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聽到宋江被毒死消息后,武松不悲痛反而冷冷說6個字,原因很現實

天空之城 2022/06/30

受招安的梁山起義軍在平定江南方臘之亂后,死傷慘重,回到京城后只剩下27名頭領。而蔡京、童貫、高俅等人也終于按捺不住,等到宋江等人受封之后,用慢性毒藥摻入御酒賜予宋江。 掙扎一生的梁山好漢「及時雨」宋江即使想要求得茍安,也終究無法避免慘死結局。

宋江死時,他的好兄弟武松彼時已經在杭州六和寺出家為僧。武松跟隨受招安起義軍征討方臘,在戰爭中失去了一條胳膊,可謂是晚景凄涼。

其實,他早已看清自己這一班人必死的結局,在回京路上拒絕回到京城,直接在六和寺出家做和尚,也是希望再與世無爭。而武松在寺里聽說宋江被毒死消息后,不僅不悲痛, 只是非常平靜地說出了六個字「一切都結束了」。

是武松出家之后就變得冷血了嗎?當然不是。其實原因很現實。

兄弟初識

提起武松在《水滸傳》中給人的印象,那一直都是俠肝義膽、嫉惡如仇的存在。

從武松打虎、醉打蔣門神、大鬧飛云浦、血濺鴛鴦樓等一系列情節中也可以看出武松是一個快意恩仇,性格豪爽的人,他總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從不欺凌弱小,并且十分仰慕豪杰,樂于與江湖好漢結交。

武松與宋江的結交就是在兩人都有難時的意外相識,武松因為誤以為自己打死了人,躲在當時廣納英雄豪杰的柴進府中,正好遇到了因失手殺死閻婆惜而躲避官府抓捕的宋江。 兩人互相知道名號后一見如故,

要離別時直接結為異姓兄弟,自此結下了深刻的友誼。

隨后的故事就是轟轟烈烈的梁山好漢聚義,排座次、三打祝家莊、兩勝童貫、三敗高俅,武松在梁山之上最服氣的自然也就是宋江了。 可是表面風光的梁山聚義其實背地里蘊含著不可調解的矛盾。

矛盾爆發

矛盾的核心就是宋江與其他的梁山好漢有本質的區別。宋江作為本分的良民,骨子里一直是封建傳統的想要讀書做官,然后報效朝廷。

他被逼上梁山,主要是由于被陷害的不得已。因此說,他的內心還是希望同朝廷和解,而接受朝廷招安也是宋江一直期望的。

可是以武松為代表的其他梁山好漢就不是這樣的。他們同樣歷經苦難,與朝廷結下了血海深仇,在種種事件中,更是已經深刻認識到了朝廷和官府的腐敗,也深知接受朝廷招安的結局必然是走向滅亡。

其實武松對宋江的死表現出來的平靜一方面是這正是他預料之中的必然結局,另一方面是替宋江感到解脫。 作為宋江的好兄弟,武松怎麼可能沒有察覺到宋江的變化,也正是經歷了一系列的事情,讓武松對宋江日益失望。

第一件事就是朝廷的招安

朝廷的招安當然是針對整個梁山英雄群體,而不是宋江一個人。宋江知道朝廷有意招安之后,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但他作為梁山大哥,自然也是需要考慮到,手下的兄弟的感受。

但是讓人寒心的是宋江不顧多年兄弟情義,為了達到自己的招安計劃對反對者大加迫害,致使死的死,逃了逃。 武松對這一切自然也是看在眼里,這個時候的武松已經有一點心寒了,看出來了宋江內心的自私。只不過出于對大哥的忠心,他還是跟隨了宋江接受了朝廷的招安。

第二件事是征討方臘

被招安之后,梁山兄弟便去征討方臘,其實,征討方臘不過是朝廷想借機除掉兩方大勢力,而宋江為了討好朝廷更是不顧兇險和兄弟們的性命安危,依然接受這項領兵任務。

梁山好漢在這場戰爭中死傷慘重。

當時參與方臘之戰的共102位好漢,最后死亡70人,離開了5人,成功返京的只有27人。曾經輝煌的梁山英雄死的死,傷的傷,離開的離開,已經呈現出支離破碎的樣貌。

武松也是在這場戰爭中失去了自己的一條胳膊,正是在方臘之戰中目睹了兄弟們的慘死,更讓武松堅定了受朝廷招安的錯誤。在武松心目中,為朝廷戰死和在梁山泊上抵御朝廷而戰死的壯烈程度遠遠是不能相提并論的。

此時的武松已經心如死灰,而看到立功心切的宋江執著于朝廷的加官封賞更是失望至極。

第三件事是武松的出家

失去一條胳膊的武松與廢人已經沒什麼區別了。在回京的途中,武松向宋江提出自己想要出家為僧的想法一方面是失望的體現, 另一方面其實也是一種試探,武松自然也是希望宋江能夠顧念到多年的兄弟情義對自己有所挽留。

但結果卻讓他徹底失望了。武松和宋江道別的時候,武松可謂是句句泣血,聲情并茂,訴說了多年的感激之情,以及離別的不舍。 但是宋江的反應卻極其冷淡。

原文提到的宋江去看望失去了一只手的武松時寫道 「宋江看視武松,雖然不死,已成廢人」,極其冷漠地傳達出宋江對武松僅僅是利用其

武力,等到失去了利用價值之后也就再不談什麼兄弟情義。 后面等聽到武松不愿進京之后,也只是淡淡地說了四個字「任從你心」。

淡淡的四個字表達出的是受招完之后的宋江的冷漠功利,他只是希望能夠取得戰爭的勝利,然后進京接受封賞,然后茍安求全, 為自己,為后世謀得一個好名望。

宋江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舍和惜別之情,當年的梁山兄弟等到沒有利用價值之后自己也就不會再重視。

他知道如今的武松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打虎的武松,再也不是那個大鬧飛云浦、血洗鴛鴦樓的武松,他現在只是一個廢人。 對于宋江來說,一個殘障的武松,對自己加官進爵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使得武松徹底喪失了對于宋江的情誼,至此之后對于宋江也只是希望他能夠早點解脫的同情。

結語

轟轟烈烈的梁山聚義,看似因為一場招安而分崩離析,其實內里因為宋江的性格早就已經埋下了矛盾的種子,只是到了招安的時期才徹底爆發。

武松對宋江真可謂仁至義盡,在征討方臘的戰爭中拼盡全力,還丟了一條胳膊,也算是最后一次幫助自己的「好大哥」得以進官封賞。

可是后期宋江對眾多對其無條件信任和依賴的梁山兄弟的冷漠無情看來讓人唏噓。 武松在聽聞宋江被毒殺之后說「一切都結束了」,其實也是替宋江感到解脫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