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龍八部中的2項神功,六脈神劍與易筋經,慕容博一個也看不上

少林寺英雄大會上,蕭峰奮神威,閃電三連,掌擊丁春秋,斜劈慕容復,順便拳打游坦之,一時間占了上風,他自己也覺得很過癮,大喝一聲來個暫停,并立即來瓶二鍋頭,以助豪興,同時,這烈酒入喉,那也是為了便于自己開啟狂暴模式,畢竟接下來的仗很不好打。

這一戰,最靚的仔并不是蕭峰

對面那三個大能人,一個疏忽,差點兒忘了閃,被打個措手不及,都覺得臉上掛不住,憋了一肚子氣。中場休息結束后,他們就準備手撕蕭峰,一雪前恥!這時候,蕭峰峰的二弟虛竹站了出來,要單挑丁春秋。不等蕭峰說謝謝,他已經飛過去跟丁老怪纏斗在一起,后來更是轉移到一棵大樹上翩翩起舞,極盡逍遙美學!

蕭峰少了一個勁敵,要對付慕容復和游坦之的聯手,卻也不是那麼容易。降龍二十八掌,天下至陽至剛,跟游坦之的冰蠶神掌一碰,卻只是旗鼓相當。慕容復這家伙很雞賊,只讓老實人游坦之去扛下所有,他自己則是摸魚保實力,想要最后坐收漁利。

這局面,連小白段譽都能看出,再打下去,蕭峰必敗無疑。而失敗就意味著死亡。因此,段譽很焦急。結義三兄弟,連張飛都會說俺也一樣,難道你段譽就只能做個縮頭烏龜?想到此處,段譽決定站出來,他要利用自己的凌波微步去絆住慕容復,好讓蕭峰先集中精力把游坦之給干掉。

這個策略是對的,只不過段譽還是低估了慕容復的實力。凌波微步盡管高妙,想要絆住慕容復,那可不像戲耍岳老三那樣簡單。因此,段譽剛上去沒多久,就被慕容復攆的跟孫子一樣,手忙腳亂,兇險萬分!

看到段譽遇到危險,段正淳坐不住了,立即跳出來施展一陽指,來解救兒子。可是慕容復一招「夜叉探海」就把段正淳給打歇火,連王語嫣也忍不住拍手叫好,表哥好帥!接著慕容復又對段正淳補了一掌,直接將之打吐血!

看到老爹被人暴打,段譽能不急嗎?而人一著急就容易激發出自身潛力,段譽也是如此,也是急得很了,他突然蘭花指指一指,一道激光劍氣,猶如一口鹽汽水,差點兒噴到慕容復那俊美的臉上。

這時候,遠處觀戰的武學專家王語嫣,并沒有大贊一聲,好犀利的六脈神劍!她只是被嚇得吱吱兒亂叫,大喊表哥小心!

有了六脈神劍助威,段譽就像扛著加特林,對著慕容復就是一頓瘋狂掃射,叫你跑,我叫你跑!這簡直就是降維打擊,慕容復唯有上躥下跳,退退退,就怕被打成篩子。

此時段譽的長手優勢盡顯,慕容復則越來越凌亂,現在他倒被打成了孫子。最后,很尷尬,鼎鼎大名的慕容復,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白,當著天下群雄的面,給打敗了!帽子也掉了,披頭散發,實在狼狽已極!慕容復仿佛聽到萬千吃瓜群眾在竊竊私語:南慕容,就這?真是見面不如聞名……

可以說,這場武林英雄大會,最靚的仔倒不是蕭峰,而應該是段譽。擊敗慕容復,段譽真正是一鳴驚人!當然了,六脈神劍的重出江湖,也是石破天驚!很多人都想知道,用六脈神劍去捅掃地僧,到底成不成?我的看法,不成,因為掃地僧就是天花板,誰來也不好使。這是金庸的終極設定。

話再說回來。那慕容復的厚黑術遠遠不如他爹慕容博,顏面掃地之后,又被蕭峰一把抓住舉高高,再次顏面掃地,于是,心態徹底崩了,他立即決定揮刀自宮,不,是揮刀自盡!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慕容博出來了,救下慕容復,并使出參合指,把段正淳給懟了個屁股蹲兒。段正淳似乎成了軟柿子,被打之后一臉愕然,他心里明白,周圍的高手也看得清楚,慕容博那一招顯然是手下留情。所以段正淳好漢不吃眼前虧,忍了!

慕容博如此牛刀小試,那是為了把慕容家掉在地上的臉面給撿起來,仿佛在說這參合指的威力就不亞于六脈神劍。那麼,在老奸巨猾的慕容博眼里,六脈神劍究竟還是不是天下第一劍呢?

并非完美,六脈神劍的缺陷

表面上看,慕容博曾對大理六脈神劍推崇備至,實際上,他或許早就看出六脈神劍的問題所在,因而在心里對它是看不上的。至于對易筋經,他應該也是抱有這樣的想法。

早先,慕容博與鳩摩智侃大山,縱論中原武學,說少林易筋經和大理六脈神劍是最頂尖的兩項絕技神功,引得鳩摩智心癢難搔,這才有了他后來去天龍寺搶奪劍譜的事情。

最先推崇易筋經和六脈神劍的人,并不是慕容博,而是逍遙派的無崖子。慕容博多少有些拾人牙慧。只不過,慕容博也有自己的思考,他絕對不會人云亦云。之所以對鳩摩智還那樣說,是因為他根本信不過鳩摩智,自然不會跟他說出心里的實話。

后來在藏經閣,慕容博看到鳩摩智突然出現,也是急忙改口說,大理的六脈神劍確實不愧是天下第一劍,犬子剛才就被打成狗了。鳩摩智深以為然,畢竟剛才全看在眼里了。他不知道,慕容博這是故意忽悠,繼續忽悠。

不可否認,六脈神劍是真的強,就是蕭峰看了也是心驚,他覺得如果自己與慕容復易地而處,恐怕也擋不住段譽的掃射。那麼慕容博何以會看不上這門神功呢?這還得說到很多年前,他與鳩摩智的那次侃大山。

當時,鳩摩智在慕容博的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成名絕技火焰刀,慕容博的評價是「果然奇妙無方」、「動念即至」。前一條有商業互吹的嫌疑,后一條則是非常中肯。那是說火焰刀發招很快,一點兒不墨跡,遠在一陽指之上。同時,慕容博也提到,一陽指發動慢,要是催運六脈神劍,那可能更加是小牛拉大車。

慕容博已經向鳩摩智點明了,六脈神劍雖然很猛,卻不實用。但他應該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越是這麼說,越是能把鳩摩智引到邪路上去。鳩摩智一向自負,他說的「運功之人功力有別」,其實就是說,別人玩不轉的,我能玩轉!慕容博這才告知他六脈神劍的秘密,正好拿他做個小白鼠。

關于六脈神劍,慕容博早就在親戚家的瑯嬛書館里有所了解,根據無崖子留下來的心得體會以及他自己的領悟研究,得出結論,現在的人不比從前,內力水平遠遠達不到,想要發射六脈神劍,無疑是鞭打累死牛,大車依舊巋然不動。

另外一點,就是剛才提到的,六脈神劍是一陽指的升級版,威力更大的同時,必然也是大招前搖時間更長。這就很不好了,你在那憋半天,炮彈還沒有上膛呢,人家早跑過去一刀把你砍死了。在無人機蜂群戰術日趨成熟的時代,你還要把意大利炮拉出來,未免有些不識時務。

慕容博是一個講究實用主義的人,當然也就對六脈神劍選擇了放棄,說白了就是看不上它的笨重,大而無當!

有人或許說了,段譽不是練成了六脈神劍嗎?也很厲害,很拉風呀!但是,有多少人能像段譽那樣用北冥神功開掛,且運氣好到爆棚才能吸納了一身內力呢?即便那樣,他的六脈神劍依舊發揮很不穩定。直到再把鳩摩智給吸了,這才勉強能正常使用。

慕容博是干大事的人,他會選擇那極小機率才能練成的六脈神劍嗎?當然不會,所以他沒有報考天龍寺,而是直接去了少林寺旁聽。去少林寺,他也不是沖著易筋經去的。在他的眼里,六脈神劍不足取,易筋經也不過半斤八兩。

易筋經,慕容博也看不上

那麼,易筋經又有什麼問題呢?

易筋經最大的問題就是藏得太深,其次是練成的風險也極大,條件太苛刻了。少林寺里那麼多專家,經費也很充足,為啥人家不重視尖端科技易筋經呢?以至于被阿朱偷走,丟了好久也不去找回來。慕容博估計早就從少林專家的態度上看出來,易筋經也并不值得去研究。

要說易筋經藏得深,主要還是因為它是用古梵文寫的,沒人看得懂。曾經,蕭峰看了也是直搖頭,要不是因為這是阿朱送給他的,早拿去廁所當手紙了。也就是說,大多數人見到易筋經,恐怕都會像韋小寶念蝌蚪文一樣,頂多是不懂裝懂,最后自然也只能是一地雞毛。

慕容博盡管博學,卻未必精通梵語,即便懂梵語也未必有機遇去讀懂易筋經。因為易筋經上真正高明的功夫,還隱藏在字里行間。若不是游坦之足夠幸運,他又怎麼可能練成易筋經上的功夫呢?

說到游坦之,又不得不多說兩句,這個為愛癡狂的人,也只有他敢把自己的手指頭讓大蜈蚣咬,也只有他敢拿著冰蠶去做血液透析。正是在這種非人的折磨下,這才似乎契合了易經筋上的武功修煉法門,游坦之這才練成足以匹敵蕭峰的一身神功。

藏得深,又是風險大,這也不符合實用主義者的需求。慕容博當然也會看不上易經筋。試想一下,如果讓慕容博知道易筋經的這個練功法門,你覺得他會做第二個鐵丑游坦之嗎?恐怕他只會說,呸,這害人的玩意兒,想讓老夫上當,簡直妄想!然后他就去藏經閣上晚自習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