實際環境,以及氣候面貌。直到它 關機的最后一刻,仍舊向人類艱難地傳輸著照片,而照片也十分清晰。

機遇號是怎樣成為人類前往火星的希望的?機遇號曾遭遇過哪些問題?機遇號向人類展示了一個怎樣的火星面貌?未來的機遇號將會是怎樣的?本文將從 機遇號任務、火星勘察這兩個方面來回答這些問題。接下來就一起看看在 沉默的前4天,火星上的機遇號傳回的全景圖究竟是怎樣的?

機遇號最后的記錄

機遇號的最后記錄地點是在一個被稱作「 毅力谷」的地方,這里臨近奮進隕石坑,整個地方位于一個 火山口的西部邊緣。火星上面的風景經過早期的探測器勘察,科學家已經知道,火星上最常見的一種自然災害便是 沙塵暴

與地球上的沙塵暴不同的是,火星上的沙塵暴 更加純粹,更加猛烈。由于火星上只存在極為稀薄的大氣,引力低過地球,地表巖石經過風化作用幾乎變成了粉末,只有 微量的巖石顆粒。這些粉塵經由強風作用后便會掀起極大的塵暴。

因此對于機遇號這樣的火星車來講,最大的問題便是來自 沙塵暴的干擾

有人可能會問了,它是機器人又不是人類要用肺部呼吸,粉塵還能對它造成什麼影響?

事實上機遇號大部分動力都來自 太陽能,如果沙塵暴持續時間太長,那麼火星車便很難接收至太陽的能量。 停機、能量耗盡都是有可能的。同時這些粉塵還可能造成一些 元器件堵塞,如果堆積太厚,即使自帶有清潔工具都很難剔除。

但機遇號這一次遭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大,2018年中旬,火星上被勘查到一場 行星級的沙塵暴。NASA預計這場沙塵暴會對機遇號造成 嚴重影響,但他們同時也希望機遇號能夠像以往那樣撐過去,因為這不是機遇號第一次遇見這樣的災難。

不過這一次,機遇號 沒能撐過去,在6月上旬,NASA就確定這場風暴必須等到結束才能和機遇號建立有效連接。整場風暴 持續了半年多,一直到2019年初,沙塵暴才開始消退。

人們試著和機遇號重新建立信號,不僅如此,在這期間NASA也在不斷發送信號以防止無線電接收器 出現故障

但這半年多以來,地球發送到火星的恢復信號 超過了1000條,人們仍然 沒能喚醒機遇號

就此,NASA召開了發布會宣告機遇號的任務到此結束,15年的服役經歷已經稱得上是傳奇。

NASA的研究人員指出,在這場沙塵暴中火星車要麼遭受了 災難性的故障,要麼就是太陽能電池板被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粉塵。

另外,數據還顯示,在這場沙塵暴中,太陽能電池板的發電量 只有22瓦時,并且大氣不透明達到了有史以來 最高的一次。很顯然機遇號對此無能為力,人類也無法試圖為它做更多。

不過在機遇號徹底沉默的4天前,它還在向地球斷斷續續地發送圖像數據。圖像由3個過濾器拍攝,一共拍攝了 354張照片,最終在NASA研究人員的分析重建下,最后合成了 一張全景圖,畫面十分清晰。

總之,機遇號就此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的探測計劃全部交由 好奇號和毅力號完成,相關數據也會進行轉移。但這些照片又為人們揭示了什麼?為何它被 稱作傳奇

機遇號的機遇

機遇號能有今天這番成果很明顯離不開它長期以來對火星的觀測,這也許是人類迄今為止 最不可思議的探測器。因為它在設計之初,人們就沒指望它能運作這麼多年。當初NASA希望它能在 90個太陽日中(大概等于地球上的92天半)完成相應的觀測任務,發點數據回來就行了。

由于它的任務主要是 拍攝和勘察隕石坑,因此大量的光學設備必不可少,這也就意味著它需要相當的能量消耗。所以研究人員為了保障在任務期間不出問題,就選擇了一種最保守最保險的方式, 太陽能供電

機遇號上搭載的太陽能電池板能夠持續為機遇號進行供電,并且還可以在休眠期間儲存能量,以此應對沙塵暴這種天氣。

但恰好是這樣的設計使得機遇號能夠 超常發揮,從最初的90個太陽日一直持續運作了 8個火星年,也就是地球上的15年。

而它航行的距離也達到了45公里左右,并在2011年到達了奮進隕石坑,因此機遇號任務也被NASA稱作 最成功的一次冒險任務

機遇號源自于火星探測計劃中的一部分,除了勘察火星環境外,最重要的一個目標在于,確定火星上是否支持 可能存在的生命

因為此前的研究表明,火星并不是一顆看上去那麼荒涼的行星,它的氣候環境盡管惡劣,但是 水合礦物的存在不由得讓人們進行大膽地猜想。

機遇號的關鍵成果之一是在一處平原地區的撞擊坑,通過機遇號拍攝到的照片,風化層和巖石樣本的數據分析經由NASA比對后,火星上的 赤鐵礦被證明是其有水存在的證據。

并且在其他的勘探任務中,由機遇號拍攝的巖石圖像和風化層為人類提供了大量關于火星的 天文數據和大氣特征

這些成果來之不易,如果從它們的服役年限來看也許你會說它是日積月累的結果。但值得我們在意的是,由于火星上時常會出現沙塵暴,而且當 火星離太陽更近時,沙塵暴會更加肆虐。這就導致了火星車每天只能在上面 運作幾分鐘,大部分時間都在待機狀態中。

機遇號的一切成果和經歷都向人類展示著 未來無限的可能,同時它超出設計的運作時間也讓它成為了為數不多的傳奇火星車。

機遇號停止運作后也引發了不少人的關注,特別是那些天文愛好者和工作人員,對他們而言,機遇號不僅是一部火星車,更是 一代人的記憶

當然,火星車肯定是 沒有情感的,這份經歷正是有了人類的加入才變得彌足珍貴。而那份電報其實也是來自NASA工作人員的「翻譯」,并加入了一份詩意在里面。最后它消失在火星的沙塵中,成為了火星的一部分,這也是人類目前能夠留下的最遠足跡。

不知道當人類 真正踏至火星的那一天,是否還會想起曾經 代替人類勘察的火星車,也許回頭看一眼,它就在那兒,早已等候人類多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