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風清揚修為不輸東方不敗,為何要躲在山洞?金庸借黃藥師說出緣由

隨著《射雕三部曲》、《天龍八部》的落幕,金庸趁熱打鐵,又發行了另一部長篇武俠小說《笑傲江湖》。

金庸筆下的笑傲江湖更像是一個末世時代,不僅《天龍八部》裡赤手空拳的神功蕩然無存,就連《射雕三部曲》裡的降龍十八掌和《九陰真經》都沒有傳承下來。

讀者們會發現,這個時候的武林中人往往攜帶兵刃闖蕩江湖,他們對高深武學有著更強烈的渴望,因此當一本喚作《辟邪劍譜》的秘笈橫空出世時,就連名門正派也按捺不住,他們一個個絞盡腦汁,為了一窺秘笈裡的奧義,不惜瞞天過海,無所不用其極。

一、神秘莫測的風清揚

就在江湖群雄為了爭奪《辟邪劍譜》弄得頭破血流之際,一個叫令狐沖的年輕人卻將它視為糞土。令狐沖的瀟灑不羈、俠肝義膽引起了風清揚的注意。他毅然走出山洞,不管令狐沖是氣宗嶽不群的大弟子,最終將一門喚作《獨孤九劍》的劍法傾囊相授。令狐沖也不負所望,他得了獨孤九劍的奧義之後發揮得恰到好處,使出精妙無比的劍法讓江湖群雄大開眼界、拍案叫絕。

可以這麼說,風清揚起初躲在山洞裡早就聽到了令狐沖和田伯光的爭執聲。要不是令狐沖的一些舉動讓風清揚心有所動的話,風清揚恐怕寧可老死在山洞裡,也不會再見世人一面。因此當風清揚傳授令狐沖劍法之後,他望著山頭的太陽感慨萬千,說出了一句: 「太陽好暖和啊,好長時間沒有曬太陽了。」

此時此刻,不僅身為讀者的我們暗自奇怪,就連風清揚身後的令狐沖也無法理解,但卻不敢多問。的確,獨孤九劍奧妙無比,令狐沖僅僅學了一會就判若兩人,在和田伯光打鬥的時候扭轉乾坤、反敗為勝,從此躋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列。

反觀風清揚,他早就將獨孤九劍爛熟于胸,熟練程度和令狐沖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然而就是這麼一位絕頂高手,為何要藏在山洞裡終日不敢與世人相見?

二、行如鬼魅的東方不敗

與此同時,日月神教的黑木崖還有一位頂尖高手,他就是將《葵花寶典》練成的東方不敗。當任我行從西湖湖底逃出生天之後,一向睚眥必報的他略作休整之後,帶著向問天、任盈盈、令狐沖一起殺上黑木崖。

讓令狐沖瞠目結舌的是,即便任我行、向問天採用拼命的打法讓東方不敗無法再抽出身來,可令狐沖當機立斷施展獨孤九劍往東方不敗身上刺出之時,已在任我行、向問天包圍之下的東方不敗竟行如鬼魅,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身法盡數躲開了獨孤九劍的攻擊。

可見,當世頂尖高手除了有隱居在華山山洞的風清揚之外,讓令狐沖大驚失色的東方不敗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絕世高手。東方不敗若和風清揚大打出手的話,二人孰弱孰強呢?

三、風清揚的武功境界

由于金庸留給風清揚的筆墨並不多,自令狐沖出了思過崖之後,風清揚再也沒有出現在我們的視線當中。然而通過風清揚對獨孤九劍的深刻領悟,我們可以看出風清揚的武功修為並不在東方不敗之下。

原來,風清揚不僅提出了「料敵機先」和「只攻不守」的理論,他本人非常有可能已經練到了獨孤九劍的最高境界:無劍境界。當田伯光以命相搏時,令狐沖手中的長劍被田伯光擊落。眼見田伯光扼住令狐沖的咽喉,風清揚對令狐沖喝道: 「蠢才!手指便是劍。那招‘金玉滿堂’,定要用劍才能使嗎?」

經風清揚的提醒,令狐沖猶如醍醐灌頂,他將中指和食指化作利劍,于電光火石之間戳在了田伯光的膻中穴上。田伯光的武功雖然不弱,卻在令狐沖的化指為劍之下慘遭重創,暈倒在地。

從以上不難看出,風清揚已經到了「草木竹石皆可為劍」的無劍境界,他的武功修為並不在東方不敗之下。可就這麼一位數一數二的頂尖高手,為何整日蜷縮在山洞裡?

四、黃藥師的內心世界

《射雕英雄傳》裡的黃藥師號稱東邪,他性情古怪讓人捉摸不透。當年為了重寫《九陰真經》,黃藥師的愛妻馮蘅就此香消玉殞。馮蘅死後,一向癡情的黃藥師已經有了殉情的念頭。

金庸寫道, 黃藥師待女兒(黃蓉)長大有了歸宿之後,再將妻子的遺體放入花船之中。等那一日揚帆出海,將花船駛到大海中央,再一起與妻子同葬萬丈洪濤之中!

在黃藥師的心裡面,什麼天下第一,什麼功名利祿都是泡影,除了黃蓉之外,江湖已不再值得眷戀,唯有和自己心愛之人一起葬身大海,才是他的最終追求。

五、風清揚的難言之隱

和黃藥師一樣,風清揚也是一個為情所困之人。當年風清揚為了一個女人,跑去千里迢迢的江南娶親。讓風清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轉身剛走,華山就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奪權大戰——氣宗、劍宗數位好手大打出手,因風清揚的「缺席」,導致劍宗一敗塗地,再也沒了往日的風采。

更讓風清揚羞憤難當的是,他的那位意中人竟和岳父逃得不知所蹤,待風清揚回過神來才知道,這一切的一切竟是一個佈置已久的圈套。

于是在《笑傲江湖》裡的原文裡,我們會發現這麼一段: 江湖上都說風老前輩惱怒羞愧,就此自刎而死……

綜上,風清揚之所以躲在山洞,無非有以下三個原因:

1、對同門的慘死耿耿于懷,不想再見到武林中人;

2、對爾虞我詐的江湖世界心灰意冷,不願再捲入到江湖的是是非非中去;

3、對那位騙了自己的江南女子動了真情,但心知肚明和她已沒有可能,唯有隱居山洞,用時間療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