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而已:蔣杰被失婚撕破遮羞布,陳可給錢卻無愛,婚姻到底多難熬?
2023/04/06

如果說《愛情而已》里面存在反派的話,我想蔣焦焦的親爹,蔣杰先生算一個吧。

蔣杰這個人,先是前半段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晉升之路,不惜把梁友安困在身邊,還對梁友安不斷洗腦,企圖讓梁友安否定自己的價值,從而達到他控制人的目的。

可惜梁友安一身反骨,脫離苦海,找到自我價值。

事業上,他焦躁又不知進退,非要跟公司老總的親侄子對著干。老總沒接班人,侄子大機率是真的接班人。

家庭上,個人感覺,蔣杰還不如搞事業,每次鏡頭一轉到他在家里,我就想快進,他這張臉,真的讓人覺著噁心。

最新的劇情里,他的髮妻總算忍不住提出失婚了,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別鬧了,拿這個跟我開玩笑不好玩。

妻子陳可態度堅決,他大發雷霆質問妻子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在他盛怒的一刻,基本可以斷定這個男人沒救了,爛透了。陳可你快帶著兒子跑!

對外維持愛妻顧家人設,實則花心根本不關心兒子妻子

蔣杰在外塑造的一直是愛妻愛子人設。跟易速集團的人交代的是,周六這一天不要打擾我,這是我的家庭日,家里有家宴。

于是全公司的人都在傳,好羨慕蔣夫人啊,丈夫事業有成又顧家。蔣杰總也好愛妻子啊,寧愿為了陪妻子,選擇不工作。

可是他真的愛嗎,不見得。

每周一次的家宴,作為妻子的陳可一早起來買菜做飯,精心搭配每一道菜肴。在她眼里,周六的這一頓飯,不光是個儀式感,還是家庭友愛的象征。

而在外人眼里不管刮風下雨都要回家的蔣杰呢,到了飯桌上,心不在焉,不是借著一家三口齊聚的日子,訓斥兒子不長進,就是在飯桌上炫耀自己的成績。

飯菜是不是可口,妻子本周又換了什麼菜色,他都不在乎。在家宴上,我感受不到他所說的愛,反而是焦慮。

每周跟定點任務一樣,打卡走人。

陳可的失婚從不是突發奇想

陳可對這段婚姻已經過夠了,他們倆從大學戀愛到步入婚姻,也有過甜蜜,也有過恩愛,但是隨著時間的拉長,蔣杰一心想在事業上獲得成就,把對下屬管理,向上管理的那一套搬到了家庭。

對蔣焦焦,他一直否定。蔣杰他總認為,兒子無能,靠著老爸的錢混日子,混吃等死,拿到的offer也不去讀,成天泡在網球里,能有什麼出息,連未來都沒有。

對妻子,敷衍都懶得敷衍,甚至連簡單的一周一次的家宴都做不到。其余時候更是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還要責怪陳可慣壞了兒子蔣焦焦。

但他幾乎不會夜不歸宿,蔣杰可以一邊跟美女調情,約會送禮物,但一邊還要塑造顧家愛妻人設。

因此,陳可的日常,除了陪兒子蔣焦焦看他的比賽,她更多的是一個人活在空空蕩蕩的大房子里,像只幽靈一樣。

陳可的畫,蔣杰不懂,陳可的菜,蔣杰不會用心去品嘗,陳可的人,蔣杰當空氣。看起來缺不得,實則都當她不存在。

劇中給了多少次周六家宴的鏡頭,就有多少次是不歡而散。一次次的不歡而散,其實磨滅的是陳可對家的期待。

網上有個帖子很紅,就是妻子問網友們,大概意思就是自己老公一個月回來一次,但每個月給大筆生活費,自己在家帶小孩,這樣的婚姻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高贊回答是:有錢還沒有男人管,多爽啊。

在這個語境里,很多人都羨慕帖子里的妻子,覺著她自由手里有錢,還不用伺候老公。

可是大家都忽略了一個前提,那就是這個妻子跟丈夫有沒有愛,如果沒愛這樣的形式是非常好的,錢給夠,人不出現,清凈。

但是如果倆人是戀愛結婚,有愛有期待,丈夫還這麼長年累月不回家,需要的時候永遠不在,妻子是會心生怨懟的,很快這段婚姻是會維持不下去的。

就像陳可自己說的,無性的婚姻她可以接受,但無愛的婚姻,她接受不了。她跟蔣杰的婚姻只剩下一個空殼了。

四年前,她就想失婚,那時候蔣杰考慮的是自己要升營銷總裁,不能后院起火,讓陳可等等。

結髮妻子要失婚,他心里想的是我要升職,不能這個時候婚姻出問題。

而在他的視角里,我給錢,給你提供豐厚的物質生活,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生活,而且我又沒有在外面有小三,也沒有夜不歸宿,你該知足了,不要動不動就犯文藝女青年的病,也不要動不動的拿失婚來煩我。

看著這樣的丈夫,陳可心里的陌生感簡直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自己心術不正,非要質問自己老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還派人去調查妻子,懷疑妻子在外有人,婚內出軌。

老婆說自己有想要的東西,把失婚協議放到桌上,他隨手當咖啡杯墊,看不到老婆,只顧自己講電話。

其實,這樣的人,更愛的是他自己,也許一開始他是愛陳可的。但隨著事業的一點點起色,他沉迷在成功里,沉迷在成功帶來的巨大掌聲里。

當他發現,在外塑造一個愛妻顧家的人設,能為他的職場帶來更多的利益的時候,他做的毫不猶豫。

只是,在這些戲里,他從不曾通知自己的髮妻,也沒有問過髮妻愿不愿意陪著他演。

有研究表明中年人的婚姻,大多是無性婚姻,在長時間的磨合里,已經喪失了愛與激情,只剩下責任與孩子的牽絆。

當雙方都看透這個的時候,大機率這個婚姻還能維持下,可是當一方無愛了,另一方還渴望愛的時候,就是不同步,很難維持。

在陳可與蔣杰的婚姻里,無愛也無性,蔣杰連最基本的責任都做不到,他已經開始用對職場的方式面對家庭,這樣的轉變,讓從校園戀愛到結婚生子的陳可如何接受。

對陳可來說,難熬的從來不是沒錢,而是沒愛了。在家里她是空氣,缺了她那里都不行,可是正常的時候,看不到她的存在。她一個人守著一間空蕩蕩的豪宅,丈夫連跟她平等對話都做不到。

被人看貶,被人當空氣,看不到她的需求,被人當出氣筒,這談何是一種幸福呢?

不知道大家愿意接受這樣的婚姻嗎?物質很豐富,精神很貧瘠,隨時得上演恩愛夫妻戲碼。

AD
文章
圖集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