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江南七怪很弱,金庸為何讓他們當郭靖的師父?你看他們的原型是誰

無名西狂 2022/09/04

常言道「名師出高徒」,不過這話也非絕對,畢竟也有人言「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所以徒弟若是塊石頭,師父也沒法將他雕刻成一塊寶玉,但反過來說,若連師父本就是草包,那恐怕就難以教出高徒了。

而金庸在《射雕英雄傳》中的設定就有些讓人不解,那江南七怪在射雕時代的武林中只能算是三流高手,甚至可以說只要他們登場,就難免遭人欺負,所以金庸為何要安排他們來當主角郭靖的師父呢?

其實細品原著,你會發現金庸的安排妙極了。

一、江南七怪,實為七俠

江南七怪憑什麼當郭靖的師父?這個問題要從三個方面來看。

首先,當年的郭靖可不是后來成為「北俠」的郭靖,當年的他不過是個自幼生長在蒙古的愣頭青,他身上所學不過是一些蒙古師父傳授的射箭、騎馬、摔跤的功夫,與「武林高手」的形象不沾邊,只能算是個普通的「蒙古漢子」一般。

(江南七怪劇照)

而當年初登場時的江南七怪也算是武林高手,說來這也是武俠故事的通病,前期登場的角色往往會隨著故事進程的發展而逐漸變得不夠看,畢竟后期登場的人物沒有比前期的角色更強的話,便無法體現主角的成長,所以僅從前期的設定來看,江南七怪的實力足以當郭靖的師父。

其次,江南七怪能夠傳給郭靖的不僅僅只是那些粗淺的武功而已,更在于俠義精神,他們當年與丘處機約定好要各自交代郭楊兩家的孩子,于是他們便遵守諾言,跋山涉水跑到蒙古打探郭靖的下落,這份執著感天動地。

而郭靖之所以能夠成為后來的「北俠」,也離不開他這七位師父的影響,尤其是柯鎮惡,論武功,他只有三流水平,論俠義精神,他卻不輸書中的任何一位大俠,無論對方是東邪還是西毒,他都無所畏懼,該出手時就出手,打不過,那就閉目待死,絕不求饒,郭靖自然能感受到師父身上的這份正義感,他后來誓死守衛襄陽,自然也是受了七位師父的影響。

(郭靖、黃蓉劇照)

所以江南七俠自然是有資格去當郭靖的師父的。

不過除了以上兩點之外,還有第三點原因,那便與郭靖的身世有關了。

二、郭靖的身世

武俠故事中那些主角通常都會有個比較傳奇的身世,比如父母親人是什麼傳說級別的大人物,而金庸賦予郭靖的身份則更為特殊,他是梁山好漢的后人。

《射雕英雄傳》第一回中,金庸就借曲三之口交代過郭靖的祖先,原著道:「  你二人的底細,我若非早就查得清清楚楚,今晚豈能容你二位活著離開?郭兄,你是梁山泊好漢地佑星賽仁貴郭盛的后代,使的是家傳戟法,只不過變長為短,化單為雙。

(魯智深劇照)

其實金庸不僅僅只是在這里提到了梁山好漢而已,諸如丐幫之中有長老會使用魯智深的瘋魔杖法,又如后來的《倚天屠龍記》中金庸又提到了梁山好漢的敵人方臘。

比如這段描述就很直觀:「  北宋末年,明教大首領方臘在浙東起事,當時官民稱之為‘食菜事魔教’。食菜和奉事魔王,是魔教的兩大規律,傳之已達數百年。宋朝以降,官府對魔教誅殺極嚴,武林中人也對之甚為歧視。

這里提到方臘統領的明教在北宋末年被鎮壓,自然就是指的梁山征方臘一事了,所以從種種細節來看,金庸無疑是套用了《水滸傳》的世界觀,或者說梁山好漢在金庸武俠世界觀里是客觀存在的。

(郭盛劇照)

而細品江南七怪的人設,其實就可以在梁山好漢中找到他們的原型。

三、七俠的原型

江南七怪這七人分別都是什麼身份?從人物的設定來看,他們的特點算是十分鮮明的。

大哥柯鎮惡是江南七怪的主心骨,他一身正氣,是七人之中最具俠氣的人物,他的定位就是俠客。

排行第二的「妙手書生」是個窮酸秀才,而他的特點不僅僅只是飽讀詩書而已,同時他還有一身妙手空空的偷盜神技,基本沒有他偷不到的東西,說得直白一點,他的定位就是梁上君子。

排行第三的「馬王神」韓寶駒是個急性子,也是七人之中性情最暴躁的一位,不過性格不是重點,重點在于他精通馬術,也是養馬名家。

排行第四的「南山樵子」南希仁則沒有太多特點,要說的話,他挑著一條純鋼的扁擔就是最大的特點,這也從側面反映他力量極大。

(江南七怪與郭靖劇照)

接著是排行第五的「笑彌陀」張阿生,他是個典型的莽夫,確切地說應該是屠夫,不僅胸口長毛,還長得很胖,說實話,他愛慕韓小瑩那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過韓小瑩與他的確有些曖昧。

排行第六的是「鬧市隱俠」全金發,他的定位則是一個小販般的角色,他善于算計,連武器都是一桿秤。

最后是小妹「越女劍」韓小瑩,她的特點就是性格豪爽,除此之外,她是七人中唯一的女子,就算是她最大的特點了。

那麼江南七怪的原型是誰?

其實很簡單,正如筆者前文交代的,金庸是在自己的故事中加入了不少《水滸傳》的元素,而從金庸賦予江南七怪的定位來看,他們身上就有七位梁山好漢的影子,而那七人在梁山上的定位就與他們如出一轍,正是梁山好漢中排名末尾的那七位。

韓寶駒最明顯,對應的是善于養馬的「金毛犬」段景住。

善于偷盜的朱聰則對應「鼓上蚤」時遷。

善于算計的小販全金發則對應賣酒的「白日鼠」白勝。

扛著純鋼扁擔的南希仁對應的則是扛那「替天行道」大旗的「險道神」郁保四。

(梁山好漢劇照)

一身俠氣的柯鎮惡則對應「活閃婆」王定六,當年正是王定六仗義出手幫張青一起殺了張旺,他也頗具俠氣。

最后剩下的張阿生與韓小瑩則對應張青、孫二娘夫婦,巧合的是張阿生是個屠夫,張青也恰好是個做人肉包子生意的屠夫。

如果僅僅是一兩個角色存在對應關系,那多半只是巧合,但每一個角色都能找到原型,那金庸多半就是刻意為之了,這也解釋了江南七怪的武功為何這麼弱,因為他們所對應的梁山好漢在梁山排名末尾,而郭靖是梁山好漢的后人,由這幾位以梁山好漢為原型創造出來的人物教導再合適不過。

不得不感嘆金庸故事的確是常讀常新,不知金庸在故事中還埋下了多少「彩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