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蕭峰死后,虛竹遭遇一位天才高手,最終命喪縹緲峰

天空之城 2022/10/17

無論是劇情架構還是人物塑造,《天龍八部》是金庸打造的最具有可讀性的一部武俠小說。隨著《天龍八部》搬上熒屏,更是引來了無數武俠迷的狂熱追捧。

《天龍八部》已經成了讀者心目中無法超越的經典之作,就算時隔多年,當我們重拾《天龍八部》,依舊看得津津有味、樂在其中。

一、天龍三主角

《天龍八部》有江湖恩怨,也有家國大義。在這種武俠與歷史事件的相互輝映之下,《天龍八部》更是精彩絕倫,甚至讓人篤信不疑。

為了遼宋兩國的和平,蕭峰挾持了耶律洪基,在雁門關逼退了遼國的十萬鐵騎。正當《天龍八部》即將落下帷幕之際,讓讀者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蕭峰拾起斷箭,猛地插進了自己的胸膛,最終結束了自己短暫又悲壯的一生。

蕭峰的自盡之舉早就有跡可循,當時他誤殺阿朱已有了殉情之念。只不過自己尚未解開雁門關之謎,這才東奔西走、茍延殘喘至今。

不可否認,蕭峰被金庸打造成了一位悲劇英雄,但此書還有兩位男主角,算是給《天龍八部》彌補了一些遺憾。

蕭峰死后,段譽返回大理繼承王位,他就是歷史長河里的宣仁帝段和譽。另一邊的虛竹則帶著夢姑走上縹緲峰,成了繼天山童姥之后的下一任靈鷲宮宮主。

《天龍八部》的故事似乎到這里就戛然而止,不過晚年的金庸卻又發行了新修版《天龍八部》。通過書中改動的劇情,讀者們不難發現金庸的言外之意。

二、眾生皆苦,求而不得

為了符合「眾生皆苦,求而不得」,在新修版的《天龍八部》里,王語嫣仿佛領悟了什麼一樣,她突然拋棄了段譽,重回慕容復的懷抱。

與此同時,金庸還改動劇情,讓《天龍八部》和《射雕英雄傳》融合在了一起。原文寫道, 北宋年間,丐幫幫主蕭峰以此邀斗天下英雄,極少有人能擋得他三招兩式,氣蓋當世,群豪束手。當時共有‘降龍二十八掌’,后經蕭峰及他義弟虛竹子刪繁就簡,取精用宏,改為降龍十八掌,掌力更厚。這掌法傳到洪七公手上,在華山絕頂與王重陽、黃藥師等人論劍時施展出來,王重陽等盡皆稱道。

《天龍八部》和《射雕英雄傳》打通之后,兩部著作共屬一個「江湖世界觀」,如此一來,還能窺見虛竹「求而不得」的后續故事。

三、一位天才高手

在神雕時代,金庸借著走進劍冢的楊過提及了一位絕世高手,此人正是劍魔獨孤求敗。獨孤求敗是哪個朝代的人物?楊過通過雕兄的年齡推斷,他猜測獨孤求敗至少是7、80年前之人。

一個「至少」證明獨孤求敗或許是射雕早期的當世高手,但這個推斷顯然不成立,只因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對獨孤求敗和獨孤九劍都孤陋寡聞。

但如果將獨孤求敗的生活年代往前推,將其視為天龍后期的人物,一切謎團不但迎刃而解,還能解釋虛竹的死因。

隨著蕭峰自盡,過了沒幾年,掃地僧也圓寂了。此時的江湖呈現出了一片青黃不接的狀況,畢竟掃地僧、逍遙三老等高手駕鶴西去,而慕容博、蕭遠山、鳩摩智、段延慶等人也退出了這個紛紛擾擾的江湖。

在另一邊的邊陲之境,段譽成了大理的一國之君,他勵精圖治、日理萬機,早就不過問江湖的是是非非。放眼天下,唯有靈鷲宮的虛竹依舊屹立不倒,他麾下有九天九部眾女,還有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島島主,甚至就連丁春秋門下的數千名星宿派弟子,也成了靈鷲宮的一份子。

只要虛竹振臂一呼,整個武林豈不是手到擒來?不過,虛竹雖有一統江湖的實力,但他卻對佛門心生向往。前幾年剛走上縹緲峰的時候,虛竹就被靈鷲宮的牌匾所吸引,只見牌匾上寫了三個鎏金大字:靈鷲宮。

望著靈鷲宮三字,虛竹怔怔出神,他心道:「 如來當年在王舍城靈鷲山說法,靈鷲兩字,原與佛法有緣。總有一日,我要將靈鷲宮改作了靈鷲寺,教那些婆婆、嫂子、姑娘們都做尼姑。

虛竹并非想想而已,在他多年的堅持之下,心灰意冷的夢姑只好回了西夏,任由虛竹再一次遁入空門。

夢姑一走,虛竹更是熱血沸騰,他當即命人將靈鷲宮改為靈鷲寺,自己落發為僧,在靈鷲寺里吃齋念佛。不過讓虛竹有些郁悶的是,自他成立靈鷲寺之后,洞主、島主以及星宿派弟子以各種理由退幫,唯有九天九部的眾女子依舊如影隨形。但靈鷲寺里的那些婆婆、姑娘并不愿意跟著虛竹清修。虛竹生性隨和,沒有過多強求,于是極其不和諧的一幕出現了:一位身穿僧袍的光頭男子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流簇擁著……

又過了幾年,江湖里突然出現了一位用劍的高手,此人喚作獨孤求敗。獨孤求敗先在河朔一帶聲名鵲起,后又在中原大殺四方。由于找不到對手,獨孤求敗開始四處打聽,終于將下一個挑戰目標定為縹緲峰。

上得峰來,獨孤求敗很快就來到了靈鷲寺。推開寺門,映入眼簾的一幕讓獨孤求敗大吃一驚。只見一個相貌丑陋的和尚坐在正中央,身前跪著一排秀麗絕倫的女子。

獨孤求敗暗道:「這和尚莫非是一個大惡人不成?他擄了不少女子藏在寺廟里作威作福,好不羞恥!」

此時,靈鷲宮又有一女子走到虛竹跟前,恭恭敬敬地跪下,說道:「主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獨孤求敗更是義憤填膺:「這賊禿挾持了這麼多美女,還強迫她們喊自己‘主人’,此賊不死,天地不容!」

獨孤求敗本就有一個「敗盡英雄、殺盡仇寇」的誓言,眼前突然冒出一位荼毒妙齡女子的賊和尚,獨孤求敗不由分說地掣出長劍,徑直朝虛竹刺去。

獨孤求敗這一劍來得好快,一股猛烈的罡風夾雜著劍氣襲來。虛竹體內涌動著逍遙三老的真氣,他又在靈鷲宮密室的石壁上參悟了不少神功。只見虛竹手不動足不移,竟以一種極其不可思議的角度躲開了獨孤求敗的凌厲一擊。

獨孤求敗冷笑道:「禿驢,果然有兩下子,怪不得能占山為王,在這里為所欲為!」

虛竹成名以來,打發過不少登門挑戰者,眼見獨孤求敗持劍突襲,他以為又來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尋釁滋事之人。只見虛竹依舊雙手合十,打坐入定,不慌不忙地道:「施主 ,你找錯對手了。」

虛竹的這一句話更讓獨孤求敗怒火中燒,畢竟獨孤求敗闖蕩江湖多年,從未有一人能接得住他的一招半式,如今這惡僧竟如此狗眼看人低。

獨孤求敗一聲暴喝,當即施展獨孤九劍,手中長劍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向虛竹刺去。

眼見獨孤求敗來勢洶洶,虛竹已無法躲避,他使出天山折梅手,試圖奪去獨孤求敗的手中長劍。

原來當年在靈鷲宮,虛竹僅憑一招天山折梅手,就輕輕巧巧地將劍神卓不凡的長劍給奪了過來。有了這一次實戰經驗,虛竹試圖依葫蘆畫瓢,依仗天山折梅手的巧妙招式擊敗獨孤求敗。

忽聽「嗤」一聲輕響,不僅靈鷲宮眾女瞠目結舌,就連虛竹本人也大驚失色。只見獨孤求敗長劍的劍尖竟刺穿了虛竹的右掌,由于速度極快,虛竹掌中的鮮血尚未來得及流出。

「你使的是什麼武功,為何我竟看不清你的招式?」虛竹從未遇到過如此強勁的對手,不禁心亂如麻。

「哼,我的破掌式一經施展,任由你的拳掌功夫再厲害,也只是以卵擊石。」獨孤求敗冷冷地道:「禿賊你作惡多端,今日就死在我的劍下吧!」獨孤求敗手中長劍一抖,只見劍尖從虛竹掌中拔出,帶出了一灘激射的鮮血。

虛竹掌心傳來一陣劇痛,心中暗道:「眼前這位高手實在非同小可,就算是義弟段譽親臨現場,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主人,快射出生死符!」一旁九天九部眾女見虛竹受傷,紛紛嚷道。

「對,我差點忘了。」虛竹當即倒運北冥真氣,將手中的鮮血化為寒冰,朝著獨孤求敗連拍數掌。

獨孤求敗突然覺得寒風襲來,心下也不由得吃了一驚:「這賊禿的內力,怎地陡然變了?」

「不好!」獨孤求敗暗叫一聲,急忙運起十成功力,將手中長劍舞得寒光閃閃,好似密不透風一般。

只聽幾聲「嗤嗤」輕響,虛竹射出的幾片生死符盡數被獨孤求敗擊落在地。

望著地上掉落的寒冰,獨孤求敗又驚又怒。他剛才要不是急忙施展獨孤九劍的‘破箭式’,虛竹射出的生死符必有一片將自己擊中。

雖然性命無憂,但獨孤求敗覺得自己招架得過于狼狽,他暗運神功,準備使出畢生所學的一招:破氣式!

「你是第一個逼我使出‘破氣式’之人,不過此招一出,你必死無疑。我劍下不斬無名之鬼,你姓誰名誰,報上名來。」獨孤求敗眼中精光爆射,顯然已對虛竹起了殺心。

虛竹素來木訥,對于獨孤求敗為何以命相搏,他也沒有多問。至于此時獨孤求敗問他叫什麼,不善言辭的虛竹更不想回答,只知道這個對手劍法極高,自己若不凝神聚氣,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獨孤求敗見虛竹不但沒有回答,頭上反而真氣裊裊,顯然是在運功蓄勁。

「好,我讓地府的閻王問一問你叫什麼名字!」話音剛落,獨孤求敗的長劍好似離弦之箭一般,快如電疾如風地朝虛竹刺去。

虛竹全身真氣不斷游走,他蓄勁已久,朝著獨孤求敗打出凝聚畢生功力的一招。

「砰!」一聲巨響傳來,靈鷲宮眾女子不由得往后退了五六步。眾人定睛一瞧,只見虛竹尚自擺著出掌的姿勢,而獨孤求敗的長劍也握在手中,離虛竹的下丹田尚有一尺。

不過,虛竹嘴角已滲出鮮血,他的下丹田也是一片血肉模糊。原來,獨孤求敗的破氣式竟能隔空傷人,虛竹的全力一擊尚未擊中對手,就被獨孤求敗的劍氣所殺。

數月之后,獨孤求敗才得知自己所殺之人并非禿賊,而是義士虛竹,他曾協助蕭峰在雁門關逼退了十萬遼軍。

追悔莫及之下,獨孤求敗將擊殺虛竹的長劍拋入深谷,再也不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