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華山有一門神功,比葵花寶典還重要,任我行要有它,早一統江湖了

說起笑傲江湖,就不得不提這葵花寶典,作為笑傲最強武功,葵花寶典名下的血案,可謂是白骨累累。

這葵花寶典原是被莆田少林紅葉禪師收藏,紅葉武功如何,原文未有提及,估計不高,只是仗著德高望重,江湖上又沒人知道這葵花寶典有多厲害,所以像日月神教這樣的野心門派就沒怎麼惦記紅葉手上的寶典。

華山派岳肅蔡子峰兩兄弟不知從哪得來的消息,竟然盯上了葵花寶典,于是假借拜訪紅葉之名,背地里卻溜進藏經閣偷錄葵花寶典,由于時間倉促,兩人各抄錄了一部分。

岳蔡二人回華山一對照,發現武功不對路,怎麼練都平平無奇。

天下無不透風的墻,葵花寶典被偷錄,紅葉大感憂慮,倒不是怕寶典外泄,而是這葵花寶典太過兇險,怕岳蔡二人有危險,看來這得道高僧果然宅心仁厚。

紅葉派身邊小沙彌渡元和尚去勸導岳蔡別修煉,不曾想岳蔡不但不聽,還以為這渡元深諳寶典內容,于是紛紛捧出寶典請教渡元。

渡元哪里見過寶典,但他不動聲色,胡扯了一頓,把岳蔡二人給忽悠過去了,心里頭卻記下了岳蔡手中的葵花寶典。

等下了華山,渡元找了個山洞,憑著記憶把岳蔡手中的葵花寶典抄錄到了隨身的袈裟上,這就是辟邪劍譜的原型了,林家祖傳的辟邪劍譜其實就是這件袈裟,要說古人衣服品質過硬,這都多少年了,林家還能完整地保存這件袈裟。

渡元照著袈裟上的內容修煉武功,便練成了葵花寶典,當然渡元給改了個名字,稱辟邪劍法,渡元自己也還俗,還改名林遠圖。

岳蔡盜葵花寶典,江湖上啥風浪也沒有,渡元的辟邪劍法倒是讓江湖炸開了鍋,究其原因,還是岳蔡神功未成,而林遠圖的辟邪劍法天下一絕。

江湖上陡然出現一個絕頂高手,好漢們肯定會研究他的武功路數。這一研究不要緊,就把日月神教給引上鉤了,敢情渡元這麼強,都依仗葵花寶典,神教中的野心家如何能不惦記葵花寶典。

林遠圖神功已成,神教打不過不招惹他,紅葉背靠少林,神教也惹不起,但你小小華山派揣著寶典,還毫無作為,那我日月神教可就不客氣了。

于是乎,日月神教舉全教之力殺上華山,華山派四處求援,五岳劍派雖然趕來增員,但這葵花寶典還是被日月神教給搶走了,當然,神教也損失慘重。

不過,當東方不敗看到葵花寶典時,他知道前輩們的鮮血沒白流。

日月神教搶寶典所付出的代價著實不小,不過在神教內部,對這一舉動的看法有所不同,前文提到東方不敗,他肯定是贊成的,而東方的前任任我行大概是腸子都悔青了。

要知道任我行一直將葵花寶典束之高閣,他就沒動自宮的念頭,不過任我行倒是愿意引誘東方兄弟當偽娘,結果東方還真上鉤了,當然,這是后話。

對于搶葵花寶典這事,任我行肯定是后悔的,要是他當時任教主,肯定不干這賠本的買賣。

事實上,如果任我行知道全部真相,他后悔的不是不打華山派,而是后悔搶錯了秘籍,對任我行而言,葵花寶典一文不值,但華山派有一門神功,卻能給任我行續命。

任我行這一生有兩大危機,一個是東方不敗,一個是吸星大法。

東方不敗令狐沖幫忙解決了,但這吸星大法,令狐沖就幫不上忙了,因為令狐沖也飽受吸星大法的內力反噬之苦。

任我行的情況更加嚴重,笑傲結尾,任我行本來要跟岳不群、左冷禪等人痛快打一場的,卻因為吸星大法的內功反噬,瞬間嗝屁了,那狀況跟現實中的突然腦溢血差不多,根本來不及救,一代武林梟雄,一生皇圖霸業,頓時灰飛煙滅,任我行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是這麼個死法,太憋屈了。

對于吸星大法的內功反噬,任我行也不是沒有防備,很早以前他就注意到了吸星大法的弊端,被關西湖牢底這12年,任我行也在日思夜想如何化解體內的一種真氣,最終任我行自以為想出了辦法,只是可惜這法子并不奏效。

倒是那令狐沖因為有少林寺的易筋經相助,完美地解決了吸星大法的奪命缺陷。

解決問題的辦法從來不是只有一個,易筋經能給任我行續命,江湖中肯定還有其他武功也能辦到。

事實上,華山派的紫霞神功也行。

紫霞神功本事華山派的頂級武功,雖然在岳不群手上不行,但有可能是岳不群人不行,不見得是武功不行。

也甭管紫霞神功牛不牛,總之它對化解異種真氣是很在行的,這事可是岳不群親口說的,岳不群曾說: 當日沖兒若是練了一點半點,已能自行療傷了。

令狐沖受傷,恰好碰上好幾撥「江湖郎中」,體內被桃谷六仙、不戒和尚、方生大師分別注入幾道真氣,不同真氣在體內亂竄,攪得令狐沖苦不堪言。

岳不群本想讓令狐沖修煉紫霞神功,這樣令狐沖就能自行化解體內真氣,可惜岳靈珊和六猴太心急了,岳師傅還沒發話,他倆就把秘籍給偷來了,偷就偷吧,還不小心被勞德諾給調包了。

這下好了,令狐沖沒練上紫霞神功,岳不群還丟了華山派鎮山之寶。

事情經過不重要,重要的是紫霞神功能化真氣,這就給任我行指明了另一條道。

既然紫霞神功能補上吸星大法的缺陷,當年打華山,順道搶紫線秘籍該多好,哪怕不要葵花寶典,只搶紫霞神功,配合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任教主一統江湖的偉業大概早就實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