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曾生擒武松力壓林沖,投奔梁山后卻無一席之地,你知道他是誰嗎?

天空之城 2022/06/05

RRRR 梁山一百單八將,哪個都不是等閑之輩,即便是能把樸刀背出鋤頭氣勢的孝義黑三郎,也有常人難以企及的絕活。

但要論起拳腳功夫,梁山的五把交椅之中,必有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胖大和尚魯智深、打虎英雄武二郎的位置。可誰能想象,這三位英雄竟然也有克星,林沖被打得無路可逃,險些拔劍自刎;魯智深和武二郎更是被摁在地上狠狠摩擦,束手就擒。

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能將威震梁山的三大高手置于如此地步呢?此人就是田虎麾下的第一厲害人物,喬道清!

落草為寇

喬道清,原名喬冽,陜西涇源人,出生時便自帶光環。據說,喬母在臨產之前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一只豺狼沖進臥室,轉悠了幾圈后變成了一只鹿,「夢覺,產冽」。

古代人生孩子,很大程度上是在和地府搶人頭。胎兒脫離母體的過程痛苦而漫長,母親所要承受的碎筋裂骨之痛,是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再加上醫療技術有限,生孩子就像在鬼門關游蕩,稍有差池就是一尸兩命。

可如此險象環生、驚心動魄的過程,喬母只是做了一個夢,就不知不覺地生下了喬冽。由此足見其異于常人之處,而喬母的夢境,也預示了喬冽將要經歷的人生旅程。

喬冽自幼喜好舞刀弄棒,對道術玄學尤為癡迷,一次到崆峒山游玩時,邂逅了一位法術高強的異人,小小年紀就學了一身呼風喚雨、騰云駕霧的本領。后來為了精進技能,他又千里迢迢前往二仙山,欲投到羅真人門下學藝。

只可惜,羅真人見他學了一身旁門左道,拒不接納,只讓道童傳了一句話:「待你‘遇德魔降’再來見我!」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吃了閉門羹的喬冽心中不忿,從此仗著所學的法術四處游蕩,人送綽號「幻魔君」,并最終在安定州惹下了大禍。

當時安定州旱魃為虐,接連數月滴雨未下,當地豪紳湊了三千貫賞錢交于州官,令官府張貼榜文,尋覓高人求雨解旱。喬冽見有賞錢可拿,便欣然揭榜施法,普降了一場甘霖。可當他滿心歡喜去領賞錢時,庫吏卻早已買通州官,兩人二一添作五私自把賞錢瓜分了。

按理說,以喬冽的本領,想要拿回賞錢是輕而易舉的事,可他卻偏要圖一時之快,硬是把庫吏摁在地上一陣摩擦,結果因下手太重,庫吏回家沒幾天就死了。

貪墨賞錢是一回事,鬧出人命這性質可就變了。庫吏家屬一紙訴狀告到州府,州官發下緝捕文書,喬冽無奈連夜逃回涇源,攜喬母遠遁威勝,改名換姓,以「道清」示人。

后來田虎聚兵起事,慕名招賢,喬道清至此歸附田虎麾下,后在侵州奪縣之時多有助力之功,被封為國師左丞相。

小試牛刀

喬道清首次亮相是在《水滸全傳》第九十四回。宋江奉命率部征討田虎,自衛州出兵以來,戰無不勝,所向披靡,先后攻克陵川、高平、蓋州三城,隨即又兵分兩路直取壺關和晉寧。

壺關告急的消息傳到威勝,高坐晉王殿上的田虎如坐針氈。壺關是重鎮昭德的屏障,壺關失則昭德危。壺關守將山士奇更是田虎麾下一等一的高手,一根渾鐵棍使得出神入化,縱橫江湖鮮有對手,「連他都守不住,還有誰能替本王解壺關之圍?」

田虎話音剛落,喬道清緩步上前道:「大王莫憂!臣愿前往。」

在田虎滿意而又欣慰的注視下,喬道清健步走出大殿,當即點齊兩萬兵馬向壺關進發。然而,援軍剛行至半路,就接到了壺關失守的戰報,喬道清隨即傳令改道昭德,卻在昭德北門外遇到了正欲攻城的耿恭所部人馬。

耿恭乃是陵川的降將,深知喬道清得厲害,正欲率部撤退時,恰好黑旋風李逵率領五百游兵趕到。

耿恭見識過李逵一斧五六個兩斧十來個的彪悍戰力,但他更見識過喬道清恐怖至極的玄幻之術,于是急忙攔住李逵道:「黑哥!此人乃田虎麾下第一厲害人物,會使妖術,我等應速去稟報宋先鋒再行計較!」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說大話的李逵僅次于宋江,論莽撞無人能出其右,露臉的次數和打臉的次數一樣多,眼見又到了露臉之時,怎能憑你一句話就退縮不前?

李逵揮了揮板斧,一臉不屑地吼道:「待俺搶上前去,砍了那廝的鳥頭,看他還使什麼鳥術。」話音未落,李逵已如離弦之箭,揮舞著板斧沖了出去。包旭、項充等人唯恐李逵有失,隨即帶領五百游兵一起掩沖過去。

喬道清見黑臉莽漢如此不知輕重,冷笑道:「好無禮的梁山水賊!讓你認得俺的手段。」隨即拔出寶劍,口中念念有詞,晴天白日瞬間黑霧彌漫,狂風驟起,一團黑氣將梁山兵馬團團圍住,眾人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已經成了喬道清的俘虜。

耿恭見勢不妙,調轉馬頭落荒而逃,所部萬余兵馬折損大半。

消息傳回中軍,宋江大驚,哀號道:「不好!我眾兄弟休矣!」隨即不顧吳勇苦勸,親點林沖、魯智深、武松等八員大將及兩萬兵馬,奔赴昭德城下宣戰。

再建新功

喬道清剛被迎進城中,一杯熱茶還沒到口,就聽說梁山大軍兵臨城下,心中極為不爽,但也無可奈何,只得點齊兩三千兵馬出城迎戰。

宋江一見喬道清便怒火滿胸,咆哮道:「賊道!快快還我兄弟,稍有延遲,定將你碎尸萬段!」

說最狠的話,辦最壞的事,宋江有多大能耐眾所周知,除了心機深沉、極具表演天賦,其他技能一無是處,最后受罪的還是梁山眾好漢,這次的劇本也是一點沒變。

喬道清聽后不禁苦笑,回敬道:「俺就不還,看你能咋滴?」

敬酒不吃吃罰酒。宋江氣得七竅生煙,怒目圓瞪,鞭梢向前一指,眾好漢心領神會,隨即各舉兵器烏泱泱沖向賊軍,昭德城下頓時沙氣沖天,煙塵四起,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只見喬道清面無懼色,不緊不慢拔出寶劍,口中念動咒語,先向西一指,召出無數兵將,再向北一指,喚出一團迷霧。交兵之地瞬間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全部籠罩在黑霧之中。

林沖一看局勢不妙,急忙招呼眾兄弟,擁著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的宋江落荒而逃。

魯智深和武松,一位是豪氣沖天的和尚,一位生死不懼的義士,皆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綠林英雄,沖鋒陷陣從不知退縮為何物。尤其是打虎英雄武二郎,更是被戲稱為「梁山平頭哥」,不是正在舒展筋骨,就是走在舒展筋骨的路上,專治各種不服。

武松怒吼道:「哥哥!難道在此束手待斃不成?」

魯智深爽朗一笑道:「好兄弟!走也走得正路,灑家與你沙他個痛快!」

兩位英雄抄起兵器重新沖入陣中,刀劈杖舞,氣勢如虹,殺得賊兵哀鴻遍野難以近身。

單論拳腳功夫,恐怕二十個喬道清都不夠兩位英雄熱身,可物理輸出遇到了法師,卻好似重錘砸在了棉花垛上,即使有千斤力道也難以使出一分。

喬道清見兩位英雄如此神勇,隨即召喚出二十位金甲神將,須臾間便將二人摁在地上摩擦,隨后賊兵上前綁縛生擒。

此戰雖敗,但雖敗猶榮。喬道清勝在會使法術,勝之不武;魯智深和武松輸在沒有林沖等人會走位,亦沒有辱沒各自的威名。

再說林沖,雖然腦子靈活,靠靈活的走位躲過一劫,可剛擁著宋江逃出半里地,來時的道路突然變成了一片汪洋,滔天的巨浪遮天蔽日,就是插上翅膀也難以逃脫。若不是危急時刻得到土地神的相助,險些追隨宋江拔劍自刎,落得個遺恨終身的下場。

遇德魔降

古語云: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物理輸出和法師根本不在一個賽道上,想要兩者來一場公平的對決,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對待喬道清這樣厲害的人物,還得靠梁山上的法系高手。

經歷了昭德城下的一場浩劫,宋江一路上驚魂未定,只顧在林沖等人的保護下沒命逃跑,大氣都不敢粗喘。直到遇見了吳用率領的接應人馬,他才算稍稍定了定心緒,帶著哭腔說道:「苦不聽軍師之言,我等險些再也見不著了!」

吳用看著失魂落魄的眾人,再說什麼也無濟于事,只得勸慰道:「先回寨中再說吧!」

宋江等人剛回營寨不久,混世魔王樊瑞便騎快馬趕到軍前效命。

原來,吳用聽耿恭說賊人會使法術,便想到了以法系對法系的對策,只是宋江苦不聽勸,執意帶人鏖戰才有此大敗。宋江率部出發之后,吳用便急忙派出兩匹快馬分別趕赴壺關和衛州,傳樊瑞和公孫勝前來相助。

此時的宋江,早已沒了初時的趾高氣昂,滿臉的頹廢之色,只是命樊瑞緊守本寨,當心賊道趁夜偷襲。

樊瑞的經歷和喬道清頗為相似,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學了一身野路子,后來歸附梁山之后雖然得到了公孫勝的指導,但畢竟修煉時間尚短,技能遠不如喬道清精到。所以,當晚二人在寨前斗法之時,樊瑞完全不是對手,被喬道清打得落荒而逃。

就在樊瑞一路潰敗的關鍵時刻,公孫勝恰好趕到,以修煉的正法破解了喬道清的邪術,穩住了陣腳。

宋江一看入云龍公孫一清駕到,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重燃狐假虎威的本色,親率大軍追著喬道清一直打到昭德城東的百谷嶺,方才在公孫勝的勸阻下停住了腳步。

以公孫勝的實力,拿捏喬道清猶如砍瓜切菜一般,怎奈恩師羅真人有令,要在喬道清「遇德魔降」時,點化其師從正道,改邪歸正。兩人又正好相遇于昭德,自然是到了「魔降」之時。

幾天后,晉寧降將孫安只身前往百谷嶺,以同鄉之誼勸說喬道清歸降。起初喬道清至死不從,可聽到「遇德魔降」四個字時豁然開悟,隨即走出百谷嶺,跪伏在公孫勝膝下,后協助梁山大軍討伐田虎、王慶時立下大功。

小結

只可惜,喬道清出場的時機不對,盡管身懷絕技,力壓梁山眾好漢,卻無緣進身一百單八將的排位。

其中的原因也很簡單,早在《水滸全傳》第七十回已經說得十分明了,梁山好漢乃是天選之子,上承三十六天罡,下啟七十二地煞,天授石碣之上共計一百單八將,皆是「天地之意,理數所定」,非人力所能違拗。

說得再簡單點,那就是宋江往石碣上刻名字的時候,沒有考慮到以后還能遇見喬道清這樣的高人,所以沒有提前預留空白位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