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筆下8大改邪歸正的高手,個個武功絕頂,其中有兩位還是主角

天空之城 2022/09/04

為了突出正與邪的沖突,武俠故事的作者往往會將書中角色塑造得比較極端化,也可以說是臉譜化,好人往往就一塵不染,惡人則十惡不赦,這樣的人設會讓書中角色淪為推動劇情的棋子,而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所以金庸筆下的人物基本就避免了這種臉譜化的人設。

比如他筆下有不少誤入歧途的,他們曾經走過彎路,甚至算得上是邪派,但后來都浪子回頭,重歸正道。

第一位:鳩摩智

「大輪明王」鳩摩智算是《天龍八部》中實力最強大的反派之一,不過很明顯,鳩摩智屬于反派,卻算不上是「大惡人」,其實他本性不壞,只是因為癡迷于習武而誤入歧途。

(鳩摩智劇照)

鳩摩智在書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追求更精妙的武功,而他也并非什麼武功都搶,從書中呈現的劇情來看,他似乎是對各路佛門高手心存不服,所以他先后挑戰了天龍寺與少林寺。

細品原著,其實鳩摩智壓根沒殺過人,當然,他有幾次的確是沖著弄死段譽去的,但好歹最后段譽總能憑借主角光環活下來,也給了鳩摩智一個洗白的機會,最終他于西夏枯井中被段譽吸走一身內力,之后大徹大悟,繼而回歸吐蕃,潛心修佛。

第二位與第三位:蕭遠山與慕容博

與鳩摩智不同,蕭遠山和慕容博是純粹的惡人,他們在書中的所作所為在筆者看來是根本沒法洗白的,奈何武俠故事中的惡人總是放下屠刀便能立地成佛。

先看慕容博,可以說他是書中一切悲劇的締造者,若沒有他當年策劃的雁門關事件,根本不會有蕭遠山一家的悲劇,或許也不會有宋遼之爭,結果雁門關大戰之后,直接讓蕭遠山家破人亡,也讓蕭遠山這位致力于維系宋遼和平的使者淪為魔頭。

(蕭遠山、慕容博、鳩摩智劇照)

而蕭遠山所遭受的一切不是他黑化繼而傷害他人的理由,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他最應該報復的人是慕容博,至于當年執行任務的中原群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受害者,但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沒能逃脫蕭遠山的報復。

然而就這麼兩位大惡人,最終的結局居然是在少林寺被掃地僧點化,當然,你可以說掃地僧將他們弄成假死狀態已經算是讓他們死過一次了,但這樣的代價未免也太便宜他們了,但無論如何,改邪歸正始終是比一條路走到黑要好的。

第四位: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是個怎樣的人?其實在筆者看來,用「浪子回頭」來形容她其實不太準確,因為童姥可能壓根就不是惡人。

在多數人的印象中,童姥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尤其是對于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島的人,畢竟那幫是的確是被童姥的生死符折磨得死去活來,但這幫人本就不是善類,童姥不過是在懲戒她們。

(天山童姥劇照)

而書中有一個細節,說靈鷲宮的那些宮女原本都是可憐女子,是童姥接濟了她們,就連梅蘭竹菊也是被遺棄在雪地里的孤兒,都是童姥救了她們,她們才能活下來,如此看來,童姥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而且童姥在臨終前將靈鷲宮托付給虛竹也證明她是有心向善的,畢竟虛竹是怎樣一個人,她心里也是有數的,無論如何,童姥最后的決定也足以改變讀者對她的刻板印象。

第五位:裘千仞

裘千仞的人生也是比較曲折的,曾幾何時,他也是個有志青年,當年上官劍南之所以選擇傳功與他,正是因為他救了上官劍南一命,只是后來的裘千仞似乎忘了初心,誤入歧途,甚至淪為金人的走狗,著實不該。

(裘千仞劇照)

好在他迷途知返,在第二次華山論劍之前被洪七公一番痛罵給罵醒,繼而化身慈恩,隨一燈大師修行,最終死在金輪法王手中。

第六位:金輪法王

殺死了裘千仞的金輪法王其實也并非十惡不赦之人,他不過是因為「蒙古國師」的身份而不得不與中原群雄為敵,事實上法王本性不壞。

故事初期,金輪法王還與楊過有一段「蜜月期」,他甚至稱楊過為「楊兄弟」,還主動提出了楊過習武的弊病,說楊過應該避免「博而不純」,后期楊過能夠自創黯然銷魂掌,也算是得到了金輪法王的啟發。

(金輪法王劇照)

而金輪法王在襄陽大戰中也并沒有想要害死郭襄,真正到了生死關頭,他還拼命救了郭襄一命,郭襄也在萬分悲痛之中認可了他這位「師父」。

第七位:楊過

作為《神雕俠侶》中的主角,楊過算是十分另類的存在,通常來說,武俠故事中的主角往往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正義感,而最初的楊過卻不是如此。

由于自幼沒了父母,楊過不得不露宿街頭,自然也沒少沾染一些壞習慣,甚至兒時的他是一點兒要成為大俠的跡象都沒有,全然是一副小痞子模樣,不學無術,油嘴滑舌就是他身上最明顯的標簽。

(楊過劇照)

后來當楊過猜到父親之死可能與郭靖夫婦有關時,他身上的邪性更是顯現了出來,黃蓉一直對他有所防備是正確的,楊過的確是對郭靖動過殺心,甚至付出了行動,幸好他沒有真的將郭靖殺死,否則他將萬劫不復。

在蒙古軍營一役后,楊過算是醒悟了,后來的他也逐漸走上正道,在與小龍女分別的十六年間懲奸除惡,廣交天下英豪,成了世人敬仰的「神雕大俠」。

第八位:周芷若

除了楊過之外,《倚天屠龍記》中的女主角周芷若也曾誤入歧途。

早年間的周芷若也是一副弱女子的模樣,讓人看著就忍不住想寵愛她,可張無忌的辜負,還有她師父滅絕師太的威逼,她的內心逐漸變得扭曲,再加上后來修煉那陰毒的九陰白骨爪,她成了女魔頭一般的存在,一度想要對張無忌和謝遜痛下殺手。

(周芷若劇照)

好在黃衫女子及時出現,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周芷若輸得心服口服,到故事結尾,她也放下了仇怨,重歸正道。

有人可能會說「為什麼反派總能洗白」,其實這才是金庸故事精彩的地方,每個人都有多面性,若是壞人良心未泯,浪子回頭又有何不可呢?這樣的人物塑造才更符合人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