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射雕時代有位奇人,擊敗黃裳,追誅獨孤求敗,連五絕也不敢招惹他

天空之城 2022/09/05

有人問「金庸的故事為何能成為經典」?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有很多種,但其中一定有一個原因是「金庸的故事格局足夠大」,筆者所指的倒不是金庸喜歡將故事上升到「家國大義」的高度,而是指更表面的設定,就在于金庸在描寫主線角色的同時,也會提到一些支線人物,他們的存在擴充了世界觀,也讓故事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射雕三部曲」中就有不少角色是只存在于背景設定中的,比如《九陰真經》的作者「北宋大內文官黃裳」,又如敗盡天下高手一生不敗,與楊過有師徒之緣的「劍魔」獨孤求敗等。

但你可能有所不知道,射雕時代還有一位高手更厲害,那人不僅擊敗了黃裳,還敢追誅獨孤求敗,甚至連五絕也不敢招惹他。

一、黃裳的故事

當年五絕匯聚華山之巔展開第一次華山論劍時,他們爭的可不僅僅只是「天下第一」的虛名而已,那五人鏖斗七天七夜,其實是為了爭《九陰真經》的歸屬權,后來王重陽奪魁,于是那真經便由他保管。

(黃裳劇照)

但從五絕對于《九陰真經》的重視程度不難看出一個事實,這本經書中的武功只怕是遠比五絕原本所學的武功要精妙得多,否則他們如何會如此執著?

而金庸也借周伯通之口介紹過這本經書的來歷,它的作者便是「北宋大內文官」黃裳,一個只存在于背景中的人物,不過細品原著,你會發現連創出《九陰真經》的黃裳也不是這個時代最強的人,因為他也有一段十分狼狽的過往。

當年黃裳為何能創出《九陰真經》?不是因為他癡迷習武,而是因為他代表朝廷征討明教,結果大敗而歸,家人還盡數被誅,于是他才將自己畢生所學以及仇家的武功融會貫通,編纂成了那本《九陰真經》。

說到這里,那位強于黃裳的人已浮出水面,他就是射雕時代的明教教主。

(明教劇照)

有人可能要說了,這位明教教主的實力也未必強于黃裳,為何說他比黃裳強?道理很簡單,這位明教教主的強大不僅僅在于武功,而在于他的號召力,當年黃裳為何會被逼得退隱江湖四十年?可以說他是被整個武林的人追誅,就因為當時的明教與其他門派關系不錯,這即是那位教主的能力,號召力極強。

二、隱居深谷的劍魔

接著看「劍魔」獨孤求敗。

作為與楊過有師徒之緣的前輩高人,獨孤求敗的故事自然也十分令人好奇,尤其是看了他留在劍冢中的墓志銘后,他的事跡就更耐人尋味了。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誅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 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有人說獨孤求敗是「歿人一個」,他說的話自然是無從對證,到底是否真的有過一生不敗的戰績也很難說,但其實從他的傳人楊過、風清揚、令狐沖來看,他的遺言自然句句屬實,再加上「人之將歿,其言也善」,他何須在歿后吹捧自己?

所以獨孤求敗的不敗戰績是真的,但這也是奇怪的地方,他縱橫江湖三十多年都沒敗過,而在他生平所用的第一柄劍旁刻著「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來看,他退隱的時候不過五十來歲,正是當之年,他為何沒繼續闖蕩武林,繼續挑戰那些可能潛在的高手?

很簡單,他一定是有了不得不退隱的理由,而那理由也很簡單,獨孤求敗只是一心求敗,而不是一心求歿,他怕是招惹了非要置他于歿地的人,而那人十有八九便是當時的明教教主。

(獨孤求敗劇照)

其實從當年的黃裳就能看出來,那黃裳是何等身手?不也被明教教主的一眾幫手搞得不得不退隱?獨孤求敗自然也是一樣,他憑個人實力固然能夠壓制明教教主,可明教群魔又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若不知明教中人有多狂熱,不妨看看《倚天屠龍記》中的光明頂大戰,當時六大門派圍剿明教,明教眾人危在旦夕,但你看他們可曾有過怯意?

他們的表現簡直讓人不寒而栗,原著道:「 明教和天鷹教教眾俱知今日大數已盡,眾教徒一齊掙扎爬起,除了身受重傷無法動彈者之外,各人盤膝而坐,雙手十指張開,舉在胸前,作火焰飛騰之狀,跟著楊逍念誦明教的經文:生亦何歡,歿亦何苦?為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萬事為民,不圖私我。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明教自楊逍、韋一笑、說不得諸人以下,天鷹教自殷天正、李天垣以下,直至廚工伕役,個個神態莊嚴,朗聲念誦,絲毫不以身歿教滅為懼。

你看這場面多嚇人啊?明教教主帶領的可都是一幫不要命的狠角色,就算獨孤求敗有三頭六臂,又如何應付得了他們?招惹了明教教主,獨孤求敗自然只能隱居深谷保命,明教耳目眾多,他若繼續闖江湖,那無異于找歿。

三、五絕不敢招惹之人

第一次華山論劍之時,王重陽為何沒有邀請當時的明教教主前去論劍?這里也很好解釋。

(王重陽劇照)

王重陽召集東南西北四絕前去論劍的原因正是為了名正言順地擊敗那四人,好讓世人斷了爭奪《九陰真經》的念頭,他沒邀請當時的明教教主自然是為了讓自己少一個勁敵。

當然,你可能會說「王重陽壓根不知明教教主的存在」,然而周伯通的話就能直接反駁這種觀點,因為他都知道明教的故事:「 有一年他治下忽然出現了一個稀奇古怪的教門,叫做什麼‘摩尼教’,又叫‘明教’,據說是西域的波斯胡人傳來的。他們一不拜太上老君,二不拜至圣先師,三不拜如來佛祖,卻拜外國的老魔,可是又不吃肉,只是吃菜。徽宗皇帝只信道教,他知道之后,便下了一道圣旨,要黃裳派兵去滅掉這些邪魔外道。

周伯通都知曉《九陰真經》的來歷,王重陽能不知道嗎?

(四絕劇照)

可想而知,王重陽和另外四絕不提明教教主這號人物,正是因為他們招惹不起這位。

其實明教教主的綜合實力(包括武功、號召力)強于這些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否則后世武林中的正道群雄又何須集六大門派之力去圍攻明教?只可惜射雕時代的明教沒能成為主要勢力登場,否則這段時期的故事可能會更精彩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