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浮圖緣》:看了榮安皇后的結局,才知宮女彤云的心機有多深!

「等下回我得上咸安宮轉轉,里頭有我伺候過的兩位主子,還有跟前那些欺負過我的親信們。我讓她們瞧瞧,我是娘娘身邊女官,我在外頭橫著走,她們只能關在佛堂里吃齋念佛守一輩子孝!」

侍寢畢,步音樓被冊封端妃,最高興的不是她本人,而是自覺已經出人頭地的宮女彤云。

可人生無常,就在彤云喜滋滋地憧憬著未來的時候,噩耗即將從天而降。

彤云的心機有多深

彤云姓鄭,沒入宮前偷著喜歡過同村的小木匠,後來小木匠與他人成親,孩子生了好幾個,彤云也進了宮。

剛開始,彤云的日子并不好過,服侍的主子不得寵,心里的怨恨都往宮女身上撒,尤其是彤云這樣沒有靠山的,更是被磋磨得很慘。

六年后,彤云被調到乾西五所伺候剛入宮的秀女,才人步音樓成了她的新主子。

步音樓重情義,彤云說話不太著調,她也不以為意。

當初圣旨下到各大世家,步家不得不出一個秀女,本應該是嫡女,但步音樓的爹步馭魯見元貞帝壽數將盡,為了保全嫡女步音閣的前程,便用步音樓娘的命來威脅她,讓她去跳了火坑。

元貞帝病故,像步音樓這樣的低階嬪妃都是殉葬的命,她們要麼給管事太監閻蓀瑯塞錢,要麼出賣色相,畢竟做太監的對食好過吊死在一條白綾上。

彤云好不容易找了個性格溫吞的主子,步音樓一死她就得回尚宮局另侯指派,要是又碰上頤指氣使的宮妃,真真是生死難料。

于是,彤云想著反正自己在哪個宮拿的都是一樣的月例,跟著步音樓還能躲懶,于是她勸步音閣把自己賣給太監。

步音樓不愿,寧愿清清白白地赴死。

塵埃即將落定,對步音樓一見鐘情的福王慕容高鞏命昭定司掌印肖鐸放了步音樓,還想方設法給了她一個端妃的徽號 ,讓她去守皇陵。

皇陵的日子不好過,晨鐘暮鼓,不是敲木魚就是念經,三天五天還覺著挺清凈,十年八年人就得瘋。有些太妃到后頭連人都認不得了,跑出去死在哪個犄角旮旯,找都找不著。

論輩分,步音樓是慕容高鞏的皇嫂之一,為了防人口實又怕皇陵里老輩的妃嬪折騰步音樓,慕容高鞏登基稱帝后,讓肖鐸把步音樓從皇陵里換了出來,安排她住進了肖府。

彤云心思活絡,看出慕容高鞏覬覦步音樓,也知道步音樓不喜歡慕容高鞏。但她不愿去枯寂的皇陵,所以當慕容高鞏悄悄前往乾西五所時,彤云提前退開了。

好色的慕容高鞏對步音樓上下其手,步音樓羞憤之下咬了他。

彤云知道后,拿那些給太監做對食的宮妃舉例,說慕容高鞏渾身什麼都不缺,能得他的垂青是步音樓占了大便宜。

步音樓很清醒,她反駁彤云:「這話不對,我沒得便宜,是給占了便宜。」

朝夕相處間,肖鐸對步音樓動了情。步音樓小字濯纓,肖鐸便順著她,用了同音的集子里的「方將」做小字。

下江南時,肖鐸和步音樓住隔壁,夜夜臨睡時兩人輕敲墻板,這樣含蓄溫情的小動作,竟甚過千言萬語。

肖鐸和步音樓的事,通過榮安皇后安插在肖鐸身邊的雜役小雙,傳回了京城,被捅到了慕容高鞏的面前。

榮安皇后是元貞帝的髮妻,她雖掌著后宮權柄,卻不討元貞帝的喜歡。

榮安皇后受元貞帝冷落,又被得寵的邵貴妃欺辱,一時連死的心都有了。

那個時候,頂替弟弟進宮的肖鐸為了攀上權力高位為弟弟報仇雪恨,借著給榮安皇后奉香的機會溫言勸慰,收服了榮安皇后。

本來這種露水姻緣,誰都沒指望能得長久,尤其是肖鐸,只把榮安皇后當作有錢有權的雇主,再怎麼情熱,身上衣裳一件不除。

元貞帝駕崩,皇位本該由邵貴妃之子榮王繼承。

榮安皇后命肖鐸弄死了邵貴妃,準備通過拿捏年幼的榮王來達到垂簾聽政的目的,但肖鐸很快殺死了榮王,站在了慕容高鞏一邊。

從母儀天下的皇后到不尷不尬的皇嫂,短短一月,物是人非。

榮安皇后不恨肖鐸助慕容高鞏奪位,她所有的支撐都垮了,指望不上別人,唯盼著肖鐸能念在往日情分上顧全她,卻不知,同她的那些牽搭,在肖鐸眼里是奇恥大辱。

慕容高鞏登基,肖鐸迅速和榮安皇后撇得一干二凈,榮安皇后想見他一面,還需三邀四請,有些時候甚至要去步音樓的宮室才能堵里肖鐸說一兩句話。

這樣的落差叫榮安皇后難堪,也讓她對步音樓心生嫉妒,去慕容高鞏面前告發了步音樓和肖鐸。

慕容高鞏勃然大怒,下旨強令步音樓回京,很快就翻了她的牌子以驗真假。

肖鐸不舍步音樓,決定在馬車必經的燕過山假裝山匪劫走她,但步音樓卻失約了——昭定司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兒多,前賬后賬都算在了肖鐸頭上,一旦私奔的事情敗露,肖鐸的下場就是被人幾笞杖打碎腿骨。

原著里,步音樓這樣對彤云說道:

「我琢磨過了,這回我不能躲,躲了授人以柄,對他(肖鐸)怕是不好。既然沒別的法子,我就侍寢吧!伺候一回也算對得住皇上早前的救命之恩了,然后……拖上三兩個月,(我)再死也牽扯不上他了。」

步音樓鐵了心要與肖鐸斷了聯系,她回宮就是不想和肖鐸再有牽扯,與其兩人處處照應露出馬腳,不如斷情絕愛,讓肖鐸恨她入骨。

彤云早前堅決反對步音樓和肖鐸來往。殉節那會兒,因為步音樓無權無勢,要想活著,給太監做對食是唯一的選擇,所以彤云才勸步音樓犧牲色相。

但後來,慕容高鞏橫插一腳,彤云就非常反感肖鐸了。在她看來,步音樓要是跟了皇上,就是端妃,自己作為貼身宮女跟著得臉,但要和肖鐸茍合在一起,自己一個齊全人將來還得順帶著伺候太監,這算哪門子事兒?

可當彤云看到秋月白的結局后,就再也不敢串掇步音樓回宮爭寵了。

秋月白是真正的肖鐸的對食,苦等了情郎六年后,千里迢迢趕到了肖鐸(本名肖丞)的面前。

肖鐸怕弟妹秋月白說漏嘴,要殺了她,後來步音樓求情,肖鐸便毒啞了秋月白,并將她軟禁在了自己府上。

侍寢那日,礙著步音樓還是端太妃,慕容高鞏去永澤宮時排場和別處不一樣,沒有侯著叫點兒的太監,也沒有敬事房拿本子記檔。

闔宮的人都打發了,偌大的殿宇靜悄悄的,除了慕容高鞏,就只剩下步音樓和躲在梢間里的彤云。

按著約定,步音樓去梢間喚彤云,她還欲再勸,彤云把手指壓在她唇上,回身進了配殿,輕輕把門掩上了。

不知過了多久,彤云出來,直嚷疼,說慕容高鞏心真狠,步音樓去攙她,眼淚簌簌往下掉,說自己對不住彤云,讓她吃了這樣的暗虧,開了臉也不能晉位,還得瞞著人,實在太委屈了。

木已成舟,步音樓換上紗衣,悄悄潛回配殿,躺在了慕容高鞏身邊。

第二日中晌,坤寧宮的懿旨就到了,除了例行的賞賜,還把端太妃的「太」字去了,步音樓成了慕容高鞏的端妃。

步音樓永遠不知,代主侍寢是彤云權衡再三后下的一著險棋:

步音樓被救下時,彤云曾勸步音樓從了慕容高鞏,肖鐸是知道的。

雖然步音樓失約并非彤云所為,但肖鐸信不信就另說了。

秋月白那麼慘都已經是肖鐸看在步音樓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那要是肖鐸恨步音樓,彤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而今之計,唯一的辦法就是保步音樓完璧之身,那麼將來肖鐸追究,彤云還有忠心護主的功勞傍身。

果然,肖鐸回宮后,因敵不過相思,強拉著與步音樓有了夫妻之實。

當時所有的人都在外面看煙火,人聲鼎沸加上肖鐸一心只想報復,下手不知輕重之余并沒有發現步音樓的異常,直到事后干兒子曹春盎提醒肖鐸,說他曳撒上有血,肖鐸才又驚又喜地找步音樓賠罪,兩人終于和好。

步音樓和肖鐸計劃著兩人的未來,彤云也開始給自己找退路。

步音樓心在肖鐸身上,慕容高鞏知道卻隱忍不發,一是見侍寢那日落了紅,心里放了心;二是因為慕容高鞏昏庸,朝政仰賴肖鐸。

可這些日子以來,慕容高鞏一直在培植自己的勢力,一旦哪天出現個堪比肖鐸的人才,失去了利用價值的步音樓和肖鐸,包括彤云都不會有好下場。

要想不被牽累,彤云必須想辦法出宮。可她知道得太多了,就連「肖鐸是假太監」這樣的事,步音樓都沒有瞞過她,如果貿然提出想走,肖鐸必會殺她滅口。

彤云有個發小在長儀宮里當差,是榮安皇后身邊服侍的人。

侍寢后,彤云沒有吃避子的藥,月事沒來也不和旁人說。

她知道榮安皇后一直讓太醫陳慶余盯著永澤宮,目的是為了防止步音樓坐胎。

但永澤宮是太醫院院正王坦親自負責的,王坦是肖鐸的人。

于是,彤云趁一日王坦不在,嚷嚷自己不舒服,步音樓只能讓陳慶余診治。

步音樓被封妃,肖鐸讓手下給榮安皇后送了一個匣子,里面是雙兒的眼珠和舌頭,血淋淋地拱在錦緞的墊子上。

榮安皇后見后,嚇得跌坐在寶座上說不出話來,腦子里嗡嗡有聲,眼前天旋地轉,一病就是好幾日。

這是肖鐸的警告。六年前,如果沒有榮安皇后的提拔,他爬不到掌印的高位,也不可能向害死親弟弟的兇手復仇,沖這點,肖鐸沒有下狠手。

可惜,榮安皇后并不領肖鐸的情。當陳慶余診出喜脈后,第二日宮門一落鑰,榮安皇后就急匆匆趕去了太后那里告發步音樓,直指侍寢的人是彤云。

雖然其他太醫受肖鐸指使,說彤云沒有懷孕,但榮安皇后要求驗身,這讓肖鐸陷入了騎虎難下的境地。

皇上臨幸一晚,妃子和宮女都失了貞潔,這事圓不過去。

無奈之下,肖鐸只能謊稱自己和彤云有情,求太后賜婚。

太后顧全肖鐸面子,沒有再驗彤云的身,于是彤云成了肖鐸的夫人,風風光光地出了宮。

榮安皇后的結局

大婚那晚,肖鐸讓曹春盎替了彤云,自己則開始了對榮安皇后的報復。

他通過調閱出入宮禁的賬簿,查出了榮安皇后私通陳慶余的事實。

陳慶余被下昭獄,長儀宮的人也被撤了個干凈,一切供應都斷了。

原著里,肖鐸冷漠地對榮安皇后說道:

「老娘娘(對榮安皇后的侮辱性稱呼)雖然過了氣兒,私通太醫也不光彩,別說謚號,連玉牒里都要除名!我勸娘娘,活著丟人,不如一條綾子去了倒干凈,也省得咱家多費手腳!」

三日后,肖鐸搜集齊了證據,來到長儀宮,表情淡漠,連聲音都是沒有溫度的:「時候差不多了,娘娘用飯吧!妳放心,妳雖入不了皇陵,我另外替妳修墓。」

榮安皇后聽了苦笑起來,她與邵貴妃斗了半生,沒想到自己的結局還不如情敵,至少邵貴妃死后能葬在帝陵,自己則要做孤墳野鬼。

榮安皇后眼神哀戚,嘴唇顫抖著,站在風里搖搖欲墜,突然,她提裙往井亭那里跑。

身邊的人要攔已經來不及了,只見裙腳一旋,水聲轟然四起,再要論長短,斯人已逝。

寫在最后

皇陵后園的荒墳里,埋的都是身份微末的妃嬪。榮安皇后因得罪肖鐸,最終含恨自盡。

而彤云,世事皆洞明,一次代主侍寢后,利用肖鐸對步音樓的愛順利出了宮。

她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明明是為了自己才爬上的龍床,卻始終不露痕跡地讓步音樓覺得愧疚,以至于當她出宮時,步音樓半是威脅半是撒嬌地逼肖鐸同意不傷彤云分毫。彤云的心機之深,可見一斑。

原著里,步音樓這樣看待彤云的「犧牲」:

彤云真倒霉,跟了她這個沒用的主子,沒讓她過上一天橫行霸道的日子,還要為她這點可悲的兒女私情葬送清白,往后叫她拿什麼臉去面對她?

十個月后,彤云生下的兒子被肖鐸送去了塞外。

有肖鐸在,彤云衣食無憂,可肖鐸即將和步音樓私奔,彤云未來萬事只能靠自己。

于是,她趁著進宮給步音樓請安,瞅準了時機往慕容高鞏的懷里撞,成功色誘了皇上,又給自己找到了一座靠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