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同樣都是王鶴棣主演的古裝劇,《浮圖緣》里的肖鐸超過《蒼蘭訣》中的東方青蒼了嗎?

最近,王鶴棣的新劇《浮圖緣》上線了,也引發了一些比較,主要是說新劇的質量和男主肖鐸在顏值和妝造上都和《蒼蘭訣》沒法比。

但一口氣追平后,在我的觀感上,肖鐸其實比東方青蒼更戳人,東方青蒼固然好,但肖鐸也有自身的角色魅力。

至于為什麼說肖鐸會更戳人,首先,我想從兩個角色的質地角度來做分析。

三界第一強者兼美男的東方青蒼就像太陽,非常耀眼,是華麗的尊貴,坦蕩的慵懶松弛,有火象大獅子座的唯我獨尊感,是第一眼就會愛上的。

而背負仇恨進宮,步步爬升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掌印宦臣肖鐸,更像月亮,是夜涼如水的,這個人物的底色非常陰郁,他身上有種隱忍的憂郁,但真正的內核又非常純粹,這種復雜,讓肖鐸更有禁欲的性張力,充滿神秘和誘惑,有點天蝎,是越看越浸潤的上癮。

所以對待東方青蒼,大多數人是抱著一種「尊上威武」的崇拜,他非常完美且強大,沒有人能抗拒這種絕對王者的魅力,但凡夫肉體的肖掌印會讓人有種不自覺憐惜(覬覦)和想靠近的感覺。

這是神性和人性帶來的不同觀感,神是有瞻仰意味的,但人是落地觸容的,有觸碰欲望的,任何東西,一旦有了人性,便會變得動人。

東方青蒼

肖鐸

還有一個比較是來自于兩個角色顏值上的,介于《蒼蘭訣》的制作班底足夠強大且有審美力,很多人說肖鐸沒有東方青蒼帥,可以理解但大可不必,服化道確實《蒼蘭訣》是無敵的,但我認為《浮圖緣》的妝造不至于粗糙到不能看,是符合人物塑造的。

說白了,妝造包括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是為人物服務的,東方青蒼的披肩長髮和華麗精致的寬松袍衫都是用來體現他神的身份的飄逸尊雅,況且神打架不需要太動用肉體。

但肖鐸是人,服裝還是得考慮實際方便度,簡潔的束發和裝束都更能體現肖鐸的利落冷冽。

再者,兩個人物本身的底色就是不一樣的,面部的氛圍也卓然不同。

東方青蒼是魔尊的雍容,有不屑眾人的底氣,神情自然慵倦自怡,姿態從容,連憂郁都是飽滿朗亮的。

但肖鐸在宮里屬于步步為營的狀態,姿態上更慎然,就算偶有倦容,也很合理,而且那被憂郁氤氳的眉眼也很是迷人。

總之,每個角色都有自身的人物質感,對一個演員的真正尊重,就是要站在客觀條件下,在特定劇情里感受每個角色的差別,公平對待每個角色的演繹,所以,這種無謂的比較就沒必要了。

說完角色差異,還想說說王鶴棣,大眾對帥哥演戲基本不抱太大的演技期待,但這兩個角色真的躍然紙上,而且他的演繹是有所區別的,我一直以為會在肖鐸身上看到東方青蒼的影子,但很驚喜,完全沒有。

非常喜歡他對肖鐸的細微處理,梨花樹那塊的眼神,一秒鐘就能共情到肖鐸身不由已的苦楚和對那片刻卻銘心感動的貪圖,平素冷酷陰鷙的肖掌印,卸下鎧甲后那微微發紅的眼圈,甚是動人。

當然不能說王鶴棣演技已經多麼精湛了,但明顯都在進步,我覺得他演戲是有點靈力勁在的,而且夠真誠,挺有敬畏心的,能看出有用心琢磨過角色,有自己的理解,最重要的是有對角色的塑造能力,這點其實挺重要的,因為大多數人是從顏粉開始的,如果沒有好的角色加持,難保再帥的一張臉也會容易膩味,轉而投向另一張帥臉,始于顏值,忠于角色遠比單單靠臉來得更安全穩當。

就目前來說,看王鶴棣演戲能讓人入戲,有他的戲也愿意去看看,這對演員來說也是一種能力和觀眾緣的體現,保持這種不斷精進的狀態,不要辜負觀眾的信任,畢竟成為好演員才是終極王道。

最後來說說《浮圖緣》劇作本身,作為一個A級網劇,投資和S級大制作《蒼蘭訣》自是沒法比,從很多細節就可以看出,雖然窮,但整體審美還是到位的,沒有塑料感的濾鏡,包括色調、置景、空鏡等,都盡量在有限的條件下去規避了廉價和粗糙,至少打出了誠意牌。

作為一部輕喜劇,《浮圖緣》有自己輕盈落地的氛圍,雖然其中也不乏讓人沉浸思考的一些小升華,比如,對封建社會「朝天女」殉葬一制的描刻,但主創還是著意用喜劇外殼去淡化了悲劇內核的些許沉重,有四兩撥千斤的巧勁。

總之,看《浮圖緣》大可放輕松一些,沉浸在制作團隊為大家營造的甜喜氛圍里即可,它本就意不在沉重,也沒有什麼特別宏大的敘事,但至少,它達到了作為一部輕喜劇的小小使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