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98版《鹿鼎記》中,對雙兒的改編很出彩,為何金大俠不采納呢

Mrs.Z 2022/11/03

《鹿鼎記》是金庸先生的封筆之作,也是巔峰之作,由之改編的影視作品可謂非常之多。影版以周星馳的為最,劇版一般認為是98版為妙。這98版也就是陳小春版,它在遵循原著的同時,也有不少頗為精妙的改編。這其中之一,就是對雙兒這個角色的挖掘和拓展以及改良。

這是很好的一個改編成果,如果金庸將之吸納,融進小說修訂中,或許能很好地回應業界的批評,但是他并沒有這麼做。何以如此呢?背后當然有重大原因,或許就牽涉到金大俠早期不光彩的一幕。下面一起來簡單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在原著小說中,雙兒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以及金庸又為何會因此而受到「鼓吹男權」的辛辣批評。

在小說中,雙兒是從「鬼屋」里突然蹦出來而成為韋小寶的跟屁蟲的。她的父母被鰲拜害死了,她和受明史案牽連的莊家三少奶奶等人,一起在山溝溝里的一個鬼屋里生活。

這個鬼屋里避難的人,大多是一群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婦人,她們的共同敵人就是鰲拜,是清廷。以鰲拜為代表,害得她們死了丈夫、死了爹爹、死了老太爺,就是她們自己也是發落給披甲人為奴,總之就是家破人亡,凄凄慘慘戚戚!

既然同病相憐,她們相依為命自是必須的,而有些毛病卻沒有丟掉,那就是她們之間的等級森嚴也是不可避免地保留下來了。畢竟都是大戶人家出來的人,最是知書達理,也最是懂得三從四德和上下尊卑的道理。

雙兒打小就跟在三少奶奶身邊,身份是一個伺候人的小丫頭。這就有著主仆之分。也許是從小被培養的緣故,雙兒很會伺候人。而且,只要認定了主人,那就不死不休地效忠:生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

由于韋小寶等人意外闖入鬼屋,三少奶奶又意外得知韋小寶是殺掉鰲拜之人,于是乎,一群婦人呼天搶地,把韋小寶當成小英雄、大恩人!幾乎要把他捧上神壇享受煙火。

按照三少奶奶大家閨秀的素養,那是必須要好好報答小英雄的。可是,經過翻閱韋小寶的包裹,她們發現,這小子簡直是家里有礦,包里全是寶貝,銀票也是好幾千兩。而且,他還是陳近南的徒弟,不愁沒有高深的武功學。

思來想去,三少奶奶覺得還是送他一個妹子吧!自己以身相許是不能的,畢竟不合禮法,再說了,也怕不符合小英雄的胃口不是。那麼,就把丫頭雙兒送過去暖床吧。這里面也是有些不妥當的。因為雙兒是伺候人的丫頭,地位不高,這禮實在有些怪不好意思拿出手的。

因此,三少奶奶非常神秘兮兮地說,要送給韋小英雄一件「禮物」,揭開謎底后,又忙解釋說,雙兒雖然給我們做丫頭,其實出身并不差,原本也是書香人家,巴拉巴拉。總之就是怕韋小寶會嫌棄而退貨而給差評。

韋小寶哪里會在乎那麼多,他自己的出身就很不光彩,哪里會嫌棄別人的出身。再說了,雙兒乖巧可愛,人又漂亮,他要是拒絕,除非眼瞎了!

就這麼,雙兒被送給了韋小寶。此后,她就一心把韋小寶當成主人,百依百順。生活助理之外,雙兒還是一個貼身女保鏢。雙兒的武功并不差,師承于五毒教的何鐵手,會高明的點穴功夫,連胖頭陀見了都覺得這丫頭不簡單。

以雙兒的才能,完全沒有必要做韋小寶的跟屁蟲,即使她獨自闖蕩江湖,也可以有自己精彩的人生,獨立,自由!做一個拉風的俠女!

但是,這些并沒有。雙兒是老老實實地做了一個附庸,一個跟屁蟲,心甘情愿地躲在韋小寶的下面。從中,不少人都能看出來,雙兒乖巧的背后是奴性,喜歡做牛做馬,你讓她上桌吃飯,她都會渾身不自在!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金庸偏又曾說,雙兒是自己比較喜歡的一個書中人物。本來批評者就對韋小寶娶七個老婆全身而退大加指摘,再加上雙兒「被喜歡」,這簡直更加實錘金大俠是個鼓吹男權之人。

對于這樣的批評,也許有些偏頗,但是不能說是沒有一點兒的道理。其實,削弱甚至去掉雙兒的「奴性」,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98版的電視劇《鹿鼎記》中就有非常出彩的神改編。下面我們就再看看,電視劇中的雙兒又有哪些不一樣。

在電視劇中,雙兒的出身要復雜的多,而且設置的非常巧妙。雙兒是個孤兒,被一個叫陳文亮的人收養,陳文亮好賭成性,醉生夢死,欠了一屁股債,于是把雙兒抵押給麗春院做苦力。因此,雙兒打小就得以與韋小寶相識,兩個人算得上青梅竹馬。兩個人同在麗春院的最底層,彼此也就更加親近。

這個陳文亮看上去是個醉生夢死的賭徒,實際上也是大有來頭。當年深宮大內發生了董鄂妃離奇死亡案件,陳文亮就是驗尸的一個太監,他發現董鄂妃是死于非命,情知此事非同小可,深宮內卷的事,像他這樣的人卷進去,只能是炮灰。出于恐懼,他就詐死逃了出去,遠離是非之地。

海大富也知道董鄂妃死得蹊蹺,只是苦于沒有證據,于是他就細致查看,最終發現陳文亮是詐死,進而也就猜測,這背后一定有重要情報,陳文亮極有可能就是一個重要人證。于是,海大富就南下江南,追查陳文亮。順著這條線,提前結識了韋小寶。

這里陳文亮這個人物,其實就是原著小說中一個沒有提到名字的仵作,并非是完全虛構出來的。通過陳文亮關聯出雙兒,韋小寶。這就把極為神秘的董鄂妃慘死案,早早地與主角聯系起來。

另外,雙兒本性善良,她不僅給了鐵丐吳六奇一碗飯,對之有一飯之恩,而且還跟莊家三少奶奶有了聯系。這就把另一個明史案給關聯上了。如此一來,不僅后來貴為天地會紅旗堂香主的吳六奇,非要與雙兒結拜為兄妹,早早有了一個重要鋪墊,而且還非常緊湊地把明史案和董鄂妃案關聯起來。

經過這些改編,雙兒這個人物得到極大的挖掘拓展,人物形象更加豐滿,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她與韋小寶的感情已經不再那麼突然,不再是空中花園。畢竟是青梅竹馬一起走過來的,那麼她對韋小寶情深義重,也就不能全說是奴性使然。

98版的編劇還是挺走心的,對雙兒的改編引起了原著粉絲的點贊。這種重要的改編成果,在「金粉」中自然廣為傳播。金庸對作品進行新修時,可以說是廣納百川。就是老梁給他提意見,說屠龍刀里面直接藏武功秘籍不科學,他也是讓人趕緊讓秘書給記下來。后來的新修版中,果然把這個漏洞給修好了。老梁也贊嘆,說金庸不擺架子,真是從諫如流。

金庸修訂小說,吸收了不少「金粉」的意見,對于98版關于雙兒的改編,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即便不看電視劇,也應該在與金粉的交流中有所了解。那麼,他為何在這一點上,就不從諫如流了呢?

不可否認,電視劇的改編也是有版權的,那麼金庸是因為沒有得到授權嗎?也不應該是這樣,以金庸的成就和名氣,他要是有意采納這個改編成果,估計版權方早就拱手想讓了,畢竟,這是極大的肯定,也是臉上極為有光彩的事情。要說原因,還是得從金庸的武俠處女作說起。

金庸的武俠處女作是《書劍恩仇錄》,這部作品看起來頗為青澀,但是起點要比別人高很多。當時一經推出,就轟動了江湖。名氣大了,自然也就有了關注,有了關注也就有了問題。眼尖的人早就發現,這部作品中有一處章節存在嚴重抄襲。古龍也說過,他知道里面怎麼一回事,但是他不能說。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看破不說破的古龍。有些人就抖了出來,一時引起不小的風波。金大俠估計是要更加嚴重口吃了,心里當然有些慌。畢竟事實擺在那里。不過呢,當時的金庸并不是特別在意小說創作,因此,即便心慌也不至于坐臥不寧。

后來就不一樣了,金庸的武俠小說給他帶來了巨大聲譽,他也開始重視這些作品。修訂的時候,在修改bug的時候,自然也要去除污點。書劍中的抄襲,自然是要刪改的,金庸也在序言中含糊其辭地說明了一下。

金庸絕對不是一個樂于做個搬運工的人,知恥而后勇。后面的作品中,金庸是越來越嚴于律己,力求一切都是原創,成就斐然。在修訂的過程中,連好友倪匡代筆《天龍八部》的部分他也刪掉重寫了。這就是說,他要保證自己所有作品都要完完全全姓金。

正是秉承與此,金大俠斷然不可能會將別人的改編成果嫁接過來。再說了,鹿鼎記的男權批評,即便是沒有雙人也是無可挽回的。只不過,金庸對這個批評似乎在動搖過后又變得堅定。即,原本想要修改韋小寶的結局,最后終于還是保持了不變。這其中就能看出,金庸真是的個倔老頭:這個作品我很滿意,盡管有瑕疵,卻絕對原創,你們愛咋滴就咋滴吧!

秉持原創精神,嚴于律己。像金庸這樣的倔強,還是挺值得大家學習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