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獨孤求敗一心求敗,為何甘心退隱?你看他挑戰的最后一位高手是誰

天空之城 2022/06/27

只要是謊言,就會有破綻,而文學作品中那些虛構的情節其實也就等同于是作者編織的一個個精美的謊言。

武俠故事中就不乏各種天馬行空的內容,甚至有些劇情、人設都無法自圓其說,比如金庸老先生那《神雕俠侶》中提及的「劍魔」獨孤求敗這個角色就顯得漏洞百出。

(獨孤求敗劇照)

獨孤求敗自詡縱橫江湖三十余載而未嘗一敗,可他若真是闖蕩江湖這麼多年,武林中又為何沒有一個人知曉他的大名?而更讓筆者好奇的地方是既然他有心敗盡天下高手,但求一敗,為何不繼續他的武林生涯,反而選擇在深谷中隱居,荒度余生?

出于對金庸故事的喜愛,筆者將結合書中的細節設定來圓獨孤求敗這個角色身上的漏洞。

一、神雕與劍魔

如果不是楊過意外救下了那只丑雕,恐怕「劍魔」獨孤求敗這個角色永遠都不會被世人知曉。

神雕為了報答楊過,帶著楊過進入了獨孤求敗的劍冢,不過劍冢之中早已不見獨孤求敗其人,只留下了幾柄劍,還有那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生平自述。

縱橫江湖三十馀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 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楊過劇照)

至少楊過在看到這段話時就代替讀者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武林各位前輩從未提到過獨孤求敗其人,那麼他至少也是六七十年之前的人物。

是呀,雙雕時代的武林群雄皆以「五絕」為尊,什麼時候冒出來過一個「劍魔」獨孤求敗?要知道五絕站在武林之巔已有數十年之久,卻從未提及過獨孤求敗其人,這角色的確是有些難以自圓其說。

不過矛盾的是后來楊過得到了玄鐵重劍之后的確是武藝大增,再加上那只神雕種種通人性的舉動自然也都是與獨孤求敗學的,足見獨孤求敗所言非虛。

于是便有了前文提到的另一個疑問,即「如果獨孤求敗一心只求一敗,他不繼續走南闖北挑戰各路高手,為何要隱居在這深谷之中」,畢竟從他留下的第一柄劍來看,他是十幾歲開始在河朔一帶闖江湖,而他的墓志銘刻著「縱橫江湖三十余載」,如此看來,他退隱的時候不過才四十多歲,正是當打之年,他完全沒有理由在巔峰之時選擇隱居,這事著實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二、同時代的另一位高手

獨孤求敗選擇隱居,莫不是因為他當年早已將武林中的絕頂高手都挑戰完了?世間難道已沒有值得他挑戰的高手存在?

顯然不是,至少「北宋大內文官黃裳」就一定會引起他的重視。

黃裳是北宋徽宗時期的人物,也就是在「射雕時代」之前登場的人物,照理說,他應該是與獨孤求敗同時代的高手,黃裳可不是省油的燈,他早年間不過是個普通的大內文官,結果在幫皇帝編纂道藏典籍之時無意間悟出了一身精妙的武功,就這麼無師自通成了一名絕頂高手。

(黃裳劇照)

而后皇帝派黃裳去征討明教,盡管結果是失利了,但并不是敗在黃裳,而是宋軍太弱,黃裳本人擊敗了不少明教的法王和使者,還以一己之力激起武林群雄眾怒,導致他被群起而攻之,而他還能夠活下來,足見他實力不俗。

更厲害的是黃裳在隱居了四十多年之后,將自身武學和仇家的武功融會貫通,創出了那本傳世經典《九陰真經》,后世的五絕高手也對那經書興趣十足,這些都足以證明黃裳的實力猶在五絕之上。

那麼問題來了,黃裳與明教有過一場大戰,又創出了《九陰真經》,后世武林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知曉他的大名,獨孤求敗既然號稱縱橫江湖三十余載,又怎會錯過黃裳這位高人?

但很明顯,二人在書中并無交手記錄,甚至可以肯定地說二人壓根就沒打過照面,獨孤求敗為何沒去挑戰黃裳?

你看獨孤求敗挑戰的最后一位高手是誰就明白了。

三、最后一位挑戰的高手

獨孤求敗為何隱居?其實在筆者看來,與其說他是隱居深谷,倒不如說他是為了躲避仇家而不得不藏身于深谷之中。

不過有人要問了,獨孤求敗一生不敗,又有什麼仇家能夠逼得他要藏身在人跡罕至的深谷之中?答案很簡單,一個兩個武林人士自然奈何不得獨孤求敗,但若他得罪的是一整個大理國,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段譽劇照)

根據新修版《天龍八部》的設定,段譽是當了四十年皇帝之后才出家,金庸此舉意在讓段譽與他的歷史原型靠攏,而歷史上真實的段譽可是活了九十三歲,這是什麼概念?

王重陽死于公元1170年,而段譽的原型段和譽死于公元1176年,也就是說段譽一直活到了射雕時代,比王重陽的壽命還長。

而段譽當年生擒遼帝的舉動足以讓他威震天下,他那六脈神劍也同樣是一門「劍法」,獨孤求敗又怎會錯過這位前輩高人?

作為一位狂人,獨孤求敗可顧不得對方是不是大理皇帝,他只是一心求敗,于是前去大理,挑戰段譽,結局可想而知,段譽其實并不像世人想象的那般強大,其實他從來都只是半吊子水平,當年生擒遼帝,多半也是虛竹出力更多,可獨孤求敗哪知道那麼多?他下手沒輕沒重,自然是將段譽打得重傷。

(虛竹劇照)

說好是比武,他卻敢打傷大理皇帝,此舉必然會讓他成為大理國的公敵,于是他被大理大軍追殺,繼而隱居深谷。

至于為何要躲,這壓根不構成一個問題,獨孤求敗向來都只是一心求敗,但他可不是一心求死,此時他惹怒的對象可是要置他于死地,任憑他再強,又如何能與一整個大理國作對?于是他只能帶著遺憾,隱居深谷,與那口不能言的神雕為伴,最終憋屈地死在劍冢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