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丘處機,戰績輝煌,除了五絕,可橫著走江湖,為何當不了全真第一高手

天空之城 2022/09/28

金庸的每部武俠中,一般都有一個開場秀高手,而名氣最盛的《射雕英雄傳》中,開場高手,就是丘處機。在金庸筆下,丘處機和歷史上那位對蒙古貴族奴顏婢膝的長春子有所不同,他是很有民族大義的,從射雕的開局,他就在抗金,還追捕投靠金國的漢奸,可謂是立足了「抗金志士」的人設。

丘處機,武功不凡,在射雕時代,戰績輝煌,可以說,實力僅此次于五絕,妥妥的一流高手,一度被認為是五絕之下第一人,全真七子以他為首,只要不遇見五絕,他幾乎可以橫著走江湖,那麼,問題來了,既然丘處機這麼強,為何王重陽走后,全真教第一高手不是他呢?

張揚而狂妄

丘處機,是王重陽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一位,位列全真七子之首。但是,他卻是王重陽最不喜歡的弟子。在王重陽的眼里,丘處機過于癡迷鉆研武學,反而荒廢了道家功夫。

有人說,丘處機是「俠士」不是「道士」,因為他的所作所為,一直偏離了道家的淡泊,反顯張揚而狂妄。

這一點,從他的言行儀表就能看出來:

冷傲而多疑:

那道人(丘處機)冷笑一聲,健步如飛,頃刻間來到門外,臉上滿是鄙夷不屑之色,冷然道:「叫我留步,是何居心?爽爽快快說出來罷!」楊鐵心心想我們好意請你喝酒,你這道人卻恁地無禮,當下揚頭不睬。……說著又斟了一杯,那道人接過一口喝了,說道:「酒里就是有蒙汗藥,也迷我不倒。」

狠辣:

他跟著解下背上革囊,往桌上一倒,咚的一聲,楊郭二人都跳起身來。原來革囊中滾出來的,竟是一個血肉模糊的人頭。

口出狂言:

那道人(丘處機)喝道:「無恥鼠輩,道爺今日大開沙戒了!」……「你兩個鼠輩一齊上來,道爺也只是空手對付。」

丘處機叫道:「好妖婦,快叫你師父來見識見識全真七子的手段。」

可以說,丘處機這個人張狂得很,做事也略顯魯莽,很容易激化矛盾,惹出是非,和道家的溫和內斂之風大相徑庭,不過,好在他一生,「大節不虧」,「也無小錯」,算是一位合格的俠者。

戰績

丘處機的實戰,戰績頗豐,而且敗績寥寥,一起來看看他的戰績。

1對1

丘處機在單打獨斗中,數招之內,就能打飛楊鐵心手中的長槍,若用劍,幾乎可以秒掉張鐵心。在與沙通天單挑時,不過3招,就將沙通天手臂震得「隱隱作痛」,戰了10余回合后,沙通天被丘處機的五指拂中頭頂,留下五條紅印,若繼續斗下去,不出100招,沙通天必然被丘處機除掉。

1對多

丘處機,從開場,就因除掉了漢奸王道乾,而被一隊金兵和南宋漢奸派去保護完顏洪烈的衛隊追擊,丘處機不費吹灰之力,就讓完顏洪烈受了重傷,差點就掛了,而其余官兵頭目和官兵,也都被丘處機全部殲滅。

緊接著,丘處機又在嘉興醉仙樓大戰焦木大師和江南七怪,這一戰,一對八,雙方幾乎兩敗俱傷,誰也沒贏過誰。但丘處機畢竟是以少敵多,立于不敗之地,若單打獨斗,丘處機打敗他們中任何一人自然不在話下。

至于,丘處機一人對戰侯通海、沙通天、彭連虎,更是做到了一招連攻三人,他劍法十分精妙,「長劍在手,劍尖刺向彭連虎右手手背,劍身已削向沙通天腰里,長劍收處,劍柄撞向侯通海脅肋要穴的‘章門穴’」,「沙彭二人揮兵刃架開,侯通海卻險被點中穴道,好容易縮身逃開,但臀上終于給重重端了一腳,俯身撲倒,說也真巧,三個肉瘤剛好撞在地下。」

之后,丘處機又是一人挑戰侯通海、歐陽克、彭連虎三人:「歐陽克與侯通海左右齊至,上前相助彭連虎。丘處機勁敵當前,精神大振,掌影飄飄,劍光閃閃,愈打愈快。他以一敵三,未落下風。」

不得不說,丘處機的實戰確實可圈可點,此人好戰又善戰,在實戰中,很有戰術,就算面對同一級的多位高手聯手,也能游刃有余,鮮少有敗績。

對戰五絕

丘處機不僅個人戰績高,他背后還有一個很強的團隊,就是他和他的6個師兄弟(譚處端、劉處玄、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馬鈺)組成的全真七子。當年,他們的師父王重陽,擔心自己不在之后,五絕會來終南山搶九陰真經,為了能讓全真七子能在短時間內武功大增,王重陽專門針對他們七人,創制了天罡北斗陣。此陣法是全真教威力最厲害的玄門功夫,可實現全真七子集體御敵。

天罡北斗陣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布陣,最關鍵的位置天權,由武功最強的丘處機承當,天樞、天璇、天璣、玉衡、開陽、搖光,由全真七子的其他6人承當。此7人組成的天罡北斗陣,威力極大,完全可以與五絕抗衡。

有了天罡北斗陣加持,丘處機直接拉開了與同級高手的距離,可以直接與五絕對招。要知道,丘處機所在的一流高手層級中,根本不可能走過五絕一招半式,但是只有丘處機例外,因為他有天罡北斗陣,且在對戰黃藥師時,相當出彩。

黃藥師向丘處機劈來一掌,掌影飄忽不定,丘處機一時不知如何招架,情急中,袍袖急振,向黃藥師胸口橫揮出去,黃藥師過于輕敵,不慎被丘處機的袍袖拂中,胸口一疼,急忙運氣護住……

這可以說是丘處機最為輝煌的戰績了,要知道,射雕中的一流高手和五絕的差距極大,能打中五絕且傷到五絕的,僅丘處機一人,就算是修煉了九陰白骨爪的梅超風,都難以做到。試想,如果丘處機打中黃藥師的不是袖袍,而是兵刃,那黃藥師肯定兇多吉少。

要知道,全真七子在五絕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畢竟五絕和他們的師父是同一級別的高手,而丘處機用實際行動和勇氣,力證了他絕對與五絕有一戰之力。

全真第一高手

丘處機如此之強,為何王重陽走后,全真教第一高手卻不是他呢?因為全真教還有一個元老級的人物,就是王重陽的師弟周伯通。周伯通的武功,要比全真七子高上太多了。

周伯通在射雕初期,實力確實不如五絕,先后被歐陽鋒和黃藥師重傷,但是,在射雕末尾,周伯通領悟了空明拳和左右互搏術,又無意中學了九陰真經,在那個時候,他實際上已經和老五絕持平了,到了神雕時代,周伯通已經徹底超越了老五絕,黃藥師也親口承認了這一點。

所以說,丘處機固然戰績輝煌,實力不凡,但是和周伯通比起來,又遜色太多了,全真教的第一高手,也只有周伯通才配得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