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影視分享
最新推薦
今日熱榜
    
僅播4集口碑炸了,大陸拍不出的奇幻恐怖,竟被台劇拍得如此好看!
2023/04/20

已經絕跡多久了?

華語奇幻恐怖劇。

故事一開場,爺孫三人帶上筆墨紙硯,同乘一輛公交車,正要趕往警察局做一場書法展示。

曾敬驊飾演的不良少年站在中間,父親提醒他到后面坐,發了三條短信,少年一臉不情愿地開始往車走。

但剛走到后排,忽然感到一陣陰影掠過。

接著路人紛紛拿起手機,對著天空一陣狂拍。什麼情況?

只見一架墜落的飛機徑直撞向公車,將公車直接攔腰截成兩段,

爆炸聲震天動地,火光四射之間,公交車瞬間化作一堆廢鐵。乘客甚至來不及哀嚎,就已多半被奪去性命。

鏡頭這時漸漸放緩,墨汁被撞飛的畫面被定格,墨汁潑灑,一片狼藉,構成一種悲哀又凝重的美。

滿臉血跡倒臥在地的男主,在朦朧中,看見一陣黑煙化作人形,一個樣貌詭異的女子朝他說了一句:不知道你和你爺爺,會不會一樣。

然后再度化煙而去,整個公交車,只有男主一人生還。

失事的飛機、破裂的地面和公車、飛灑的墨水、化煙來去的魂靈,構成了一幅奇幻的畫面。

好一個奇幻驚悚的開場。

這劇情,也是難得的驚悚風味:飛機撞公交、離奇生還、魂靈現身。

現代都市街頭,卻發生了一場宏大的都市怪談與令人頭皮發麻的午夜傳說。

嗯,台劇又來了——《不良執念清除師》。

這幾年,台劇真的殺瘋了。

尺度越玩越大,類型也越挖越深。

贏得好口碑自不必說。還成為了華語影視拓展類型一個支點。

從Netflix投資的罪案劇《誰是被害者》《模仿犯》,

到HBO聯合的現實題材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周渝民領銜的懸疑劇《逆局》,先后引爆口碑收視。

這次,終于輪到許久不見的奇幻恐怖喜劇了。

剛播四集,口碑炸裂。

一看主演,全都是熟人。

曾敬驊曾演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里的Birdy,又在《逆局》里他飾演反社會且精神分裂的青年。

彭千祐曾飾演《罪夢者》里的林本川。

女主是《我的少女時代》的「林天真」宋蕓樺。

配角陣容,更是華麗。陸劇中蔣雯麗還在和明道談戀愛,楊謹華這頭演了曾敬驊的媽。

飾演他老爸的是許久未見的竇智孔。

就連演怪物的,也絕非泛泛之輩,前四集中出演過《模仿犯》的姚淳耀和范少勛都紛紛客串,導演的惡趣味不能再明顯。

網友都調侃說,陳和平和沈嘉文上輩子在模仿犯造孽太多,這輩子在不良執念清除師里面變成了尸兄一號和大體老師二號。

以前我們對台劇的印象,大多是小清新偶像劇。

如今則變成了重口味燒腦劇。

《不良執念清除師》,卻像是兩種風格的融合。

它有生猛的案件。也有刺激的畫面。還有瘆人的情節。

但同時有著靈異怪誕中二風,一個看起來中二的少年,一個不靠譜的警察,一個學霸醫學生,三個人幫助靈體實現愿望清除執念。

設定有靈魂擺渡+夏目友人賬+百鬼夜行抄的味道,兩三集一個奇幻小故事,穿插點小驚悚小幽默,主角以書法化解怨念的設定,則讓故事落地后透露出東方志怪感。

書法的美感+都市志怪故事+文藝片一樣的運鏡,讓劇集透出一股華語劇少見的味道。

它并不是一部真正恐怖劇,

而是以另一種形態。在奇幻驚悚的這個概念下,寫成的一本充滿爆笑又精致溫暖的午夜散文詩。

因為題材和尺度問題,它注定無緣大陸市場。

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更顯得特別,如同奇幻恐怖劇,在華語劇土壤上,開出的奇花一朵。

01

《不良執念清除師》采用了打怪三人組的設置,但核心人物,絕對是一頭狼尾髮型,以痞子形象亮相的懵懂少年男主蒲一永。

他原本是一名吊車尾的高中生,但書法一流,繼承了爺爺的才華。

隨著開場意外突然發生,父親去世,而爺爺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只有蒲一永在昏迷了717天之后醒來,從此他就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怪物。

和凡事可以用拳頭解決絕不用嘴巴的不良媽媽葉寶生(楊謹華 飾)一起相依為命后,他被「執念化成人形」的怪物們纏上,平凡生活從此改變,跟一線三女警陳楮英(宋蕓樺 飾)和醫學系高顏值學霸曹光硯(彭千佑飾),開啟了一場反常規的靈異之旅。

光看故事,劇集真是濃濃的老式華語驚悚靈異腔調。

尤其是身懷神奇能力的男主,為死者化解怨念的設定,簡直全是熟悉元素。

隨便一個畫面,一句台詞,感覺就像是走進了沉浸式主題樂園。

男主孩童時代,就曾見過事故現場出現過的魂靈,纏著爺爺讓他給自己超度。

但爺爺只寫了四個字:獨善其身。

她才轉而找上男主,雖然看上去她是事故的始作俑者,但魂不可貌相,到底是她造成了事故,還是她趕到事故現場救下了爺爺和男主?往下看。

異能傳承,有。

男主從交通事故開始有了看見怪物的能力,與此同時爺爺昏迷不醒, 所以這是一場異能世代傳承的儀式?

魂靈現身,有。

從貌似法老的喪尸哥,到自帶桃花古樹特效的美女魂靈,無不是夜色現身,前者更是如蜘蛛俠般在都市中夜奔。

導演的燈光運用,驚悚而空靈;驚悚背后的懸疑,又扣人心懸。

所謂執念清除,當然是要幫逝者消除執念,但這差事可不好辦。

因為和過往的奇幻劇不同,這些怪物根本不知道哪來的。

就說第一單元出現的呆萌喪尸,你以為他是一具喪尸,其實是沉陷河底多少年的河童附在死者身上。

第二單元的古風特效美女,你以為是倩女幽魂,其實是一個沒畫完的刺青。

一個失去爸爸的和媽媽相依為命的高中肆業生,如何與他的打怪小團隊,一起對抗這些千奇百怪執念化成的怪物?又怎樣為他們化解執念?

不難猜到,劇集的亮點絕非故事本身,甚至不是捉鬼降妖的刺激橋段。

而是男主蒲一永如何一一幫怪物們解決問題。

而貫穿始終的懸念是:開場出現的魂靈到底是善是惡,男主爺爺到底是否遭到魂靈暗算,還會不會醒?

大的懸念迷霧重重,暫時無法得解。

小的推理卻一個接一個,讓整部劇節奏緊湊,精彩十足。

離奇的情節是本劇一大特點。但這并不讓人覺得脫離現實。

因為大部分都市奇幻故事都能讓人聯想到現實中的影子。

02

明明沒鬼,但免不了還是要被嚇一下。從劇名到前四集,都已經點出了本劇的特點——

用「笑」做文章。

劇集有一個核心設定:「怪物,是從人的執念誕生,有的人看得見,有的人看不見」。

雙男主不是冤家不聚頭,彭千佑飾演的呆萌學霸遇到曾敬驊飾演的蒲一永后總是倒霉,走樓梯摔跤、跑操場被球砸到頭,但卻偏偏在兩年后重遇搬到他家門口的男主,還不知不覺成了探靈拍檔。

一個看得見怪物的學渣,對一個看不見怪物的學霸形容怪物是這樣的:「長頭髮,穿的跟東方不敗一樣,老躺在一棵盆栽上」。

學霸:「你的詞匯量真的少的可憐」。

但由于男二又能在特定情景下,看到某些怪物的物品,于是出現了劇集開場的名場面:男主男二正在潛心研究怪物的源頭,男主媽忽然出現,看到自己以為手中拿著怪物物品的男二驚呼。

男主大驚:媽你看到了?「我看到光硯對你表白。」

以及接下來的又一個名場面,男主走遠,男主媽對著自以為手中拿著怪物物品的男二一臉嫌棄地說:人都走了,不要比心了。

男主和女主的互動也是標準的雞同鴨講。

不過女主看起來很強勢,真遇到怪物就不行了,比如男主操起畫筆,把眼前的古風美女畫下來后,女主和男二也能看到她真身了,女主立刻一臉「我是誰,我在哪里,我在干什麼」的表情,低頭說一句:清朝的不受理,然后轉身就想溜。

男主和老媽的對手戲也超好笑,比如兩人第一次來到新家,看到隔壁一臉百年女鬼臉的大媽,女主驚呼:媽你看到了嗎?老媽逗他說:你說什麼,那邊什麼也沒有。

男主:那里有人死不瞑目哎。

隔壁老奶奶:你說誰死不瞑目?

一場場驚悚戲,上一秒嚇得魂飛魄散,下一秒被劇情和台詞戳爆笑點,太分裂了。

人和人之間搞笑就算了,每個精怪也都自帶特色。

比如開場中二少年蒲一永和超萌喪尸的見面,男主反復關機重啟那段太好笑了,每次男主嚇暈就被喪尸強行弄醒的設定你見過?

但看下去就發現,幼稚高中生和憨憨河童的設定太懵了啊。

還有第二單元自帶古風特效的美女。

傳統劇情套路一定是男女主日久生情什麼的。

結果本劇男主想的是:家太小,盆摘太大,我幫你砍掉好不好。

本劇的風格就是這樣,說是靈異奇幻,但又在日常里融入荒謬,又讓這荒謬顯得理所當然。

不同于簡單的玩梗,劇集把人物放到遭遇都市怪物的特定情境中,用合情合理的荒誕制造出了喜劇效果。

一場場受驚嚇的戲,就被主演們演出了暈、無語、嗷嗷叫和比心的喜劇效果。

熒幕前,有笑聲,有驚叫。也有眼淚。

驚悚并不刻意,而是被包裹在喜劇的氛圍里,在這種人物關系的錯位下,喜劇效果與驚悚效果自然同時誕生了。

笑聲與叫聲交疊出現了。

03

也有觀眾認為劇集并沒有什麼驚喜。

確實,作為一部靈異奇幻劇,它在恐怖層面的表現并不新鮮。

主要問題在于,嚇人方式過于單一。

無非是大量使用jump scare的方式制造驚悚感。

但,放在當下 「華語恐怖」的整體中比較,水準如何?

看破不說破。比起那些搞笑、擦邊的可怕片、奇葩片。

本劇的可貴的地方,它搞笑搞驚悚都是認真的。

就說鏡頭語言。

恐怖氛圍營造上,它不說高級,至少絕對豐富。

僅僅是在怪物阿媽的畫面:

運用了「人」的主觀視角,特寫鏡頭,以及幼年男主的窺探視角等等……

這走一圈下來,沒有一聲尖叫,沒有一次驚嚇,也足以讓全程屏住呼吸,滿身冷汗。

全劇并沒有一味賣弄驚悚場景。

但鏡頭不斷穿越于老舊的屋邨,昏黃的地下鐵,和一個又一個塞滿雜物的底層人之間。

驚悚不時穿插,畫面沒有敷衍。

當然,影片在驚悚之外,也制造了強烈的懸疑。

這個懸念就是:怪物是誰?他為何變成怪物?

奇幻故事。攪動的是始終是一出出人間的戲劇。

在驚悚、喜劇的外殼之下,全劇是一個看似俗套的底子:執念。

但化解執念的,卻是一個無比傳統的設定:寫書法。

很多觀眾看到男主姓蒲,都以為是和蒲松齡有關。

其實不是,蒲是古姓, 「一」是練字的第一個字,而「永」則包含世間的比劃。

男二曹光硯的硯,有兩種意思:一是男主為筆男二為硯,合作關系一目了然,另外硯也有同學之情的意思。

女警察名字陳楮英的楮是古代「紙張」的意思。

我真的好家伙,難怪網友說編劇是拿著詞典編劇的吧,這種滲透傳統文化的起名用心,我在華語劇中真是好久不見了。

編劇用心,男主也不是吃素的。

劇中男主的設定是小混混書法奇才,如果大陸頂流來演不用說是找個筆替就好。然后即使沒一個字是他寫的,粉絲也會說哥哥拿筆的樣子好帥。

但本劇男主真是驚到我。他第一次寫書法,還以為只是意思意思鏡頭馬上會切走。

沒想到是真的寫下去了。

第二次又是親筆寫,這布局、這落筆,是讓我愿意花錢買字的程度。

全劇所有男主寫的字都很精彩,唯一丑的是他寫給曹爸面攤的字,看來打了折的字真是便宜沒好貨。

令人驚到的是媒體報道其中90%是男主的真跡,而且男主拍劇之前連毛筆字都沒寫過,硬練到這種水準,這種對書法的尊重在大陸演藝圈是無法想象的事。

從劇情設定到男主的賣力演出,也讓人看到漢字的力量和魅力,一撇一捺,自有力量。

但其實故事的核心,化解怨念,也是東方文化中隱形的存在。

怨念,出自于現實。

第一個故事的呆萌喪尸其實由兩部分構成:尸體屬于職場被霸凌的人,精魂屬于不被需要的神明。

第二個故事則讓觀眾看到了那些沒有了名字的流浪人。

所謂怪物,無非是喪失了夢想、親情、友情,無處容身的曾經的人。

所謂執念,其實是最樸素的愿望。

被霸凌的職場人不想讓家人看到自己的尸體,河童想要永遠離開河流不想繼續被困在水中。

孤單的職場人生前常跟流浪漢們混在一起,後來選擇紋身陪伴自己,因為沒錢,一副紋仕女圖人像刺青七年都沒紋完就去世了...

主演講述所謂「執念」的概念:「執念就像一面鏡子,是人心的一部分。」

就像是「思念、悲傷以及遺憾」。

而化解執念的,依然是那些最俗套的東西:親情、愛與善良。

比如開場的呆萌喪尸,之所以一開始就找上男主,因為所有人都怕他,厭惡他,只有男主平等看待他,帶著他騎車,風馳電掣。

而喪尸的身體雖然被河童占據,但肉身的主人依然帶著最后的執念,就是回到父母家,給傷心欲絕的父母磕個頭,告個別。

執念到最后,無非是回家。

《不良執念清除師》當然還有不少粗糙的地方。

喜劇和驚悚的混搭方式,也難免讓劇集的口碑兩極分化。

喜歡的很喜歡,不喜歡的不屑一顧。但它仍然是當下華語劇的驚喜所在。

這個披著恐怖外衣的故事,更像是一群經歷過默默無聞的失意者們,一次集體的報團取暖。

好的奇幻恐怖劇往往能帶我們進入一個人力所不及的世界。

但真要給予觀眾的沖擊和震撼,遠不止嚇你幾秒鐘那麼簡單。

從目前的四集來看,本劇的輕重緩急把握得不俗,不會溫情得讓人生膩,懸疑部分也不會人覺得在故弄玄虛,主線故事更是下足了功夫,細節處理極佳,尤其是那種東方的溫情。

我最愛的一場親情戲,是意外發生之前,父親給了兒子蒲一永兩瓶啤酒,希望兒子和他一樣喝醉,和他說出未來的想法。

父親去世之后,楊謹華飾演的母親拿出了那兩瓶啤酒,和兒子蒲一永喝了起來,那麼淡的一場戲,又是那麼感人。

所謂清除執念,未必只是說男主清除怪物的執念,也包含他自己的。

人未嘗不能與痛楚試著握手言和。

但放下執念不代表放下親情,這個世界很多東西變了,但有一個非常動人的內核一直沒變。那也成為了整部劇集最動人的一筆。

高雄柴暴風雨堅持戶外上廁所 雙奴才艱辛護送被喻「養柴教科書」!
2023/09/05
從狗販手中救出的拉布拉多不吃飯,讓它自己走,「去的地方」讓人淚目!
2023/08/15
流浪狗在垃圾堆里「掙扎求生」數月,沒人相信牠能活下來,直到女孩的出現改變了牠
2023/07/27
河邊發現一只臟兮兮的「泥巴狗」,急忙救援帶回家,「洗干凈后驚呆了」:撿到寶啦!
2023/09/07
一只想和主人見面的狗狗,在墓前哭泣了數年,終于感動了上天!
2023/07/27
搬家被丟下!大安區老橘貓「流浪10多年」常挨揍 仍盼新爸媽出現
2023/11/14
身體燒傷的流浪貓,倒在路邊奄奄一息,帶回家后胖若兩貓,被愛真的可以長出全新的血肉
2023/11/08
淚目! 流浪狗麻麻「骨瘦如柴」,依然不愿意離開自己的孩子:母愛無私
2024/01/03
流浪漢賣檸檬養流浪貓:我可以捱餓但貓咪很可憐,他的愛心感動了所有人!
2023/07/29
小流浪貓被扔到大街上,男孩好心將其救回,從此他的肩膀成了小貓「滑鼠」的最愛
2023/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