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筆下5大「蠢蛋」,處心積慮學神功,學成了卻之后卻毫無用處

天空之城 2022/09/09

金庸的想法天馬行空,他筆下的故事中就提及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武功,不過神功雖然各有精妙之處,卻不一定適合每一個人。

比如《笑傲江湖》中那《葵花寶典》中的武功詭異莫測,東方不敗修煉之后的確是武藝大增,別說一個任我行,即便加上令狐沖、向問天、上官云,也在黑木崖慘敗給他,不過那邪功要求修煉者「引刀自宮」,這條件便足以讓多數人望而卻步。

不過本文要提到的這幾位高手則不同,他們修煉的武功并不是條件苛刻,而是因為那些神功不適合他們,所以練成之后幾乎沒有用,白費了時間。

一、慕容復

慕容復是個悲情角色,起初尚未登場時,金庸賦予了他與蕭峰齊名的定位,「北喬峰,南慕容」仿佛就是這個時代的兩座高峰。

(慕容復劇照)

然而蕭峰的確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而且他義薄云天,若非因為他是契丹人,或許他能成為武林至尊一般的存在,可慕容復就辜負了世人的期待,他為了「復興大燕」那不切實際的夢想而逐漸黑化,身邊的家臣、表妹都成了可以拋棄的棋子,最終眾叛親離,淪為瘋子。

雖說慕容復自幼就承受了不該承受的壓力,難免內心扭曲,的確是個可憐人,但他在「復興大燕」的路上也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修煉打狗棒法。

比如書中提到過這麼一段:「 公子身子很好,飯量也不錯。這兩個月中,他是在練丐幫的‘打狗棒法’,想來是要和丐幫中的人物較量較量。

但問題在于慕容復真的敢用這門武功嗎?要知道打狗棒法可是丐幫不外傳的神功,對于丐幫的意義比降龍十八掌更大,降龍十八掌尚且可以由幫主傳給對丐幫有功勞的幫眾,而打狗棒法則是一門只能由幫主繼承的神功。

試想慕容復若貿然使用這門武功,被扣上一個「偷學武功」的罵名,只怕丐幫就饒不了他,還談何復燕?他不苦練斗轉星移,反而鉆研這「無用」的打狗棒法,著實是舍本逐末。

二、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手中有不少精妙的武學。

比如那生死符就能傷人于無形之間,中了那暗器的人生不如死,唯有童姥有解藥,的確是她掌控一眾手下的好手段。

(天山童姥、李秋水劇照)

又如天山折梅手,用她自己的話說便是:「 我這‘天山折梅手’是永遠學不全的,將來你內功越高,見識越多,天下任何招數武功,都能自行化在這六路折梅手之中。」能化解天下任何招式,基本可以視為掌法版的「獨孤九劍」了,自然也是十分精妙的。

可童姥花費了最多心思修煉的「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舊版為‘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有什麼用?

書中只提到這門武功威力巨大,但實際效果卻鮮有展示,你可能會說這門神功能讓人返老還童,但事實卻是「返老還童」是那神功的副作用,反倒讓童姥一度差點死在李秋水手中,從實際效果來看,這武功著實雞肋。

三、周伯通

談及「金庸筆下的武癡」,周伯通一定會榜上有名,他這人身上最明顯的標簽是「老頑童」,但其實他也是個徹頭徹尾的武癡。

他不僅自己鉆研武學,創出了空明拳和左右互搏這等精妙的武功,同時也對別人的武功興趣十足,比如金輪法王的龍象般若功就讓他贊嘆連連,他甚至想要法王將這武功傳給他,法王自然不會答應他這無理的要求。

(周伯通劇照)

而他在百花谷一戰見識了楊過的黯然銷魂掌之后,也對那掌法有了濃厚的興趣,而楊過則沒有吝嗇自己的武功。

從后來周伯通對一燈大師說的話來看,周伯通已經學會了楊過這套共有十七招的掌法,原著道:「 段皇爺,瑛姑,你們一齊到我百花谷去,我指揮蜜蜂給你們瞧瞧,我又新學了一門掌法,一共十七招,嘿嘿,了不起,了不起。

不過問題來了,老頑童學了這套掌法真的有意義嗎?這套掌法的精髓就在于黯然銷魂的心境。

楊過在襄陽大戰中對付金輪法王時就差點被這套自創的掌法坑了,就因為他與小龍女重逢之后,心中滿是歡喜,哪里有半點黯然神傷的情緒?那掌法自然是不靈了。

對于周伯通而言,他就更不可能有黯然神傷的情緒了,周伯通天生樂觀,什麼憂心事都不會往心里去,可見他學黯然銷魂掌最多也就學到一身花架子,根本使不出這套掌法的威力,自然是白學了。

四、蕭遠山與慕容博

不得不說《天龍八部》中的悲情人物的確多,幾乎每一個反派都有一段悲慘的過去,當然,這不是他們作惡的理由。

(蕭遠山劇照)

蕭遠山和慕容博就算是書中最大的反派,兩大惡人死不足惜,基本上書中絕大多數的悲劇都與他們二人掀起的風浪有關。

慕容博是當年雁門關慘案的幕后黑手,他慫恿玄慈等人去圍攻契丹武士蕭遠山一家,導致蕭遠山家破人亡,當年的蕭遠山還是受害者,但他在潛伏于暗處的三十余年間害死不少人,他也從一個受害者成了加害者。

不過這二人在三十多年間卻做了同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偷學少林絕學。

世人只聞少林七十二絕技精妙絕倫,卻不知貿然修煉這些武功的危險,以蕭遠山為例,當年雁門關大戰時的他可以說是戰神一般,誰也攔不住,可苦練少林武功三十多年后,他進步了嗎?

沒有,反而落得一身病痛,而金庸也借掃地僧解釋了原因,那是因為「武學障」。

(慕容博劇照)

原著道:「本寺七十二絕技,每一項功夫都能傷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厲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項絕技,均須有相應的慈悲佛法為之化解。這道理本寺僧人卻也并非人人皆知,一個人武功越練越高之后,禪理上的領悟,自然而然會受到障礙。在我少林派,便叫作‘武學障’,與別宗別派的‘知見障’道理相同。要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求殺生,兩者背道而馳,相互克制。」

蕭遠山和慕容博心中哪有半點佛法?所以學了這些武功反倒讓他們深受其害,接著便被掃地僧給點化了,曾經的兩大絕頂高手表現還不如三十年前。

這些角色的故事也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彼之蜜糖,汝之砒霜,適合別人的東西不一定適合自己,所以咱們做人做事一定不要盲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