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掃地僧師承何派?并非逍遙派,你看虛竹大戰鳩摩智時用了什麼武功

Mrs.Z 2022/10/25

《天龍八部》的故事固然精彩,但通讀下來,不免有種「割裂感」,倒不是因為書中有三位主角,故事是以他們三人的視角分別展開所致,畢竟當劇情發展到少室山大戰時,三點匯成一線,初讀此節時難免熱血沸騰,只感覺妙不可言。

而筆者所指的「割裂感」更多的是來自逍遙派和掃地僧的設定。

(掃地僧劇照)

逍遙派與書中的其他角色、門派交集都甚少,但對故事主線劇情影響極大,而掃地僧則是充當了一個破局者的角色,他的出現純粹就是為了幫「藏經閣大戰」收尾。

有人說掃地僧在投身少林之前就是逍遙派的高手,事實真是如此嗎?

一、無名老僧

掃地僧的登場是毫無鋪墊的,不僅僅是讀者對他的存在感到意外,就連身處藏經閣中的幾位高手也被他的突然出現而大吃一驚,因為那老僧幾乎是在悄無聲息之間便已到了眾人身邊。

掃地僧上來便對眾人展開了一番說教,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眾人自然是一頭霧水,只耐心聽那老僧宣揚自己的「武學障」之說,可鳩摩智是吐蕃國師,向來以高僧自居,他怎容得其他僧人在自己面前「班門弄斧」?于是他率先出手,不對,應該說是率先「獻丑」。

鳩摩智暗戳戳地使出一招無相劫指,也不見那老僧防守,只見鳩摩智的殺招在距離老僧三尺之處便被化于無形,從鳩摩智的反應來看,他生平怕是從未遇上過如此強敵,然而掃地僧的表演才剛剛開始。

(鳩摩智劇照)

蕭遠山和慕容博在聽了掃地僧的「武學障」之說后整個人都變得木然,因為他們身上因習武落下的種種病痛都被那老僧言中,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他們不信那老僧所說的種種觀點,接著那老僧便輕松將那二人打得陷入「假死」的狀態。

要知道蕭遠山和慕容博可是整部《天龍八部》種種陰謀的背后黑手,兩個大魔頭一般的存在,如今卻在三言兩語間被一個無名老僧給解決,這足以顛覆在場群雄的認知,也讓讀者覺得不可思議。

這老僧越是強大,就越讓讀者好奇,他到底是什麼來頭,他只提到自己是四十三年前來的少林寺,可寺中的僧人幾乎都不認得他,他到底師承何派?

比較主流的一種觀點是「掃地僧是逍遙派高手」,甚至有人認為他就是那失蹤的逍遙子,依據無非就是掃地僧看穿了鳩摩智用的「小無相功」,但在筆者看來,掃地僧更有可能來自另一個勢力。

二、虛竹大戰鳩摩智

要探討掃地僧的師門,還得從虛竹和鳩摩智的那場大戰中來找答案。

虛竹與鳩摩智的那場對決本身不是重點,重點在于虛竹所用的招式,面對鳩摩智這等強敵,虛竹可不敢輕敵,你看他當時使出了什麼招式。

原文道:「這招‘ 靈山禮佛’本來只是禮敬敵手的姿式,意示佛門弟子禮讓為先,決非好勇斗狠之徒。 但他此刻身上既具逍遙派三大高手深厚內力,復得童姥盡心點撥,而靈鷲宮地下石窖中數十日面壁揣摩,更得益良多,雙掌一拜下,身上僧衣便即微微鼓起,真氣流轉,護住了全身。

這靈山禮佛只是韋陀掌中的起手式,這不是關鍵所在,或者說虛竹只是借這招式的樣式來使出了另外一招,因為當時的他不想暴露自己逍遙派的武功,可那微微鼓起的僧袍卻不會說謊,顯然那已不是一招簡單的「 靈山禮佛」能夠做到的事情,那是靈鷲宮石壁上所刻武功帶來的效果。

(虛竹劇照)

這不是與那老僧所用的「三尺氣墻」如出一轍?只是虛竹這護體的氣墻似乎遠不及掃地僧所用的版本,這也正常,虛竹雖有逍遙三老的內力,卻并沒能完美地駕馭這一身內力。

如此看來,掃地僧曾經的師門更有可能是靈鷲宮,不過有人要說了,靈鷲宮不就是逍遙派嗎?

大錯特錯,靈鷲宮從來就不等同于逍遙派,甚至可以說靈鷲宮是比逍遙派更古老的門派。

三、逍遙派與靈鷲宮的關系

逍遙派的歷史并不算悠久,從逍遙子給自己起的道號來看,顯然這門派就是他本人創立的,如此算來,傳到虛竹這一代,也不過只傳承了三代而已。

而靈鷲宮就不同了,位于縹緲峰之上的這座宮殿早已存在數百年,這一點天山童姥、梅蘭竹菊和后來的虛竹都可以證明。

(天山童姥劇照)

你且看梅蘭竹菊是怎麼說的:「梅劍見他皺起眉頭,沉思拔除生死符之法,頗為勞心,便道: ‘主人,靈鷲宮后殿石窟之中,有數百年前舊主人遺下的石壁圖像,婢子曾聽姥姥言道,這些圖像與生死符有關,主人何不前去一觀?’

值得注意的不僅僅是靈鷲宮早已存在數百年這件事,更重要的一點在于天山童姥所用的生死符、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陽掌、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等絕技其實都是靈鷲宮的舊主人留下的。

那麼作為天山童姥的師父,逍遙子還傳了什麼其他武功給童姥嗎?并沒有,所以只有一種解釋,逍遙子不過是在百余年前鳩占鵲巢,成為了靈鷲宮的主人,可他始終不愿寄人籬下,于是自立門戶,起名逍遙派,這才是逍遙派的起源。

(靈鷲宮劇照)

那麼逍遙子造訪靈鷲宮的時候,為何此地已成了無主之地?很簡單,作為前任主人的掃地僧已然離開了這里,他早已將石壁上的武功參透,沒必要繼續待在靈鷲宮,于是云游四海,直至四十多年前投身少林,化身掃地僧,這也就解釋了為何掃地僧用的武功與虛竹的招式十分相似,也解釋了為何掃地僧能一眼看穿鳩摩智用的是逍遙派的小無相功,他當時戳穿鳩摩智的語氣,細品之下,其實也可以理解為帶著一絲蔑視的意味,畢竟那曾經是他所屬的靈鷲宮勢力的絕學。

若無意外,結合種種細節來看,掃地僧多半便是曾經的靈鷲宮主人。


用戶評論