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射雕:她天生麗質身份尊貴,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只因這個男人

Mrs.Z 2022/11/18

「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

在《射雕英雄傳》原著中,那個被煎熬得一夜白頭的可憐女子,與心愛之人一生相守的時間,僅有短短半個月。

兩人唯一的兒子,與她也只有兩年的緣分,就重傷不治而亡。

她在極度的驚懼、煎熬、憂愁、傷心中,一夜之間,一根根青絲變成白髮。

她就是瑛姑。

她一生命運凄苦,著實讓人心疼。但其實,這一切看,都是她自己作的。

瑛姑本名劉瑛,入宮兩年,被封為貴妃。當朝皇帝段智興(段皇爺)對她三千寵愛集一身,她卻從未愛過他。

她與周伯通(老頑童)相識只短短半個月,竟愛入骨髓,還為他生下兒子。

從此,為他失魂落魄,半生都在找尋他以及為兒子報仇的路上。

段皇爺曾夸她聰穎靈動,還長得貌美如花。

貌美如花倒是真,但說她聰明,是太給她面子。在感情上,她其實傻到極致。識人不清,所托非人,一輩子吃了感情的虧。

Part 1 愛錯人

黃蓉笑她看上個瘋子,她不反思,反笑黃蓉看上個傻子。

她愛上老頑童,就是她一生悲劇的開始。因為老頑童根本不值得。

愛吃愛喝洪七公,瘋瘋癲癲老頑童。洪七公愛吃,眾所周知。老頑童又傻又瘋,也是公認的。連他師兄王重陽都拿這個瘋瘋癲癲的傻師弟毫無辦法。

那一次,王重陽本是帶著老頑童去大理國與段皇爺切磋武功,只因兩人談得太投人,留下老頑童一個好玩好武之人,實在閑得無聊至極,竟在皇宮中亂走亂逛,連后宮都毫不避諱的去逛。

一天,他撞上正在練功的劉貴妃,便要與她一比高低,找一下存在感。劉貴妃肯定打不過他。他得意之極,就教了劉貴妃點穴大法。

習武之人早就有訓:點穴之法,男師不傳女徒,女師不傳男徒。

禁的就是男女授受不親。果然,老頑童這百無禁忌的瘋子,闖下了大禍。

那時,正當年少的倆人,在每日的肌膚相接中動了春心,有了夫妻之實。

段皇爺知道后,氣得不輕,但還是成全二人,讓周老頑童娶了劉貴妃。

誰料,老頑童偷了人妻,竟叫嚷著不知道這是錯事。當場又是下跪,又是磕頭,說,早知道是錯,就是把他頭砍了,他也不干。

段皇爺生性仁慈,怎會要他性命?

他立馬把劉貴妃送他的定情信物——一塊鴛鴦錦帕還給劉貴妃。也不管她接不接,直接松手,任由錦帕飄落,然后逃也似的揚長而去。此后二十年,再也沒出現在劉貴妃面前。

其實,對老頑童而言,她只是一個意外,更是一個錯誤。因為在老頑童的概念里,根本不知道暗偷人妻這種事,是好是歹。 一個成年人,毫無倫常觀念,可見他傻得不輕。

她卻把這種意外看成一生中的真愛,尋了一輩子,傷了一輩子,苦了一輩子。

不能說,老頑童對她毫無感情。其實,老頑童心里是有她的。要不然,也不會在中毒昏迷之際,嘴里一直反反復復念著「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這首她秀在定情錦帕上的詞了。

可惜,老頑童是一個超級武癡,他最愛的就是武功。毫不夸張地說,他一生中90%的時間都在琢磨武功,9%的時間都在想著怎麼玩。留給她的,恐怕也就曇花一現的時間。

女人對于老頑童來說,就像是毒藥一樣可怕。

老頑童對她只有怕和逃避。他常常懊悔因為失了童子之身,無法練那些厲害功夫。

如果女人和武功不可兼得的話, 老頑童毫不猶豫選擇武功。

他象避瘟疫一樣,避開瑛姑,逃得沒了蹤影。

她還一直報以幻想,想著自己去桃花島救出老頑童,他或許出于感激,會對自己再生感情。

她拼了命想留住他,他卻拼了命想逃離她。

作為女人,如果連一個男人值不值得愛都沒分清,就毫無保留地付出,甚至把自己一生都搭進去了,那不是傻到極致是什麼?

Part 2 報錯仇

她背叛段皇爺,與老頑童偷情,段皇爺也舍不得懲罰她,讓她繼續住在皇宮,一切供應只比從前更好。

自己一個人郁郁不樂,不理國務,整日以練功自遣,甚至賭氣半年沒有再召見過劉貴妃。

卻在睡夢中時常與她相會。其實,段皇爺對瑛姑是深愛而不自知。

黃蓉一語中的,她對段皇爺說:「伯伯,你心中很愛她啊,你知不知道?若是不愛,就不會老是不開心啦。」

直到一天夜里,他實在忍不住,決意去探望劉貴妃。才知,她已經懷有老頑童的兒子,還生了下來。

猶如劈頭一棒,段智興被打擊得大病一場。大半年不得痊愈。

過了兩年,瑛姑突然抱著孩子上門來求救。

原來有一個蒙面人重傷了孩子,怕只有段智興這樣的高手,耗費大半元氣才能免力相救。

這樣一來,再次華山論劍,他就再也沒有機會爭霸了。

他想來想去,終是不忍看她為孩子傷心。數次出手想救,卻被孩子的肚兜刺痛雙眼,傷了心。原來,那肚兜,正是用她送給情人老頑童的鴛鴦錦帕所做。

瑛姑眼見孩子救回無望,在煎熬與傷心中,一夜白頭。接著,她竟然親手殺了孩子,為的是免得孩子受苦。

從此,她恨透了段智興,放話說一定會來報仇。

段智興雖沒有救孩子,卻備受良心的譴責,一生活著煎熬中,只盼她早日來尋仇,好早日還她這條命。

其實,在整件事情中,重傷孩子的,并不是段智興。他只是被她深深傷過的一個過路人。

瑛姑不去打傷人的老虎,卻怨路過的人沒有相救,要來尋仇,這是何道理?

黃蓉一針見血指出她的蠻不講理:「伯伯,她自己殺死兒子,與你何干?孩子又不是你打傷的。」

再說,這孩子是段智興的愛妃和她的情人老頑童所生,

段智興若是救這個孩子,是出于對瑛姑的情分,不救也是他的本分。

若她真的要把孩子的仇怪在誰身上,那最應該怪的難道不是老頑童嗎?

老頑童始亂終棄,惹下爛攤子讓她一人兜著,自己拍屁股走人,何曾對她負過一分責任?更不用說孩子。他甚至根本不知道這世上自己還有個孩子。

瑛姑枉為人母,不去找該找的人報仇,反倒揪著段智興不放,讓仇人逍遙快活這麼多年。這不是傻,是什麼?

Part 3 善妒刻薄的女人

瑛姑自從離開皇宮,獨自一人隱身在荒林黑沼之中,十幾年來,苦練武功,每日殫精竭慮,思索如何報仇。她自嘆紅顏薄命,終日活在仇恨之中,讓她性格越來越乖張,戾氣滿身。

更見不得旁人好。

黃蓉被裘千仞重傷,郭靖帶她逃難至此,若不加救治,黃蓉活不過三天。

眼看這對愛侶橫遭慘變,她心里竟大感快慰。

不斷地說些尖酸刻薄的話,來刺傷黃蓉。郭靖越是眼含淚水,一臉懇求,越是讓她心中痛快,說話越是刻薄。

后來,郭靖與黃蓉在青龍灘被鐵掌幫算計,在險灘急流中,二人對上鐵掌幫幫主裘千仞,生死攸關間,瑛姑突然出手幫起了裘千仞。

黃蓉重傷初遇,兩人對付一個裘千仞,本已艱難,再加一個瑛姑,勝算全無,眼看就要葬身滾滾江水中。

原來,瑛姑見郭靖對黃蓉體貼萬分,兩人神情親密,她心想:「我一生之中,幾時曾有人對我如此?」

瘋狂的嫉妒讓她陡生恨意,出手就去幫裘千仞對付郭靖和黃蓉。完全不想剛才遭鐵掌幫暗算,差點成為刀下鬼。若不是黃蓉相救,此刻還有命在?

怪不得黃蓉罵她:「失心瘋的婆娘,難怪老頑童不愛你!」

殊不知,當年重傷她兩歲孩兒的仇人,正是裘千仞。

這個被妒忌沖昏了頭,敵友不分的傻女人,做下了多少親者痛、仇者快的事。難怪連老天爺也不庇佑她。

即使讓她有幸在二十年后偶遇老頑童,老頑童依然被她嚇得魂飛魄散,當場拔腿就跑。一邊跑,一便借口「我要拉屎」,只盼她嫌臟主動放棄。

瑛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老頑童一看她在后邊追來,嚇得屎尿齊流,竟真的拉在褲襠里。

Part 4 寫在最后

她是大理國皇妃,艷壓群芳,寵冠后宮,本該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卻將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這其實還是跟她太傻脫不了干系。

她長得面容清麗,膚如凝脂,卻空有一副好皮囊,沒有足夠的智慧,就算先天條件再優越,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她識人不清,不珍惜身邊真心愛她的段皇爺,卻看上瘋瘋癲癲的老頑童,就是她悲劇的開始。

作家張涔汐說:「我們的認知是一把無形的尺子,它丈量著你對外界判斷的結果。」

瑛姑囿于眼前的世界,一廂情愿的想著鴛鴦雙飛,才會在被拋棄后,還一直對他心存幻想,執意苦守,斷送了一生幸福。

龍不及淺灘,鳳不棲朽木。老頑童固然武功高深,但絕不是女人的歸宿。

當年瑛姑若能對老頑童多加考察,看清老頑童是個不可托付之人,她會不會懸崖勒馬,及時止損?

可惜,人生是有去無回的單程車票,那些吃過的苦,受過的難,半生的孤獨漂泊,都在她的生命中占據了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再也無法回過頭去改寫。

直到垂垂老矣,即使她追著攆著,依然無法如愿。

看到過這樣一句話:一個人的命運,就藏在他的認知里。

瑛姑的這一生,都在為自己的認知買單。

金庸先生在《射雕英雄傳》中,塑造了很多不同的女性形象,瑛姑則是萬千女性的反面教材,雖然那時的世界與現在大不相同,但人的感情和性格卻與現代并無二致。

她就像一枚標桿,警示著所有的女孩們,不要因一時的意亂情迷犯下大錯。更不要因一時的錯誤選擇,一錯再錯,毀了一生。

愿你我都能在滾滾紅塵中修煉出識人的能力,有過好一生的魄力。擇佳偶,共白頭。

本文為《射雕英雄傳》原著書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