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龍八部》:蕭峰為何丟了師父送的禮物都不知道?

《天龍八部》第十六章「昔時因」講的就是蕭峰的身世。天台山智光大師、趙錢孫等人均是當年雁門關一役的親歷者,當蕭峰乍聽智光大師敘述當年的往事時,心情非常激動:「喬峰大聲叫道:‘不!不!你胡說八道,捏造這麼一篇鬼話來誣陷我。我是堂堂漢人,如何是契丹胡虜?我……我……三槐公是我親生的爹爹,你再瞎說……’突然間雙臂一分,搶到智光身前,左手一把抓住了他胸口。」接著,蕭峰又隨抓隨拋,將單氏五虎中的單仲山、單叔山、單季山摔出,隨后當聽了徐長老的話之后,蕭峰雖然恢復了理智仍然熱血上涌:「不錯,我喬峰和你單家無冤無仇,智光大師的為人,我也素所敬仰。你們……你們……要除去我幫主之位,那也罷了,我拱手讓人便是,何以編造了這番言語出來,誣蔑于我?我……我喬某到底做了什麼壞事,你們如此苦苦逼我?」直到趙錢孫說出那番漢人未必高人一等、契丹人未必就豬狗不如的高論之后,蕭峰這才徹底冷靜下來。

故事再往后,丐幫就由蕭峰的身世,再推斷出蕭峰為了掩蓋身世之謎,先殺馬大元再潛入馬家欲圖偷盜其身世的證據。康敏更是直指蕭峰用迷香將馬家主仆迷倒,再行偷盜,還說蕭峰匆忙之際掉下了物事,而康敏拿出來的正是汪劍通送給蕭峰的二十五歲生日禮物,一柄繪有壯士出塞殺敵圖的抓扇,扇面上還有一首詩:「朔雪飄飄開雁門,平沙歷亂卷蓬根;功名恥計擒生數,直斬樓蘭報國恩。」

小說里是說蕭峰對此扇極為珍藏:「這把扇子是自己之物,那首詩是恩師汪劍通所書,而這幅圖畫,便是出于徐長老手筆,筆法雖不甚精,但一股俠烈之氣,卻隨著圖中朔風大雪而更顯得慷慨豪邁。這把扇子是他二十五歲生日那天恩師所贈,他向來珍視,妥為收藏,怎麼會失落在馬大元家中?何況他生性灑脫,身上決不攜帶折扇之類的物事。」

雖然極為珍視、妥為珍藏,但是蕭峰肯定很長時間沒有拿出來看了,否則不會連折扇被人偷走了自己還不知道。于是,在丐幫杏子林大會上,這把折扇被康敏拿出來,作為蕭峰進入馬家的物證。蕭峰自己倒是辯解:「馬副幫主到底是誰所害,是誰偷了我這折扇,去陷害于喬某,終究會查個水落石出。馬夫人,以喬某的身手,若要到你府上取什麼物事,諒來不致空手而回,更不會失落什麼隨身物事。別說府上只不過三兩個女流之輩,便是皇宮內院,相府帥帳,千軍萬馬之中,喬某要取什麼物事,也未必不能辦到。」蕭峰說這個話的確不虛,別說是馬家只有那些人,蕭峰后來幫耶律洪基平定叛亂,在千軍萬馬之中抓住敵人統帥都做到了,怎麼可能會進入馬家還把自己隨身之物落下。不過,這個時候再說這個話,也會有很多人選擇不信了,畢竟「智者千慮,終有一失」,俗話不是說就算是老虎也會有打盹的時候,蕭峰武功高強,偶爾犯一次低級錯誤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說不定還有人在一旁幸災樂禍!

然而,小說里面曾寫過,蕭峰生性灑脫,身上不攜帶折扇之類的物事。在俠客君看來,這又何止是生性灑脫的問題,金庸先生恐怕還有一點沒說出來,就是蕭峰此人畢竟是個大老粗,怎麼可能會把折扇這等較為文雅的物事帶在身邊呢?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蕭峰珍而藏之的生日禮物被人盜走了都不知道。當然,這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蕭峰有很長時間沒有回過家了。想想也是,金庸先生筆下的丐幫,那是抗擊外敵的中堅力量,無論是《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還是《天龍八部》,丐幫弟子大多都在做「為國為民」的大事,只有少數人在那里蠅營狗茍,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蕭峰作為丐幫幫主,更是身先士卒,他很長時間未回家,家中東西被人偷走,自然是不會知道。

然而,小說就是要制造這樣一種矛盾,明明是個為國為民的大俠士、大英雄,卻偏偏因為身世問題被人猜忌,還因為個性問題自己珍藏之物被人偷走當成自己做壞事的證據。這不是莫大的諷刺!也正是因為蕭峰這種大老粗的性格,終于導到阿朱的慘死。蕭峰在埋了阿朱之后,這才看到段正淳留在小鏡湖阮星竹住所的那幅字畫,發現帶頭大哥絕對不是段正淳。只可惜大錯已經鑄成,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諸君以為何如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