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任我行突然離去是敗筆嗎?其實很妙,金庸在天龍八部中已埋下伏筆

天空之城 2022/08/10

武俠故事都是虛構的,而只要是虛構的東西,就難免會存在一些難以自圓其說的地方,即便是武俠小說界宗師級的金庸也難以避免自己的作品中出現這樣的問題。

比如新修版《天龍八部》的結局就讓許多讀者不滿,新修版中,王語嫣離開段譽倒是沒什麼問題,金庸無疑是為了讓段譽「求而不得」,但王語嫣回到慕容復身邊卻極為不妥,固然王語嫣一直愛著慕容復,但要知道此時的慕容復不僅成了瘋子,還是除掉王語嫣雙親的罪人,王語嫣怎可能忽略這層關系?她不除掉了慕容復都不錯了。

(任我行劇照)

不過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笑傲江湖》中,有的人說任我行的突然暴斃也是敗筆,無非是因為「他活著,劇情難以收尾」,不過這個設定與王語嫣的結局可不一樣,這個設定其實是可以自圓其說的。

一、突然暴斃的任我行

《笑傲江湖》的劇情的確是與一些常規的武俠小說不太一樣,主角令狐沖是個正邪觀念淡薄之人,無論三教九流,只要與他聊得來,就能稱兄道弟,他甚至與魔教還有密切的接觸。

甚至黑木崖一戰,他還與任我行、向問天、上官云這些魔教中人并肩作戰,為任我行重掌魔教推波助瀾,幾乎可以說是在助紂為虐,而任我行則有心吞并武林,接下來的劇情該如何發展?著實讓人期待。

因為無論金庸怎麼寫,任我行和令狐沖都必有一戰,而只要二人交手,這結局便難以收場了,要知道任我行可是令狐沖的老丈人,令狐沖若將他除掉的話,他該如何面對任盈盈?難道令狐沖要讓任我行獲勝?顯然那不服務武俠故事「邪不勝正」的主題,所以基本可以說劇情是進入了一個4胡同。

(任盈盈劇照)

金庸該如何破局?再寫一位類似黃衫女和掃地僧一般「機械降神」的角色來推動劇情?一次兩次或許能給讀者眼前一亮的感覺,這樣的情節多了就沒意思了。

所以金庸的做法「簡單粗暴」,直接讓任我行暴斃了。

原著道:「 陽光照射在任我行臉上、身上,這日月神教教主威風凜凜,宛若天神。任我行哈哈大笑,說道:‘但愿千秋萬載,永如今……’說到那‘今’字,突然聲音啞了。他一運氣,要將下面那個‘日’字說了出來,只覺胸口抽搐,那‘日’字無論如何說不出口。他右手按胸,要將一股涌上喉頭的熱血壓將下去,只覺頭腦暈眩,陽光耀眼。

一代梟雄就這麼莫名其妙地沒了,這合理嗎?其實金庸早在《笑傲江湖》故事發生的數百年前就已埋下了伏筆。

二、一門邪功的傳承

任我行這吸星大法是怎麼來的?舊版中可沒交代清楚,而新修版中卻將它的來歷寫得明明白白了。

這門武功是由北冥神功退化而來,而且若無意外的話,將這神功傳到后世的人十有八九便是段譽。

(令狐沖劇照)

任我行在忽悠令狐沖時提及過這麼一段往事:「我這門神功,始創者是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后來分為‘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兩門。修習北冥神功的是大理段氏。那位段皇爺初覺將別人畢生修習的功力吸了過來作為己用,似乎不合正道,不肯修習。后來讀了逍遙派一位前輩高人的遺書,才明白了這門神功的至理。」

至于段譽的北冥神功是如何淪為吸星大法的,書中并未解釋清楚,畢竟《天龍八部》的故事發生在北宋哲宗時代,而《笑傲江湖》根據書中的細節設定來看,多半是在明朝中期(比如武林中已有武當派,且掌門人早已不是張三豐、俞蓮舟)。

(段譽劇照)

其實《天龍八部》中早已提到過北冥神功就有可能反噬使用者。

比如這段描述:「世人練功,皆自云門而至少商,我逍遙派則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門,拇指與人相接,彼之內力即入我身,貯于云門等諸穴。然敵之內力若勝于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

那吸星大法是北冥神功的弱化版,弊端只會更多,會反噬自己也是正常的。

不過提到段譽傳下北冥神功并非證明這一點,而是為了證明金庸各部作品的世界觀都是統一的,這也意味著一些前輩高人說過的話在《笑傲江湖》時代同樣受用。

比如掃地僧提出的武學障之說。

三、武學障

蕭遠山和慕容博在書中可謂作惡多端,他們二人就是書中大部分陰謀的幕后推手,這二人都怨念極深,一個想復興大燕,另一個則是想向中原群雄報仇,他們都花費了大半輩子的時間,要讓他們放棄執念可不容易。

可當他們遇上掃地僧之后,他們瞬間被「馴服」了,二人被掃地僧一番武學障之說給點化。

原著道:「本寺七十二絕技,每一項功夫都能傷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厲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項絕技,均須有相應的慈悲佛法為之化解。這道理本寺僧人卻也并非人人皆知,一個人武功越練越高之后,禪理上的領悟,自然而然會受到障礙。在我少林派,便叫作‘武學障’,與別宗別派的‘知見障’道理相同。 要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求沙生,兩者背道而馳,相互克制。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絕技方能練得越多,但修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卻又不屑去多學諸般厲害的沙人法門了。

鳩摩智對掃地僧這話是嗤之以鼻,不過倒不是因為掃地僧說得不對,而是鳩摩智自詡吐蕃高僧,自然是不服這老僧在自己面前賣弄。

(掃地僧劇照)

但蕭遠山和慕容博并非佛門中人,而且他們的確是因為習武弄得一身病痛,那種痛楚讓他們無法欺騙自己,那老僧說的無疑就是事實,于是他們被點化。

而冥頑不靈的鳩摩智則在西夏枯井中走火入魔,同樣也證明了掃地僧那武學障之說是正確的。

《天龍八部》成書在《笑傲江湖》之前,而吸星大法又明確是由北冥神功退化而來,所以毋庸置疑,武學障的規律在《笑傲江湖》的世界觀里同樣存在,任我行會突然暴斃,自然就是因為武學障了。

從表面來看,任我行的暴斃像是敗筆,但細品之下,才發現金庸的安排十分巧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